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魔女

海风顺着山坡而上,与薰衣草的香气夹杂而成了一种令人格外舒适的摇篮曲,费舍尔好像在这样安静的地方睡了好久,等他迷迷蒙蒙地睁开眼睛的时候,首先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头枕在某个柔软的地方上。

眼睛还没有聚焦,于是大片大片的视野里全部都是一团模糊不清,但鼻尖耸动几下,嗅到了那一抹淡淡的女子幽香,还有那一缕缕垂落的黑色卷发。

目光逐渐清晰,眼前是一位面容美丽优雅的年轻女性,皮肤白皙而柔软,唇上轻点了一些纳黎淑女喜爱的口红,将她的气质显得颇为妩媚诱人,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是她那一双幽邃如同星河一样的紫色双眸。

此时此刻,她的眸子中似乎透露着一点忧伤,看着费舍尔的身体。直到现在费舍尔才意识到自己的衣物被她褪下,露出了里面染红了的绷带。

“蕾妮...”

费舍尔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发觉自己正枕在她柔软的大腿上,一抹幽香传来让他不太自然地抬起头来,而身旁的蕾妮也没有阻拦他的动作,眼中的忧伤慢慢收敛,逐渐变为如同黑曼巴酒那样醉人的调笑来。

“早上好啊,费舍尔。”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使唤哈特跟我说你接着往卡度南边去了吗?”

周围的薰衣草田上不知不觉地站满了一只又一只紫色羽毛的百灵鸟,而在更远处的森林边缘,蔚蓝的天空下,哪里都是的那摇晃着脑袋的百灵鸟,全部都盯着那刚刚苏醒的费舍尔。

“哎嘿,我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出现在这里了呢?会不会是我太想你了的缘故,所以母神回应了我的祈求,感谢母神。”

她将双手合十,放在了被宽松黑色长裙包裹的身体前,假模假样地做了一个不太正式的祈祷礼,但那嘴角却带着坏笑,一只眼睛闭上,一只眼睛睁开地看向眼前无语的费舍尔。

随后就连她也知道这种鬼话骗不了费舍尔,所以她那祈祷手势就瞬间变成了正V,放在自己的眼前,企图以自己的美貌萌混过关。

“你跟踪我?”

面对着费舍尔的面无表情,蕾妮却大呼冤枉,

“我只是恰好让哈特过来送信,没想到刚好看见你倒在地上,所以我就过来找你了...拜托,我可是飞了半个大陆加一片海洋才赶过来的哎,费舍尔大人不仅不感谢我居然还兴师问罪...”

她柔弱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庞,虚假地抽泣起来,

“呜呜,好难过好难过,必须得要费舍尔的亲吻才能起来...”

费舍尔根本不理她,只是转头看向大陆的南方,好像在荒野之中看见了一辆正在远去的马车一样,不出意外,上面应该坐着一位红色龙人种少女。

蕾妮捂着脸的手指散开一些,余光看见费舍尔没理自己,那看起来像是费舍尔姐姐一样的美丽面容不合年纪地鼓起腮帮子,而后她轻而易举地飘了起来,双手环住了身前的费舍尔,那紫色的如同星河一样醉人的眸子和他一起看向南方。

“要我帮你把马车追回来吗,我的衣服还在上面,我能感受到...”

费舍尔伸手将身旁的魔女推开一些距离,似乎对蕾妮有些头疼。蕾妮的个性绝对是费舍尔见到的第一恶劣的,恶劣就算了,还很不要脸,怎么说都雷打不动。

你说任你说,我改算我输。

“算了,让她去吧,我失败了...走吧,我准备搭船回圣纳黎了。”

“哦吼,是失败吗?”被费舍尔推开,蕾妮也一点都不恼,只是一只手指点在自己的红唇上,像是天真的孩子一样歪头疑惑道,“难道不是你故意放那孩子走的吗?”

“...不是。”

费舍尔系着自己衣服的扣子,却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上全部都泛起了一层层淡紫色的光华,血液也在那光芒下停止渗透而出,正在往痊愈的方向发展。

蕾妮帮自己处理过伤口了。

“是是是,费舍尔老师说是我这个当学生的还能反驳吗?”蕾妮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小声叨叨着,“只是可惜你全部的家当都在那马车上,圣纳黎的屋子里已经没有什么财物了吧,全部都拿去买补给和武器了。居然就这么送给那个龙人小姑娘,什么时候对我这么大方的话,我就嫁给你怎么样?”

