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我的老婆白骨精> 第10章 孕母草

第10章 孕母草

中午的时候,“苏锦绣”给柳南风打了个电话。

“我们外出聚餐,你要不要一起来?”

因为咖啡店里算上“苏锦绣”一共也才四个人。

所以他们经常凑到一起去吃饭,有时候会AA,不过大部分都是“苏锦绣”结账,谁让她是老板。

之前柳南风在咖啡馆经常一混一天,中午自然也跟着去,一来二去的也就跟她们混熟了。

“还是算了,我还有两个单没送,就不去了。”

中午的时候是订单高峰期,即使不接单,只要没退出系统,都会有强制派单。

“那行吧,不过你自己也要记得按时吃饭,你送外卖是为了锻炼身体,不要舍本逐末,忘了初衷,那就得不偿失了。”

“知道了,知道了,不要罗里吧嗦。”

“什么,你竟然敢嫌我啰嗦,回家你给我等着。”

“等着就等着,谁怕谁啊。”

两人吵吵闹闹结束了通话。

等收起手机,柳南风却露出沉思的神色。

刚才那些看似无意的对话,实际上是对“苏锦绣”的又一次试探。

他不知道苏画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顶替苏锦绣一直在他身边。

甚至怀疑从始至终,跟他在一起的都是苏画眉。

但现在看来不是,比如刚才,他故意惹“苏锦绣”生气,她的反应,跟柳南风记忆中的她,还是有细微差别的。

记忆中的“苏锦绣”绝对不会说回家你给我等着这样的话。

而是会用最温柔的声音,笑着说:“谁跟我说要长相厮守,白头偕老的?现在就嫌我烦了呀?”

温吞吞的话语,如春风一般的笑声,如同一把软刀子,扎进你心里,让你自认错误,而不会像现在这样,用娇嗔的语气说“回家等着”这样的话。

这属于两种性格的人,两种处事方式,在他的记忆里,苏画眉正是这样的性格。

和苏锦绣完全相反的性格,活泼、跳脱、做事大大咧咧,充满活力的一位女子。

以前柳南风还很诧异,这样的性格去当律师,真的合适吗?

不过这是苏画眉自己的选择,他就没多嘴。

现在看来,这律师都有可能是她们随口找的一个幌子。

而且柳南风也确认,苏画眉顶替苏锦绣时间应该也不长,因为距离上次他们这样拌嘴时间并不长,所以他记得很清楚。

当然最后的结局是他赔礼道歉,至今他耳边仿佛还回荡着事后苏锦绣那温柔的喘息声。

也怪柳南风为人比较粗枝大叶,这些小细节在生活中其实还有很多,只是以前谁会留意这些。

不过妻子到底去了什么地方,为什么要让“苏画眉”顶替自己,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

想到下午和小家伙冯红锦的见面,柳南风在旁边超市买了些零食,特别是可乐,买了两瓶,一瓶百事,一瓶可口。

另外又下了一单自取的炸鸡。

今天运气好,没遇到什么退单的,中午在旁边牛肉面馆吃了一碗牛肉面。

面挺不错的,就是那牛肉一言难尽啊,只能说厨师的刀工正好,牛肉那是切得薄如蝉翼,吹之可破。

那几片薄薄的牛肉,柳南风甚至担心会不会融化到面汤里。

吃过饭,找了一处柳树荫休息了一下,眼看就要到和冯红锦约定的时间,于是先去炸鸡店取了餐。

这次柳南风还是点了拼盘,不过是去了香辣口味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整只的炸鸡和一份甜辣口味的炒年糕。

来到昨天约定好的地方,远远地并没有见到人影。

柳南风走到江边,隐隐看到水中有个红影穿梭。

“冯红锦?”柳南风冲着水面喊道。

就在这时,一道水箭从水底射出,直奔柳南风面门。

这次柳南风有所准备,加上速度不快,侧头避让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条红色的小鲤鱼跃出水面,鱼尾在空中快乐摇摆,落入水中,化作一可爱的小女孩在水中嬉戏。

“快点上来,我今天可买了很多吃的。”柳南风提起手中的购物袋道。

“等一下。”

