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甜点

夜已深了,费舍尔看着眼前的火堆上镌刻的魔法纹章又开始摇摇欲坠,火焰也变得忽明忽暗起来。

寻常的魔法纹章只要是用过一次就会消散,如果想要多次使用的话就必须在环上镌刻一个额外的【永续循环】,这就是魔法的进阶技巧,这样就能在永续循环部分存在之前让这个魔法纹章一直能够使用。

他为火堆附加了大概三个循环,现在最后一个循环也要消散了,不过之后恐怕也没有要使用这个东西的必要了。

等他抵达克里特港之后就可以直接回圣纳黎,那里是西大陆公认的最繁华的城市,同时也是费舍尔的故乡。

“费舍尔大人,这样放对吗?”

此时此刻,火堆的上方,密尔正在熬煮一锅天然的树汁饮料,晚上费舍尔在这里发现了一种蜜糖果树,分泌的树汁里有很高的糖分,他小的时候经常看见有商贩在售卖这种天然的饮料。

密尔还是第一次使用人类的厨具,各种铁质的勺子铲子让她十分喜爱,据她所说,部落里的铁具大都是武器,很少有人用来当厨具。

“嗯,这个成色就差不多能喝了,你拿去给拉尔她们尝尝吧。”

“好的,费舍尔大人不喝吗?”

“不用,我这有替代的了。”

费舍尔扬了扬自己手里的铁质酒壶,这也是在斐洛恩城里买到的,那里还是很繁华的,连西大陆的朗姆酒都有卖,让费舍尔能在旅途中尝一尝味道。

纳黎的绅士也有自己的爱好,香烟美酒还有淑女都让他们喜爱非常,西大陆最出名的七大酿酒工坊纳黎有四个,足以见得他们有多喜爱这种东西。

等密尔端着那一锅树汁去那边找正在玩水的拉尔她们的时候,树林上面的拉法埃尔也慢慢跳下来,来到了费舍尔的身边。

“没看到有其他人往这边过来,但远处似乎也没有枪声和炮声了,估计那边也已经结束了。”

对于这场战争的结果费舍尔和拉法埃尔都心知肚明,费舍尔只是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你已经成年了,要尝一点人类酿的酒吗?”

“即使没有成年龙人种也可以饮酒,酒类对我们来说只是寻常的饮料而已。”

拉法埃尔凑近费舍尔嗅了嗅壶中的液体,而后脸色不变地调笑道,

“这种浓度的酒恐怕在龙人种之间只能被称作是水吧,如果有机会一定让你尝一尝我们作的火焰酒,我以前喝了之后一呼吸就会喷出火来,我经常会和兄弟比谁吐出的火焰更高。”

话虽如此,她还是接过了费舍尔手中的酒杯,对着自己的嘴巴就“咕噜咕噜”地灌了半杯,就像是喝水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都告诉你关于我们部落的很多事情了,也和我说一说你的事情吧,你生活的地方,我很感兴趣...”

“现在你晓得对我好奇了?”

费舍尔接过她递过来的酒壶,面色不变地问道。

“哼,免得又被某人说是很傲慢对吧。”

费舍尔沉吟了一秒,随后开口就变成了纳黎语,因为有些词用龙语解释起来很麻烦,以拉法埃尔现在的纳黎语水平,语速放慢一些应该就能听懂。

“我从小就是孤儿,在圣纳黎的孤儿院里长大...孤儿院大概就是收养很多失去父母的孩子的地方,然后在教会学校里读了几年书,教会就是...”

费舍尔一边说一边为她科普一些她十分陌生的人类社会词语,她之前曾经见过但并不知道那就是人类的教会,龙人种完全靠自己的父母教育,当然也不知道学校是什么东西,费舍尔耐心地一点点教给了她。

“那蕾妮是谁?”