“谢天谢地,还是免了吧...你不直接回西大陆吗?”

“哎呀,魔力不够了,不能再施展回西大陆的魔法了。看来只能跟你一起回去了,好可惜好可惜,要一起坐这么久的船呢。”

“...”

费舍尔一边往前面走,蕾妮就这样背着手跟着他,但仔细看去,她白皙的双足裸露着,根本就没有接触地面,飘浮在半空之中不紧不慢地跟着费舍尔。

魔女这类亚人的性质很奇怪,同时因为数量太过稀少,所以人类对她们的认识非常少。唯一能了解的就是她们全部都是女性,魔力量与魔法天赋都很好,而且每个魔女都有一种独特的【特性】。

蕾妮的特性很简单,就是她的魔力回路一直在无限增长。

虽然一句话就能描述出来,但表述在现实里就很奇幻了。她的魔力回路复杂到基本整个身体满满当当的都是。

从灵魂补完手册那里补给完知识之后,费舍尔才发现这会使得她的肉体和灵魂的界限非常模糊,肉身都开始出现了灵魂的性质,所以她现在才能飘浮起来,有时候还会一定程度的虚化,让物理的接触变少,这看她自己想不想被触碰的意愿。

而即使她的身上满载着超乎人类很多很多倍的魔力回路却还是不够,那些百灵鸟全部都是蕾妮的魔力回路从她身体中逸散出来形成的物质,而且全部都有自己简单的意识,它们的名字还是费舍尔取的,统一叫做哈特。

之前费舍尔想要研究哈特的性质,因为哈特是蕾妮魔力回路的逸散,那么有没有可能她能将意识转移到这些鸟儿的身上呢?

不过这个猜想得到了蕾妮否认的答案,她说自己做不到,费舍尔也就只能作罢。平时这些鸟儿一直就跟着蕾妮,既能自己镌刻魔法又能释放魔法,是非常强力的伙伴。

现在在他们周围出现的哈特不到全部的十分之一,不知道她把其它那些哈特叫到哪里去了。

“费舍尔,我好累啊,你背我走怎么样?”

蕾妮一会就飘了过来,那明明很姐姐气的脸庞总是故意说出这种年轻可爱的话语来,但不要被她的表面骗了,从她那深邃的满是调笑意味的紫色眼瞳里就能看出这个家伙的真实想法来。

“一会去买票的时候不要乱飘,被发现之后上不了船你就自己飞回去吧。”

“你不回答我我就当你默认了。”

蕾妮一点都不理会费舍尔的话语,只是双手放在了费舍尔的肩膀上,装作被他背着的样子漂浮着,实际上费舍尔一点重量都没感受到。

费舍尔叹了一口气,懒得理会在身后使坏的蕾妮。

自己当时在西大陆把她赶走绝对是一个正确的决定,现在许久没见,理应至少带着一点想念才对,结果还没几分钟这份本就不多的想念就被她的调戏给冲散了。

随着他们顺着山坡往下走,那后面许许多多的百灵鸟也跟着腾空而起,跟随着他们的方向一同飞去。

“你太重了,自己下去吧。”

“撒谎,我都没在你身上加重量。”

“既然你都没在我身上加重量,为什么要我背你?”

只是费舍尔刚刚问完,蕾妮没回答,只是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根红木镶银,头上刻了一只狮鹫的手杖横在了费舍尔的身前,把他剩下的话语堵在了嗓子眼。

“伴手礼~”

她坏笑着打量着费舍尔的表情,她就喜欢看节约的费舍尔因为自己昂贵的礼物而哑口无言的样子。

费舍尔沉默一秒后,伸手接过手杖,这手杖比他自己以前的那个做工更加精良轻盈,想必价格不菲。

“....多谢。”

“不客气。”

蕾妮打了个哈欠,接着双手扶着他的肩膀飘浮起来,他们俩都默契地没提让她从自己肩膀上下来的事情。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