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斐洛恩

费舍尔盯着那离开房间的斐洛恩的背影良久,突然拉住了旁边的拉法埃尔,拉法埃尔还以为他是要牵手,下意识地递手过去,结果却被他冰冷地拒绝,有些恼怒地转头看去,却发现他严肃地看着自己,

“听着,拉法埃尔,今晚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你在这里看好拉尔她们,我上去收拾东西下来。”

拉法埃尔微微一愣,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费舍尔要这么急着走,但既然他开口了一定是有他的原因,于是答应了下来。

费舍尔已经意识到斐洛恩城里的许多地方不对劲了,对于他的所作所为也已经有了一定的猜测,而且非常肯定对方盯上了自己身边的几位龙人。之前之所以要留在这里是因为接着踏上旅程需要一定的补给,既然今天已经把这些补给买回来了他随时可以出发。

如果再不出发,将自己和几位龙人置于危险的境地,这是十分愚蠢的。

所以当断则断,费舍尔决定今晚就带着拉法埃尔她们出城,最好的结果是等到他们强行闯城门的时候斐洛恩才发现他们的出走,到时候就算斐洛恩想追也再也追不上了。

今天去外城的时候费舍尔顺带记忆了一下城内的路线,从这里出发之后他就要一路往北门去,到时候就算造成一些不必要的损失也一定要出城。

费舍尔点了点头,拎着手杖从房间之中出去。

整个斐洛恩宅邸安静得吓人,房间之中灯火通明,却看不到任何一个活人,费舍尔的脚步丝毫没有停顿,径直朝着二楼而去。

......

......

整个餐厅安静了下来,密尔可希尔和法希尔她们都从费舍尔的口中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所以都小心翼翼地待在拉法埃尔的身边,顺带把那个胡乱玩耍的拉尔的手中的玩具给没收了,免得她到处乱跑。

委屈的拉尔在拉法埃尔严厉的眼神之中哑火了,委屈巴巴地缩在了餐厅的座位上,安静地盯着窗外的月色。

窗外的月色朦胧,如同鳞片一样的云朵遮蔽住了那皎洁的月色,让大地染上一层不太清晰的阴影。

拉尔发呆似的看着那天上的一轮远月,幻想它变成一只巨大的薄饼,而后沾上龙人最喜欢的火焰果汁,然后被自己一口吃掉,那一定是最棒的食物!

拉尔吞咽了一口嘴中的唾沫,再看向窗外的月亮时,却发现那月亮好像被什么阴影遮蔽住了,等拉尔定睛看向窗外时,却看见了一个身材高大,长着牛角却面无表情的牛人时,她微微一愣,下一秒便惊慌地对旁边的拉法埃尔喊道,

“拉法埃尔大人,外面有....呜!放开拉尔!”

那巨大的手臂直接砸碎了窗户的玻璃,随着玻璃的爆裂声传来,那手臂便紧紧抓住了拉尔的脖颈。

什么...时候...

为什么自己没有感受到活人的气息?

拉法埃尔的眼神缩成了一条细线,看向那窗外高大的身影。那是一只成年的牛人种雄性,身体壮硕,身高约莫一米九左右,上半身赤裸着,身体的肤色却呈现一种奇怪的灰败感,头上的牛角也完全消失,只留下光滑的锯印,面无表情地盯着手里捏住的拉尔。

“放开她!”

拉法埃尔的鳞片倒立而起,身体喷出蒸汽的一瞬间,周围的窗户全部都破碎开来,从外面钻入了一个又一个面无表情的牛人种雄性。

“别动,拉法埃尔。”

拉法埃尔想要挪动的下一秒,身后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拉法埃尔不可置信地回头,却发现自己的伙伴都被巨大的牛人种雄性给控制住。

“拉法埃尔大人...”

“放开我!”

窗外的庭院外,密密麻麻地站着高大的人影,他们头上都只剩下了断角,面无表情地排着队看向餐厅之中。

“娜娜...小姐?”

出现在那些牛人种身边的,正是穿着连衣裙的牛人种娜娜。在制止了拉法埃尔的反抗行动之后,面对拉法埃尔的询问,她却没有开口,因为她要把握时间。

娜娜坐在一位壮硕的牛人种肩膀上,轻轻打了一个响指,那捏着密尔她们的牛人种便飞快地朝着庭院外跑去,似乎并不愿意在这里与拉法埃尔作战。那密密麻麻的牛人种也面无表情地在后方阻拦着拉法埃尔的视线奔跑起来,朝着庭院外的某个方向而去。

拉法埃尔的夜视能力极佳,在黑暗之中看见了那几位擒住她伙伴的牛人种前,一道通往地面下方的大门不知什么时候敞开了,向下不知通往哪里。

是要引诱自己过去吗?

