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大萧条

绿光包裹着柯林的意识被不断拉扯。

光芒中似乎有无数的人影变幻,或欢笑或哀嚎,或争吵或战斗,这些画面若隐若现却又极度不真切。

等到柯林再睁开自己的双眼,周围的环境已经截然不同。

从纽约小巷冰冷的水泥地面,变成了温暖的室内。

“果然是这样……”

看着眼前这一幕,柯林的脸上没有任何意外的表情。

事实上,这样的状况柯林每天都在经历着。

一旦他闭上自己的眼睛,意识就会被光芒拉扯着进入另一个世界当中,以柯林·卢珀的身份,经历着完全不一样的生活。

柯林不是没有怀疑过,这个所谓的另一个世界,会不会仅仅只不过是一个稍微特殊的梦境。

但是,随着他的不断尝试,却最终确定下来。

这一切,不仅仅只是单纯他自己所臆想出的梦境,而是一个实际存在的现实世界。

“谁能想到,这年头就连穿越也有买一送一的。”

对此,柯林心中不止一次吐过槽。

这样每日每夜频繁的穿梭在两个世界当中,哪怕是作为穿越者的柯林也逐渐变的混淆起来。

所以,为了能够准确的将两个世界给区分出来。

他将眼前这个世界称之为正世界,既没有超级英雄的正常世界。

又将另一个存在着超级英雄却又和自己记忆中截然不同的世界,称做反世界。

当然,这个所谓的正反,仅仅只是柯林主观意识下所给出的定义,其目的也只是单纯为了方便他本人的记忆罢了。

从胸口处传来的隐隐作痛之感,将柯林的思绪拉回到现实当中。

他低头看去,原本足以致死的枪击变成胸口轻微流血的伤口,如果不是偶尔移动时产生的疼痛之感,谁能想到就在几分钟前,柯林才刚刚经历过一场枪杀事件。

“就是不知道,等回去的时候会变成怎样?”

轻车熟路的从房间里翻出绑带,将受伤的部位简单处理了一下。

柯林站在橱柜前熟练的打上领带,紧接着又从其中挑出一件深灰色大衣披上,对着镜子中的自己活动了一下手臂,确保包扎伤口的绷带不会影响到自己的正常行动,这才拿起一旁书桌上的圆顶礼帽戴上。

搓动冰凉的手掌来到门边,柯林停下脚步,迟疑了一下又返身回到书桌前打开抽屉,从里面掏出了一把造型老旧的左轮手枪把它塞进自己的上衣口袋里。

考虑到不久前自己才刚刚经历过一场凶险的枪杀事件,柯林觉得有必要在出门前准备一点安全保障。

哪怕,这个发生事件的场所,并非眼前这个世界。

但是,谁也无法做出保证不是,毕竟……

将脑中浮现的念头压下,柯林站在门前深呼吸一口气,伸手压了压头上的礼帽,拉开大门,迈步而出。

映入眼帘的,是熟悉又陌生的大都会——纽约。

或者说1931年的纽约。

……

十一月的纽约,寒风瑟瑟。

大萧条的阴霾依旧没有散去,顶着冷冽的寒风走在路上,周围随处可见的是行色匆匆的行人以及表情麻木的流浪汉,很难想象,就在几年前这些流浪汉中的绝大多数人,还过着光鲜的生活,其中不少人还是农场主、工程师、学校校长甚至银行行长。

然而,大萧条的冲击之下,一切化为乌有。

成千上万的美国人眼睁睁看着他们一生的积蓄在几天内烟消云散。

据最新《财富》杂志九月份的估计,大萧条下整个美利坚有超过3400万成年男女和儿童失业(这个年代童工是合法的),约占人口总数的28%。

而且还是保守估计,因为没有包括1100万农村的农户。

工人的失业同样影响了农民的失业,最后任何一方都买不起另一方的产品。

就仿佛陷入某种恶性循环一般。

农民的辛苦劳作换来了严重不对等的报酬。一马车的燕麦买不到一双低质鞋;种植小麦每英亩亏损1.5美元;用玉米做燃料比卖掉玉米买煤烧更划算;农场主喂养牲畜的钱赚不回来,宁愿丢掉它们也不拿去卖;把牛奶倒进密西西比河。

数以万计的民众被赶出了房屋,失去了自己赖以生存的栖身之所,同年更有大量的人死于大萧条时期的饥荒与营养不良。

而这一切的一切,仅仅只是大萧条时期最为常见的景象。

……

过往,柯林对于大萧条的认识。

多只来自于各类书籍照片的记载当中,通过几张黑白的照片或者简单的文字,很难对此产生太大的共鸣。

如今身临其境的感受这一切,他才真正明白,这个时代尤其是生活在大萧条时期民众的艰难,巨大的失业潮之下,一份稳定的工作变成了奢望,很多人累死累活的工作一天所赚取的工资,甚至还不至于买下一块面包。

而就算是这样的工作,也往往需要足够的运气才能够找到,并且还不是每天都有。

从街道一路走下来,柯林已经不止一次看到乞讨的身影。

同时还有衣着褴褛的孩童,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让他们的模样看起来格外的瘦弱,这些孩子蜷缩在母亲身旁,依靠着母亲那同样枯瘦的身体遮挡着从四面八方而来的凛冽寒风,母亲本人则一只手举到嘴边,目光看向远方,眼神中透着愁苦,是一种看不到希望的死气沉沉以及麻木。

看到这一幕,柯林脚下的步伐不由慢了一些。

他想要做一点什么,却又深感无力。

因为,类似妇女这样的遭遇,在整个大萧条时期触目皆是。

这并非单一问题,而是席卷整个美利坚乃至整个西方的社会事件。

甚至,在后来被认为是资本主义经济史上最持久、最深刻、最严重的周期性经济危机。

深呼吸一口气,将目光从那衣着破烂的妇女身上收回。

柯林转身快步离开街区,穿过一条冷清的店铺街道,最终他在街角一处老旧的房子前停住了脚步。

“信使报社”

抬头看了一眼房子前的招牌,柯林正了正头上的礼帽,张嘴咳嗽了一声。

这才伸手推开报社的大门。

铅笔小说 23qb.net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