拉法埃尔在旁边装作无意地问道,她似乎还记得之前在山洞被那群亚人给袭击绑架的时候,那只从天上飞来的鸟说是给蕾妮带话的,就算拉法埃尔是笨蛋也知道那是个女性的名字。

费舍尔张了张口,一时无言,这诡异的举动让拉法埃尔的无意变作了有意,碧色的目光也盯住了身旁的男人。

没感觉到旁边那变得有些危险的视线,费舍尔只是一时没想好怎么评价蕾妮。

“一位魔女,一种西大陆特有的亚人种,我教导过她一段时间的魔法理论,我手杖上的很多魔法都是她帮我完成的。她是一个性格恶劣的女性,以戏弄他人为乐,但不得不承认,即使是在魔女之中了,她的魔法天赋也是相当优秀的。”

拉法埃尔盯着费舍尔的侧脸良久,而后收回了目光地说道,

“哦,这样。”

费舍尔的口头禅临时被拉法埃尔窃取了,就连脸上的面无表情也一样偷走了。

拉法埃尔突然有些后悔去问费舍尔关于其他女性的看法,因为就算费舍尔对别人的评价很正常,但似乎只要是他夸奖其他女性她就会感觉不高兴。

虽然她也十分好奇那个蕾妮到底是谁,总之就是很矛盾。

“那么,其他的人类都是和南大陆见到的这些一样吗?”

下一秒,拉法埃尔才生硬地转移话题。

“并不全部是,但大部分都是。理论上,这里没有官方背景的人类,官方的人会比这里的人类更恶劣。”

“你果然是一个奇怪的人类,居然这么说自己的同族。”

“我只是实话实说,并不因为我喜爱你就要贬低他们,也不因为我是人类而要抬高他们。”费舍尔把酒壶给放下,这小半瓶酒量不算大,他神志清醒地长出了一口气,“反正事实不会因为我的几句话就轻易改变,你也不是瞎子,能简单地看到。”

喜...喜爱!?

拉法埃尔微微一愣,随后脸色逐渐红润到和火堆一样的颜色,尾巴一晃一晃地,似乎完全雀跃起来。

这个...这个人类!

好像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直白地说出情感吧...

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呢?

拉法埃尔偷偷地看了一眼他正常的神色,确定他神志清晰之后脸色更加红润了。

为什么有人能一本正经地说出这种话来呢?

而且为什么自己觉得这种正经的告白话语更打动人呢?!

“嗯...嗯,我...”

“拉法埃尔大人、费舍尔大人,拉尔她们有些困了,我带她们回去休息了。”

就在拉法埃尔想要说话的时候,身后密尔的声音响起,让拉法埃尔的尾巴都慌乱地翘了起来,转头看向车厢前面,密尔抱着正在打哈欠的拉尔,身后还跟着可希尔和法希尔。

拉尔张开了“血盆大口”打了个哈欠,随后又揉了揉眼睛,靠在了密尔怀里,

“晚安...费舍尔,拉法埃尔大人...拉尔好困哦。”

费舍尔点了点头,她们这才走进了车厢里。

“我们也歇息吧。”

他把面前的火堆给收了起来,身后的拉法埃尔也收拾了一下周围,等费舍尔把防护的魔法设置好之后,就往自己的房间里走,拉法埃尔也一言不发地跟上。

等他意识到什么转身看向房门的时候,拉法埃尔已经悄声地把房门关上,脸色有些红润,眼光中不知道是在考虑什么,等了好几秒之后她才把那粉红美丽的脸庞转过来,顺带把额间落下的一缕红色长发撩到了修长的耳后。

“你说的...喜爱我的对吧...”她伸手拽住了费舍尔的衬衫,而后抬头用碧色的眸子看向他,“证明给我看。”

“我还有伤。”

费舍尔刚刚准备把白色衬衣脱掉,身上的绷带都还在呢,以拉法埃尔的激烈程度看来一会恐怕要散架,

只不过这种苍白的理由在适尾了的龙人种面前似乎都是可以忽略了的,她只想要费舍尔。

于是下一刻,拉法埃尔无视了他的话语,眼神火热地用爪子推着他那被缠满绷带的胸口一直向后,直到他无处可退地坐在床沿旁边,她也大胆地靠在他的身上,灼热的鳞片仿佛点燃了她的灵魂一样,她长出一口带着香味的呼吸,刚好打在费舍尔的脖颈处。

拉法埃尔摁住费舍尔的胸口,嗅了嗅他身上的气息,尾巴一圈一圈地将他的腰肢禁锢住,直到确认了他无法挣脱反抗之后,她才像是那马上要品尝午后甜点的圣纳黎淑女一样舔舐了一下嘴唇,碧色的眸子也亮了起来。

“这不是更好吗?”

“....”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