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我的老婆白骨精> 第19章 礼物

第19章 礼物

“你为什么把它放掉,你不喜欢我的礼物吗?”

冯红锦见柳南风放走送给他的大鱼,表示很不理解,甚至还有一丝丝的难过,毕竟那可是她“精心挑选”的礼物。

“因为它是保护动物,不能捕捉的,捕捉它是犯法,要被关进监狱……”柳南风耐心给她解释道。

白鱀豚主要是生活在我国长江中下游的一种淡水豚,是世界上所有鲸类中数量最为稀少的一种。

几乎濒临灭绝,有水中大熊猫的称呼,可见其珍贵程度,属于牢底坐穿物种。

“什么是保护动物?为什么要保护?”冯红锦懵懂地问道。

“因为很稀少,所以要保护,不保护它们就彻底灭绝了,永远不存在了。”

冯红锦闻言似懂非懂,然后一脸恍然,兴奋地道:“我也是保护动物对不对?”

“红锦只有一个哦,大鱼比我还多呢。”她叉着腰,洋洋得意。

“哈哈,对,你也是保护动物。”

柳南风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笑了起来,然后拉着她走到堤坝下的阴凉处。

“打开袋子看看吧,我给你买了跟上次不一样的好吃的。”

“可是——可是我都没有给你礼物。”冯红锦还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那你下次送给我其它礼物就是了。”柳南风安慰道。

“你想要什么礼物?”

冯红锦有些傻乎乎地问,哪有送人礼物,问对方要什么的。

“随便吧,江中应该有不少好玩的东西吧,比如一块漂亮的石头,一个好看的贝壳,或者别人丢在江中的东西都可以啊。”

冯红锦眼睛亮了起来,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又开心起来,这才打开了袋子。

“哇……这是什么呀?”冯红锦看到袋子里有个好看的盒子,非常精细。

“这是蛋糕。”

柳南风把蛋糕拿了出来,袋子里除了蛋糕外,还有其它一些零食,种类繁多。

“蛋糕?”

“你尝尝就知道。”柳南风帮她打开。

他买的不是生日那种大蛋糕,而是一两个人吃的那种小蛋糕,递给她一个小勺,让她自己挖着吃。

冯红锦尝了一口,大眼睛立刻眯了起来,露出一脸享受的表情。

那可爱的小模样逗得柳南风哈哈大笑。

可是勺子太小了,小家伙嫌吃起来太慢,不过瘾,于是撅着小屁屁,一头撞向蛋糕,啊呜一大口,糊得满脸都是。

可是因为吃得太快,呛得她大声咳嗽起来。

柳南风赶忙打开一瓶果汁递了过去。

这次没买可乐,而是买了几瓶鲜榨果汁,大夏天的,正好补充一些维生素,虽然也不知道小鲤鱼需不需要补充维生素。

小家伙也不客气,接过去大口灌了几口,然后长舒了口气。

然后开心地道:“好好吃,蛋糕好吃,这个也好喝。”

她高举着果汁瓶,小脸上充满神圣,感觉是什么不得了事情一般。

“红锦,你平日里就在江底游来游去,没有其他朋友吗?”

想想她这三百多年,每日都在这江中游来游去,也很寂寞你的吧。

冯红锦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什么意思?”

“我还有其他朋友,可不是很多。”冯红锦道。

“是吗?都是和你一样……的吗?”

柳南风本想说都和你一样的小妖怪吗?忽然觉得这话听起来有种不礼貌的感觉。

冯红锦同样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然后她道:“水生很久很久以前就和他妈妈淹死在了江中,他一直在找他妈妈,跟我玩的时间很少。”

“敖姐姐人很好,但不喜欢说话,跟她玩很无聊。”

冯红锦皱着小眉头,一副很为难的模样。

“还有呢?”

“没有了呀。”

“呃,你就这两个好朋友?”