拉法埃尔待在原地看了一眼楼上,又看向了远处那对着自己敞开的地道,犹豫了一秒钟过后她还是朝着那地道的方向狂奔而去。

楼上收拾好行李的费舍尔已经听见了那玻璃的碎裂声,他微微一愣,随后叹了一口气。

最坏的情况发生了,对方还是察觉到了自己的想法。看来斐洛恩也在时时刻刻盯着自己,双方都十分谨慎的情况下,轻轻一动就会打破平衡。

到了此时此刻,费舍尔索性放松下来,直接把收拾好的行李放好,又拎着手杖从二楼往下,没有停留地路过了那已经空无一人的餐厅。

拉法埃尔应该是追着密尔她们去了,费舍尔感受了一下奴隶纹章的契约,发现他们正在往地下而去,下面应该有某样隐藏起来的建筑。

但费舍尔没去追赶拉法埃尔她们,反而只能默默祝愿拉法埃尔能够解决那边的情况。

原因无他,当他拎着手杖慢慢走出斐洛恩的屋子,来到庭院外面的时候,那换了一身西服的斐洛恩正站在庭院里,安静地背着手看向内城,看向内城外的斐洛恩城。

夜晚的斐洛恩城宁静,从地势偏高的城主府刚好能看见下方的亚人们的生活。夜晚已经深了,他们正在休息或者睡觉,目前城主府还没有足够大的声音传出去。

“晚上好,费舍尔先生。”

“晚上好。”

费舍尔点了一支烟,走到了斐洛恩的身边,与他并立,看向一片安详和谐的内城。

“费舍尔先生这么晚要走,真是让我伤心...既然如此,你已经知道了我在做什么事情了?”

费舍尔点了点头,

“你在贩卖灵魂,你通过贩卖灵魂得到了很高的利润,而且,你盯上了那几位龙人种的灵魂。你很早之前就在做类似的研究了,那些荒野之中的亚人灵魂也全部都被你捕获了。”

“啊呀,真是聪明的大脑,果然瞒不住你...”

斐洛恩感叹一般地对着费舍尔说道,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

“费舍尔先生,你知道一个人类的灵魂之中蕴含着多少的能量吗?一个人类一生能释放多少的魔法,那些释放魔法的能量都是从灵魂之中来的。将他们的灵魂高度压缩之后,用点燃的方式释放出来,产生的能量比多少吨煤矿都要多...”

“一开始,受到失魂症的启发,既然深刻的绝望能让他们的灵魂产生振动,那么相反的爱意能不能呢?实验表明,是可以的。越是对一个目标产生越浓厚的爱意,灵魂的振动幅度就越大,就越好提取灵魂...”

“但费舍尔先生,人们总是互相防备的,无论是创造绝望还是创**意,针对一位目标都好设计,这样一来,不仅耗费的成本太多,也不适合量产...”

费舍尔的思绪很快,很快就已经跟上了斐洛恩的思路,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面色不变地补上了斐洛恩的话语,

“所以,你在寻找能降低产生绝望或者爱意标准的目标,有没有什么群体的绝望与爱都能被轻松赋予,到了最后,你找到了答案...”

“没错,费舍尔先生,那就是孩童!”斐洛恩拍了拍手,十分赞扬地看向费舍尔,似乎是为了他的智慧而鼓掌,“只有天真的孩子,只有纯洁的他们才能最近距离没有防备地感受到爱,感受到幸福,并表达出来...”

费舍尔没说话,看着外面的场景,只是深深吸了一口烟,

“所以,你为了赚钱,将那些孩子做成产品?”

“赚钱?”斐洛恩的面具没动费舍尔却看见了那藏在他防毒面具之下的眼珠子陡然扭转地看向费舍尔,似乎是在恼怒为什么费舍尔会说出这个理由,但一两秒之后,他的眼珠又转了回去,语气也变得平静下来。

“你知道吗,费舍尔先生。我的家乡乌伦,原本是一片安静祥和的地方,直到圣纳黎的地质勘测队在我的家乡地底发现了煤炭。为了能获得利益,来自不同地方的人怀着同样的目的进入了我的家园想要夺走我们村庄时代生活的土地。”

“在反抗中,他们放火焚烧了我的村庄,从小与我生活的家人、朋友全部都被活活烧死在那场大火里了,我躲在我兄弟的尸体下面活了下来,等第二天我站起来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