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挑逗

甲板上,搜查了一圈之后毫无所获的阿拉吉娜用手撑在了围栏上,望着那一望无际的大海一言不发。

她没有在这艘船上找到她的东西。

丢掉的东西是她父亲最后留下的遗物,是一串项链,是留给她娶丈夫用的定情信物,上面镶嵌了一枚深蓝色的冰晶宝石,做工精美。

虽然由于萨丁女国最近发现了许多冰晶宝石的矿物储藏导致冰晶宝石的价格下降了不少,但这枚项链是她的父亲亲手制作的,对她来说十分宝贵。

难道那个小偷是钻进海洋里面去了吗?

她望着前面的蔚蓝的大海深处,仿佛是想要透过那海面发现什么一样,但这长久的沉默带给其他人的却是巨大的压力,尤其是劳伦号游轮的船长与大副,生怕眼前这个沉默的冷女人突然暴起下令将全船的人屠戮。

“船长大人,要不要我们再接着往这个方向找一找?”

肥胖大副知道船长有多宝贵那项链,寻常时候连佩戴也不肯,就将那项链挂在她卧室的床头处,谁知道居然有人能无声无息地摸上她的舰船,还是在大海上。

阿拉吉娜沉默了一秒,却摇了摇头,

“不用了,调转航线吧,我们还有任务要做。”

“是!”肥胖大副应了一声,对着旁边的女海盗们挥挥手,“我们走,全体上船!”

“是!”

在船长与大副那松了一口气的目光中,海盗们纷纷握住了那链接甲板的铁链,攀爬上了身旁巨大的冰山女王号,阿拉吉娜最后看了一眼这艘游轮,似乎想到了刚才见过一面的男人。

可惜,他已经结婚了。

她摇了摇头不再念想,轻轻拽住最后一根铁链,随着被拉回的铁链飞回了自己的舰船上。

“嗡嗡嗡...”

舰船的引擎声轰鸣作响,那深绿色的冰山女王号慢慢脱离了劳伦号,朝着另外一個方向而去。

船头上,一身黑色皮衣握着海图的阿拉吉娜指了一个方向,指挥舰船接着前进。

如果有人熟识地理就能发现,冰山女王号此时此刻前进的方向与劳伦号截然相反,目的地正是远处的南大陆。

肥胖的大副搓了搓手来到阿拉吉娜的身旁,有些疑惑地看向自家的船长,

“船长大人,到底我们接了什么活?现在总能告诉我们了吧,要从北洋跑到南洋这么远,还给这么多的黄金?”

阿拉吉娜沉默了一秒,而后平静地说道,

“一个顾客只想要南大陆一个叫做斐洛恩的城主的死因,拿到那里的情况我们就能返航。”

“就这?我还以为还和当地的城主海战呢?就去看看情况就能拿..额,这么多的黄金?难不成现在的客人都喜欢做慈善了不成?”

阿拉吉娜没有回答,从怀里展开了一个小小的皮卷,上面是一副南大陆的地图,在大陆北方的一处上有人画了一个红色的圈,那里就是斐洛恩城的位置。

......

......

那群凶残的海盗仿佛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等冰山女王号那巨大的舰船消失在劳伦号船长的视野中的时候,他才松了一口气地吩咐下方的动力室接着往前进发。

而在客舱的费舍尔的房间之中,蕾妮那家伙捂着自己的胸口,目光之中带着悲伤,她紫色的眸子望着那桌子上摆放着的珍珠,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忠的证明一样,她难过地擦了擦自己眼角不存在的眼泪,说道,

“呜呜,我的丈夫...我的丈夫竟然会接受别的女人的礼物什么的...”

显然,她听见了刚才费舍尔和阿拉吉娜的对话,等费舍尔一回来她就拿着这颗珍珠问东问西,像是被背叛了的妻子一样满是委屈。

而后那委屈还没持续超过三秒钟,她就忍不住自己内心之中涌起的笑意,瞬间绷不住地捂着肚子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费舍尔你居然会被女人调戏!!”