冯红锦点了点头。

然后又道:“还有几个小坏蛋,我不喜欢跟他们玩。”

柳南风闻言没再追问,而是看向江中,因为他看到朱玉婵从江水中走上岸。

“玉蝉姐姐。”冯红锦立刻兴奋地跳了起来,迎了上去。

“朱小姐。”柳南风也迎了上去。

“夫人知道小鱼送的礼物有点不太合适,所以让我来重新给你送份礼物。”朱玉婵笑着说道。

“咦?”柳南风惊讶了一下。

这夫人这么讲究的吗?不过这礼物他可不能收。

他和冯红锦相交,纯粹是喜欢这单纯的小家伙而已。

“拿着吧,这是夫人的一番心意。”

朱玉婵掏出一个锦盒递给柳南风。

“不,我真不能收,我也没做什么。”

“你不是给小鱼买了许多好吃的吗?”

“对,好好吃哦,蛋糕好吃,这个也好吃。”

冯红锦踮着脚尖,把手上的果汁举到朱玉婵面前,仰着的小脸上全是蛋糕,朱玉娟轻笑起来。

轻点她的小鼻子道:“你还真是个小馋猫。”

“猫?我是鱼,我不喜欢猫,它总是想把我吃掉。”

冯红锦气哼哼地说着,还跺着小脚,姿势不知道多好笑。

看她如此可爱的模样,柳南风心中更加有要个属于自己孩子的想法,最好是像冯红锦这样可爱的小姑娘。

不过他又不愿意苏锦绣以身犯险,所以心中很是矛盾。

“那些不值几个钱,我只是喜欢红锦而已。”柳南风依旧摇摇头推辞了。

“你不打开看看再做决定吗?”朱玉婵笑着说道。

“什么?”

柳南风还没反应过来,朱玉婵已经把盒子打开。

然后就见盒子里有两颗荔枝大小的粉色珍珠。

柳南风也不由得惊叹,这么大的珍珠,可以算得上稀世珍宝。

“你可以拿去送给你两位夫人。”朱玉婵又道。

但是柳南风还是推辞了,他现在生活过得很好,他也很满足,也不要这两颗稀世珍宝来给他生活增色。

再说这实在是太贵重了,无功不受禄,他对冯红锦这么好,纯粹是因为喜欢这个小娃娃,如果收了对方这么贵重的礼物,那么他的立场就变了。

朱玉婵闻言,也没再坚持,收起锦盒,有拿出一把样式古朴的短剑递过去道:“既然这样,那这把剑请你收下。”

“咦?为什么送给我一把剑?”柳南风惊讶问道。

这把剑倒是非常普通,从剑鞘上看,就是三根铁环把两根木片箍在一起。

“这是夫人特地为你准备,也许是给你防身之用。”朱玉婵笑着说道。

“防身?”

柳南风完全搞不懂冯红锦的母亲是什么意思。

他接过剑,拔出剑鞘。

剑也很普通,看不出任何特殊,上面甚至还有一些斑斑锈迹。

说是剑,但实际说匕首更恰当一些,两指宽,半臂长,说剑很勉强。

“这是当年一位友人赠送给夫人之物,夫人现在转赠给您。”

“那帮我谢谢你们家夫人。”

这次柳南风没有再拒绝,而是收起了短剑。

“不用客气,我们是好朋友。”朱玉婵还没说话,冯红锦就抢先回答道。

“对,我们是好朋友。”

柳南风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心情也很愉快。

“下次再来玩哦。”

冯红锦向着已经上了堤坝的柳南风挥舞着小手。

“知道了,有空我用回音螺通知你,你也要乖乖的哦。”

“好哒,你也要好好吃饭饭哦。”

柳南风先是呆了一下,然后忍不住大笑起来。

除了他父母,他都多少年没听过别人这样叮嘱他了。

于是笑着挥了挥手,大声应了一声。

冯红锦这才提着袋子,开开心心地和她的玉蝉姐姐回到了江中。

柳南风看她们消失在江水中,这才骑着电瓶车离开。

此时夕阳西下,照耀在江面之上波光粼粼,江边的行人也变得多了起来,甚至还有一些小摊已经出来。

卖冰粉的、卖炸串的、卖臭豆腐的、卖烤鱿鱼的……

无数的香气混杂在一起,随着江风四处飘散。

就在这时,柳南风忽然察觉到有人在看他。

顺着感觉望去,只见远处堤坝的护栏上坐着一位穿着水手服的少女,因为距离太远,有些看不清样貌。

不过柳南风却能感觉到对方那冰冷眼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