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我的老婆白骨精> 第18章 大力

第18章 大力

“娘,人约了我明天见面哦。”冯红锦高举着海螺,兴奋地向朱隐娥说道。

“是吗?他回你话了?”朱隐娥笑着问道。

冯红锦闻言高兴地点了点头。

“她对着海螺说了一上午,估计柳相公实在是被她给烦怕了。”旁边朱玉婵轻笑道。

此时冯红锦跑了出去,重新幻化成一只红鲤,兴奋地追逐着一条大鱼。

“她在干什么?”

“大概是想捉一条鱼,作为礼物送给柳相公吧。”

“啊……”朱隐娥闻言愣了一下,然后遮嘴轻笑起来。

“这是想把柳相公给送进去吗?”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冯红锦追逐的那条鱼儿实在是太特别了。

“不过,小姐,你为什么要让小鱼和柳相公接触?是因为苏家姐妹?”

朱隐娥笑了笑,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道:“如果按照人类的年纪,小鱼应该要上学了吧?”

“啊——对。”朱玉婵有点不明白她为什么忽然说起这事。

朱隐娥转身回了屋。

朱玉婵看到依旧在追逐大鱼的冯红锦,恍然明白了些什么。

柳相公也许是一个再合适不过的人选呢。

而此时柳南风回到家中,穿着睡衣的“苏锦绣”立刻迎了上来。

“回来啦。”

她热情地给了柳南风一个拥抱。

柳南风能闻到她头发上淡淡的洗发水味道。

还真是谨慎,回来还洗个澡。

“臭死了,快去洗个澡。”

“苏锦绣”一脸“嫌弃”地松开柳南风。

“呐,你要的鲜奶。”柳南风把手上的鲜奶递了过去。

苏锦绣瞅了一眼上面的日期,然后很是无语地道:“你都不看日期的吗?这鲜奶都已经三天了。”

“呃……我真的没注意,不过这有影响吗?”

“虽然还在保质期内,但是最好买当天的哦。”

“好吧,我知道了。”柳南风真的是没想到这一点。

“算了,快点洗澡去吧。”

“苏锦绣”转过身,柳南风目光落在她的背上。

橘黄色的灯光,透过她丝质的睡衣,内里的衣物若隐若现,别有一番诱惑的魅力。

柳南风赶忙走向浴室,怪不得骂漂亮女人妖精。

真正的妖精真的是无时无刻不散发着勾人的魅力。

来到浴室,柳南风下意识地向浴篮看了一眼,里面有几件换洗的衣服,却是“苏锦绣”白日所穿,并不是刚才在酒吧那一套。

也是,她不可能留下这么明显的破绽。

柳南风脱下衣服,走进浴室,但却没有立刻洗澡,而是召唤出了画卷。

先是看了一眼刚被收入画中的梦魇。

同样是落在了火山熔岩之上,不过火山四周的迷雾退散的范围变得更加大了,甚至露出一部分森林出来。

姓名:陈广生(陈耀辉)

