37.夜中闺

“今晚就先到这里好了,费舍尔先生。”

斐洛恩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肩膀,对费舍尔这样说道。他们接着之前的数据报告探讨了一下灵魂的特性,但大多数都是费舍尔的猜测,无法得到证实。

而且夜也的确深了,眼看时间不早,斐洛恩停下了今晚的研究。

他刚想起身,就发现自己的蒸汽手臂一动不动,于是他叹了一口气地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下了一瓶润滑油,而后靠在了旁边的桌子上对着费舍尔说道,

“费舍尔先生,能不能帮我滴一下润滑油,我的手臂好像卡住了。”

费舍尔接过了他递过来的润滑油,轻轻点在他手臂上卡住的齿轮处,好几点润滑油下去又帮他用手指推了推齿轮,他的整个手臂又重新喷出蒸汽,变得轻盈起来。

“你在身后装了一个小型的蒸汽装置?”

费舍尔看向他背后在衬衣下微微鼓起发光的物件,这样说道。

“瞒不过你...我装载了一个小巧复杂的蒸汽动力环,寻常时候消耗很少,所以补充能源也不需要很频繁,不用的时候还可以卸下来。”

他握了握机械臂,随后笑道,“不过无论怎么样都比不上原装的就是了...好了,又可以动了,谢谢。”

费舍尔笑了笑,把旁边的润滑油放在了桌子上,而后起身伸了伸懒腰,无意之间瞥见了那挂在他实验室墙上的小型刺绣,那刺绣的手法精细,将一只狮鹫刻画得栩栩如生。

“这是哪里的艺术品,我很少看见这么美丽的刺绣。”

“哈哈,这是我的家乡乌伦的特产,在我小时候附近的人都很擅长刺绣。”

费舍尔近距离观摩了一下那美丽的刺绣,随后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

“乌伦?我记得那是纳黎的一处煤产区对吧?”

斐洛恩也看着那幅刺绣,和费舍尔一起看了好久一样,他才结束那沉默,平静地说道,

“....是的。”

......

......

“费舍尔,你看,她们把玩具借给我玩了!”

和斐洛恩一起回到宅邸的时候,就在一楼撞见了抱着蒸汽玩具玩耍的拉尔,她的身后还有几位斐洛恩收养的孩子。

除了那个叫琦琦的狼人种女孩费舍尔还记得名字,其他的都不太熟悉,毕竟还有十多个孩子在这里呢。

看到斐洛恩进来之后,他们全部都高兴地跑到了他的身边,抱住了他的大腿,琦琦不太高兴地指着远处的拉尔喊道,

“爸爸,那只小龙把我的玩具抢走了!”

“....”

费舍尔看了一眼旁边抱着玩具的拉尔,又看了一眼旁边转移视线的拉法埃尔,一时之间有些无语。

似乎是费舍尔的眼神让拉法埃尔有些不好意思,她有些结巴地解释道,

“拉尔和他们说了借来玩一下,但他们听不懂...”

斐洛恩笑了起来,抱着琦琦对着费舍尔说道,

“没关系的,一个玩具而已,拿去给她玩耍也没什么...你们听菲亚姐姐的喝牛奶没有?”

琦琦在他怀里说道,

“喝了!”

“那喝完应该干什么呢?”

“睡觉!”

琦琦刚刚说完,旁边另外一个狼人孩子就拽住了斐洛恩的裤腿,喊道,

“爸爸,说好晚上要看我的画的!”

“哈哈好,正好你也把画拿给龙人新朋友看看好吗?”

斐洛恩摸了摸对方的头,让那位叫波奇的狼人孩子身后的尾巴晃悠个不停,眼睛都亮起来了,

“我这就去拿!”

这时,府邸门口那位穿着裙子的牛人少女娜娜也回来了。她似乎正从事着辅助斐洛恩城主工作的职业,事物十分繁忙,以至于到现在才返回屋子。

“斐洛恩先生,那些狼人已经答应了,而且很高兴能得到这次工作机会。”

“那就好,这样那些亚人的生活也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爸爸你快看,这是我的画!”

波奇从房间里跑回来,拿着蜡笔画的绿油油的一片旷野,那旷野上有他有其他孩子,还有一个高大穿着西装的男人,只不过没有画任何五官。

“这是谁?”斐洛恩蹲下身子,指向那穿着西装的身影。

“是爸爸,没带面具的爸爸...爸爸以前肯定是不带面具的,所以我才这么画,之后你也一定会治好病,就不需要面具了!”