费舍尔的脸上染上黑线,房间里蕾妮的笑声简直就像地狱里的恶魔一样令人讨厌,费舍尔伸手抓住了那满屋子乱飘的蕾妮的脚踝,在她的惊呼声之中一下子把她从半空中拽了下来,刚好落在旁边柔软的沙发上

而让她没有喘息余地的,费舍尔猛地欺身而上,右手拽住了她的左小臂,左手握住了她的肩膀,双方的位置太过于危险,以至于费舍尔一呼一吸之间满是她那魅惑醉人的幽香。

他的目光暗沉了许多,低头正对上她安静下来的坏笑。

蕾妮的左手轻轻拂过他的脸颊,让那里的肌肤感受到一抹触电一样的痒意,她很喜欢调戏费舍尔,似乎这样能给她带来无尽的快乐一样,等他被挑逗得不行,生气地抓住自己将自己摁住的时候,她却一点都不慌乱。

她不退反进,伸手勾住了费舍尔的衬衫,离他的脸颊很近,呼出了一口香气,

“啊啦啊啦,坏孩子要对我做什么,让我猜一猜...”

“....”

费舍尔咬住了她翘起的一缕黑色发丝,虽然心理对蕾妮的观感十分差劲,但他无法否认蕾妮的确是一个十分诱惑满是美丽的女性,就如同世间最醉人的美酒一样让人无法拒绝。

“想要吻我对吧?”

她的手指放在了费舍尔的喉结处,轻轻地抚摸而过,似乎是在天真地猜测一样,不知道眼前的男性即将爆发一样。

“蕾妮,停手。”

“可是你一点都不想放开我呢...”

她一点都没有听费舍尔劝告的意思,手指顺着他的衬衫向下,那一瞬间的动作就像是点燃了费舍尔一样,等他低头向下索取的时候却猛然触了个空,怀里那娇嫩的女性瞬间如同星空一样逸散开来,等她重新汇聚的时候已经坐在了旁边的桌子上,手上握着费舍尔刚写的论文。

蕾妮的脸色染上了一抹粉红,让费舍尔很想尝一尝她唇上口红的味道。

她晃了晃手上的稿纸,对着费舍尔点了点自己唇上的口红,

“要论文,还是要我?”

“....”

费舍尔沉默地伸手而去,迎着她期待的视线,似乎下一秒就要抓住蕾妮的肌肤,却在触碰到她的前一刻抓住了她手里的稿纸,将论文抢了回来。

“要论文。”

费舍尔平静地回答道,这让旁边坐在桌子上面的蕾妮听见后微微一愣,而后十分恼怒地鼓起了腮帮子,又整个人飘了起来回到她的房间里去,一副不想搭理费舍尔的样子。

费舍尔呼出了一口热气,理了理自己那有些散乱的衬衫,重新坐到了床边的位置上。

他的选择没有错误,因为以蕾妮那恶劣到极点的性格就算选了她也绝对不可能让费舍尔有任何行动,她只是在享受挑逗费舍尔的过程,想要看到他渴求自己而不得,又变得更加渴求她的模样。

费舍尔早就看穿这个家伙的想法了,不可能随她的意,但他也必须承认刚才他的确被蕾妮勾得失控了,至少那一瞬间,费舍尔是真的想要把蕾妮给吃掉的。

那个家伙...

居然喜欢黑色的吗?

不知道为什么,费舍尔突然这样想,而后又有些无语地拍了拍自己的头,将这不合时宜的想法排出自己的脑海。

果然,和蕾妮一起旅行简直就是一种折磨,简直堪比酷刑,等回圣纳黎之后就找个借口把她赶走好了。

窗外的海面上倒映而出那正在垂落的夕阳,围栏上密密麻麻的哈特鸟展了展自己那好看的翅膀,似乎和蕾妮共情了一样对着窗户内喝咖啡的费舍尔叽叽喳喳地叫,不过和它们的主人的待遇一样,费舍尔直接面无表情地无视。

他瞥了一眼桌子上的珍珠,拿过来摩挲了一下,发现这珍珠的体量很大,长相也是珍珠之中少有的了,也多亏那女船长下得去本,只是第一次见面就能赠送这么昂贵的礼物。

费舍尔犹豫了一下没有收起来,只是先将它放在客房的桌子上。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