种族:梦魇

道行:八年

身份:刘秀娟心魔所化。

前因:已触发。

能力:入梦,记忆回溯。

注:人魔乃心魔所化,入画其根断,可炼化。

炼化:可随机获得一项能力。

入梦:心魔吞梦,魇从中生,颠假倒真,混淆阴阳。

记忆回溯:你所见,你所听,你所闻,记忆从不会遗忘,只是没能想起。

柳南风有些惊讶,没想到这看似弱小的梦魇,竟然有两个如此强大而又神奇的能力。

入梦可以进入别人梦中,控制别人的梦境,混淆现实。

记忆回溯可以让你记住听到的、看到的、闻到的,这完全就是过目不忘的另外一种表达方式。

两样能力他都想要,可是只能保留一个,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没办法的事。

随着他心念一动,火山熔岩直接把梦魇吞噬,然后丝丝氲气开始升腾。

正好也验证一下他的猜测,这炼化过程是不是同样也是二十四小时,还会因为道行不同,时间长短不同。

接着就没再关注,重新把收进画卷中的那颗炼化人魔的丹丸拿了出来。

之前因为去和祝志成喝酒,担心被自己弄丢,那岂不是悔死,所以又放回了画卷中。

看着眼前平平无奇的丹丸,柳南风没有丝毫犹豫,一口吞了它。

这画卷如此神奇,想要害他也不用这么麻烦,所以他倒是一点也不担心,当然担心也没用。

就在这时,柳南风感觉腹部一股热气传遍四肢,体型没变,但是身体上的肌肉变得更加凝实,浑身充满了力量。

果然很神奇,几乎没什么特殊的反应,他就轻轻松松地获得了这项能力。

伸手握了几下,双拳充满力量,仿佛有一种能砸碎一切的错觉。

“原来是大力啊。”柳南风口中喃喃。

说不上失望,但也没多开心,三种能力,如果真让他选,他会选择第一种多疑。

这种能力看似很弱,但却需要用到脑子,一定程度上来说是提升了智慧。

力量什么的可以慢慢提升上来,但是要想提升智慧却非常难。

而最后一种绝对压制,却是最强,简直就是涉及到了规则,可是却有限制,不可能叫谁老婆,谁都会答应。

大力在这三种能力中最为平庸。

可既然获得了,也就不想那么多了。

“南风,你的衣服我放在这了。”门外响起“苏锦绣”的声音。

柳南风拉开门,把头伸出去问道:“要一起洗吗?”

“咦,我刚洗过。”

“又没谁规定只能洗一次?”柳南风伸手把她拽了进去。

“等一下,等一下,我衣服还没脱。”

“不用脱,这样正好……”

……

第二天一早,柳南风从梦中醒来,习惯地转头看了旁边一眼,只见“苏锦绣”正在旁边熟睡。

白皙的面庞,轻微的鼻息,一头秀发半掩脸颊。

人美睡觉都美。

柳南风轻轻吻了吻她的脸颊,翻身起了床。

赤果着身体,给自己找了一身衣裳的同时,也给“苏锦绣”找了一身。

现在的他已经彻底改变对大力是三种能力中最平庸的看法,愿称它为最强。

大力:因愤怒而强大,面对雌性生物时可持续输出,力量翻倍。

轻轻关上房门,柳南风走到客厅,想了想,决定今天早上不做早饭,出去买点回来。

想到这,脸也没洗,直接出了门。

来到楼下,已经有很多晨练的老头老太太已经拎着菜回来,还真够早的。

“听说了吗?旁边超市老板娘昨晚去世了。”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去世?”

“听说是突然的心肌梗死,可惜只剩下她儿子一个人,马上又要高考,也是可怜。”

“她老公呢?”

“早就离婚了,她一个人带个儿子。”

“……”

听着老人们的议论,柳南风没有太多的想法,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刘秀娟也算是自作自受。

想来当年陈广生和陈耀辉死后,她又嫁给了袁志强,给他生了个儿子,如愿来到城里。

可最终袁志强又跟她离了婚。

她独自一个人带着儿子不说,每日还要受那梦魇折磨,也不知道当初是为了什么,只是为了图那一时之快吗?

现在死了一了百了,对她来说也许算是一种解脱。

出了小区,旁边门面房卖早点的有好几家。

柳南风买了几个包子和两碗汤。

等回到家,“苏锦绣”已经起床。

但是她并没有烧早饭,正对着镜子梳头发。

见柳南风人不在,她就已经猜到干嘛去了。

不过她并没有穿柳南风拿出来的衣服,而是换了一身刺绣旗袍裙。

复古的旗袍元素与时尚的连衣裙融合,既时髦又不失旗袍复古典雅的温润气质,非常地漂亮。

她把额头的头发结成麻花辫,然后穿过耳后,像是一根发箍,箍住凌乱的头发,再用蝴蝶发卡固定住,这样一个完美的发型就完成了。

“好看吗?”

“苏锦绣”捋了捋鬓角问道。

“好看,这么好看的老婆,你说,你哪一天离开我怎么办?”柳南风走上前,搂着她的肩问道。

明显能感觉她身体僵了一下,但很快就娇嗔地道:“瞎说什么呢?好好的我为什么要离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