冯红锦说完很快就又钻入水中,但很快就又浮出水面,此时她手上多了一条用水草串着鱼鳃的小鱼。

柳南风伸手把她拉上了岸,小家伙扭着小屁股,摇晃着小身体,把身上的水渍全部甩干。

这才一脸兴奋地把手上拎着的小鱼递给柳南风道:“这个送给你。”

“送给我?”看着巴掌大的小鱼,柳南风满脸吃惊。

冯红锦开心地点了点头。

“我们是好朋友呀,你请我吃好吃的,我请你吃小鱼。”冯红锦开心地道。

柳南风:……

看小家伙一直伸着手,柳南风无奈地接了过去。

可是柳南风接过去,小家伙依旧仰着脸,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瞬不瞬地望着他。

“怎么了?”柳南风有些奇怪地问道。

“你没有说谢谢,你要跟我说谢谢。”

“呃——好吧,谢谢。”柳南风很是无奈地道。

“不客气。”

冯红锦高兴得在原地蹦跶。

“走吧,我们去阴凉的地方。”

头顶烈日炎炎,就这一会的工夫,皮肤都感到微微有些刺痛。

冯红锦立刻迈着小短腿跟上,眼睛更是没离开过柳南风手上的购物袋。

而柳南风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河面,只见水下闪过一抹光亮。

两人靠着堤坝的阴影处坐下,柳南风在小家伙一脸期待中打开了袋子。

“这是炸鸡、这是薯片、这是巧克力、还有这个可乐有两种,昨天你喝的是百事可乐,今天你尝尝可口可乐……”

柳南风把袋子里的东西一一拿出来,小家伙馋得口水都流出来了。

坐在地上的她两只小脚脚动来动去,显示了她此时兴奋的心情。

接过柳南风递过来的可乐,还带有丝丝凉意,迫不及待地灌了一口。

然后皱着眉,大声哈了一口,大概因为喝得太急,气从嗓子里反冲到鼻子中,一股酸意涌上鼻腔,原本水汪汪的大眼睛变得更加水润。

“喝慢点。”柳南风有些好笑地道。

然后把装有炸鸡的盒子递了过去。

“哇,这是一只鸡吗?一整只鸡吗?”看着盒子里那完整的炸鸡,冯红锦兴奋地问道。

“是的,现在它属于你的了。”

柳南风直接把盒子塞进她的怀里,她赶忙一把捧住。

“那——那个呢?”

她又把目光看向旁边的炸鸡翅。

“都是你的了,乘热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柳南风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你真好,明天——明天我送给你一条大鱼。”小家伙兴奋地说道。

柳南风瞥了一眼丢在旁边,已经快要被晒干的死鱼道:“那还真的谢谢你了。”

“不客气,我们是好朋友。”

柳南风:……

“既然是好朋友,我有点问题想要请教你一下。”柳南风稍作犹豫,就直接说道。

“请教?什么是请教?”冯红锦抬起油乎乎的小脸疑惑问道。

“呃……就是问你,我有些问题想要问你。”

看来她真的是太小了,很多的话,都需要直白说明白她才懂。

“哦……哦……”小家伙闻言连连点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明白了柳南风的意思。

“你能帮我问问你家大人,人和妖生宝宝,是不是特别地困难,特别地麻烦?”

小家伙闻言,立刻用看怪叔叔的眼神看着他,一脸警惕。

“我还是小孩子,我不能生小宝宝。”

柳南风:-_-||

“你那是什么眼神,我不是说你,我是说我和我老婆,唉,算了,我还是问别人吧。”

柳南风走到江边,对着水面道:“你好,请问你是冯红锦的家长吗?”

冯红锦抓着被啃得坑坑洼洼的整只鸡,也呆呆地看着江面。

就在这时,从江中走出一位看起来十八九岁的女子。

水绿色的衣裳,垂腰的发髻,纤腰盈盈一握,圆脸蛋,皮肤白皙晶莹,在阳光下仿佛散发着光泽。

走起路来如同扶风摆柳,轻盈而又优雅。

“玉蝉姐姐。”

柳南风身后的冯红锦一骨碌爬起来,迎了上来。

“你呀,吃得满脸都是。”

这位叫玉蝉的姑娘,掏出一块绿色手帕,帮她把小脸擦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