斐洛恩微微一笑,看向费舍尔,而后笑道,

“哈哈哈,这些孩子当真是有趣...”

费舍尔满脸黑线地看了一眼旁边正在啃咬那金属玩具的拉尔一眼,用手敲了敲她的小脑袋,让她委屈地停下手中的动作。

“我以后要当一个画家,好不好爸爸?”

“啊呀,那可是一个不得了的职业。波奇,你要好好努力才行,比如,现在去好好睡觉。”

“好!”

斐洛恩摸了摸那孩子的额头,笑着吩咐女仆将那些孩子带回去。好多孩子还不愿意回去睡觉,非撒娇似的让斐洛恩哄他们睡觉,斐洛恩苦恼地跟着他们进去了房间。

“那我们先告辞去休息了,娜娜小姐。”

客厅之中,费舍尔看了一眼旁边的牛人种娜娜,她对于费舍尔的印象不是很好,大概是因为之前奥恩的事情,所以面上的表情只能称得上是礼貌而已。

“晚安,费舍尔先生,拉法埃尔小姐。”

这次,她说的是龙语。

费舍尔带着拉法埃尔她们上了二楼,临走之前还让拉尔把那玩具放回去,不然她肯定是要带着那机械车睡觉了。其实她根本不知道那是车子,只是看见那东西有四个轮子,能推着玩而已。

“密尔她们呢?”

“啊,之前她们还和我们下来,但没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她们就先回去了。”

把拉尔送回了密尔她们的房间,等待房间关闭的时候,走廊之中只剩下了费舍尔还有拉法埃尔,费舍尔转过头看向她,让她下意识地回避起了视线,

“走吧,去睡觉。”

“...嗯。”

拉法埃尔本来是想直接换衣服的,只不过现在费舍尔在旁边,于是她便先整个人钻进了地上的被褥里,而后悉悉索索地在被褥里将衣服褪下放在了外面。

不过费舍尔都没看她那边,只是靠在床上,在床头灯光的照耀下用羽毛笔不停书写着什么。

大多数是关于今天和斐洛恩研究的内容的,其中还有一些关于灵魂的猜测,比如他们的特性与观测方法,费舍尔在脑海里假设着用什么方法能证明。

拉法埃尔本来也不想看费舍尔,但很快就发现费舍尔一直在专注手头上的研究一点都没搭理她,所以她便转过头来默默地用露在被褥外面的半个头看着那床铺上穿着衬衣的费舍尔。

写了半天,费舍尔揉了揉肩膀,将手中的笔和笔记本放在床头,

“准备睡觉吧...嗯,你在研究怎么打败我吗?”

他注意到了旁边一直看着自己的拉法埃尔,于是如此问道。

她那赤色的双角照亮了她的面貌,倒看不清她现在的脸颊是不是又染上了樱色,她双手抓着被褥往上盖了一些,现在只露出了她的眼睛,还有她小声的回应,

“嗯。”

“那就好,思考多一些,成功概率会更大...我熄灯了。”

费舍尔熄了灯,之前好像听到了斐洛恩和娜娜都回到自己卧室里的声音了,他也盖着被子躺下,把手杖立在了床边,以免半夜被这只龙人娘偷袭。

而拉法埃尔才没有想偷袭他的想法,只是突然和这个人类同枕一室,不知为何她总是觉得有些燥热,所以不太睡得着。

寂静的夜,窗外的月光打在窗帘,房间之中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还有远处密尔屋子里传来的模糊不清的小声交谈,大概是拉尔在想明天早上吃什么,还有法希尔和可希尔挠她痒痒被密尔制止的声音。

这座屋子隔音不好,还好拉尔她们的房间离费舍尔的房间很远,至少比他们到斐洛恩与娜娜的房间的距离要远一些。

她的耳朵颤动几下,不自觉地开始倾听起外面的声音以驱散自己体内的燥热。

很快,外面的走廊又传来了开门声,应该是娜娜的房间开门声,小声的脚步声响起,她好像打开了她旁边斐洛恩的房门。

“斐洛恩先生...”娜娜的声音温柔又小声,传到这里时已有些模糊不清,“今晚也请让我服侍您...”

“麻烦你了。”

“...”

斐洛恩的房门关上,而后很快,那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