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多少队友命丧你手> 第一卷 魔塔挑战者之孽 断章 行尸走肉日

第一卷 魔塔挑战者之孽 断章 行尸走肉日

——背上多少罪孽才能抵达那顶端啊。

高耸的它,那漆黑威仪的身影直贯苍穹。

没人知道那座被称作〈塔〉的建筑究竟从何时开始存在于那里。不过,〈塔〉所带来的恩惠促进了周围的发展是不争的事实。〈塔〉的周边建起了繁荣的小镇,规模之大俨然有违于这种偏僻乡下该有的模样。

这里有试图通过挑战〈塔〉来收获财富与声望的〈升降者〉,有以〈升降者〉为对像的行商之人。尤其是漫无目的漂泊至此的人,心怀鬼胎的人,以及身负种种隐情的人汇集于此。不知不觉间,这座小镇被人们叫做〈塔下镇〉。

人们怀着形形色色的欲望,欲望的矛头统统唯一指向那座〈塔〉。就在这样一座扭曲的小镇中,有一名少年正抱着巨大的包袱蹒跚而行。

「好、好沉……」

少年被父母拜托跑腿,此时正在将货品带回去的路上。巨大的货物挡住了他的视线,在连前面都看不到的状态下,他埋着头往前走。照这个样子,撞到人无非是时间问题。

「哇啊!」

马上就出事了。走在路上的人们基本都有所留意,避开了少年,但有名男子没有注意到他,朝他笔直走来。少年和那个男子撞到一起,连同货物一起摔到地上。

「痛痛……」

「…………」

少年摔下去的时候擦伤了膝盖,剧烈的刺痛让他脸都歪了。男子一言不发俯视着少年,不久少年注意到他的目光。

「啊、那个……对不起」

「……没关系,别在意」

男子讷讷地答道。他身上披着一件破烂不堪的风衣,面容十分憔悴,另外那头焦糖色的头发就像从未修剪打理一般又长又乱,那对眼昏的眼睛有如深深的沼泽。在少年看来,男子的年龄比自己要大上不少,但通常来看,男子的年龄同样也还算是青年。但就算这样,那干枯的形象为男子身上释放的强烈威慑力再添一笔,让他显得格外老成。

而少年看到了男子腰间露出的武器,一眼便看出男子是〈升降者〉。

在这〈塔下镇〉,轻装携带武器的人十有八九是〈升降者〉。

「请、请问,哥哥是〈升降者〉……?」

「……嗯」

男子单膝跪下,一面回答一面把手伸到少年膝盖上面,结果少年的伤马上就好了。〈升降者〉各自拥有所属〈职业〉,其〈职业〉持有对应〈技能〉。少年知道这件事,立刻看穿了男子是治愈系〈技能〉的持有者。

「那个!我的梦想是成为〈升降者〉!」

「…………」

「有朝一日一定要登上那座〈塔〉的顶端!哥哥也是这样对吧!?」

少年两眼放光,激动之情纯粹源于憧憬。〈塔〉谜团重重,其内部更是人类未涉足的领域。尽管〈升降者〉征战〈塔〉的原因各不相同,但最常听到的理由还要数想要第一个登上它的顶端吧。至少在这个少年心里,〈升降者〉类似于冒险家和逐梦人,是童心所向往的目标。

「……对」

「我就猜是这样!请问,哥哥你是一个人吗?要是可以,等我长大了,哥哥和我组队一起登上顶端……」

少年毕竟渴望成为〈升降者〉,怎么说也知道治愈系是稀缺〈技能〉。尽管他并没有推销自己的意图,但还是本能地提出想和男子组队。然而男子依然是那冰冷的目光和口吻,简短地答道

「我就一个人,不需要队友。你找别人吧」

「一个人?〈升降者〉不是必须组队吗……?啊,不是的,那个……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对不起,说了些奇怪的话」

「……。再没别的地方受伤吧」

「是、是的!非常感谢!」

少年大声道谢。男子注视着他,目光依旧冷冷冰冰。可是男子眼中其实隐现着一缕寂寞之色,不过少年还小,发觉不到。

不久男子旋踝,准备离去——但他转头看了眼少年,对少年留下一句话

「给你个忠告」

「……咦?」

「——别跟那个〈塔〉扯上关系。除非你想拿自己去喂它」

说罢,男子便离开了,恍然间消失在人群中。

很久之后少年才意识到,这名男子正是〈升降者〉中屈指可数的,最接近顶点的存在——〈先驱者〉之一。

*

〈升降者〉会在天亮后登〈塔〉,准午夜前实现返程。由于要配合这个常规周期,酒馆一类的餐饮店必须从傍晚开到第二天早上。

旭日未升之时,一名男子打开酒馆大门,坐到吧台最右边的座位上。

「客官来我们这儿是头一次?」

「……没错」

「那就不好意思提醒一声了。你那儿是专座,往旁边挪一下就好」

店长首先做的不是下单而是警告,这酒馆也真够呛。男子没回答,叹了口气往左边挪了个位置。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这个情形,好巧就在这一刻有人似是踹门一样猛地打开了酒馆大门。

「嘿,老板。老样子!」

「行,阿茨基老爷」

还以为多了一棵参天大树,结果是一名魁梧的巨汉走了进来。被唤作阿茨基的巨汉很习惯地用下命令一样的口气点了东西,同时在男子旁边的座位——也就是店长所说的专座坐了下去。

「你小子好像想进老子公会啊」

「…………」

阿茨基慢条斯理地向专座旁边的男子搭话。男子默默地点点头,他来这里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见阿茨基。阿茨基见他反应,粲然一笑。

「别的公会招个新人总之要亮什么证明啦,搞什么面试啦,谈什么和现任成员之间相性怎样啦,问这问那麻烦得要命。但老子的公会〈特洛波斯〉可不一样,你小子想来就来,多余的事情老子一概不问。管你啥经历,是男是女,包括叫啥名」

「……我认为你最好还是确认下我的名字和〈职业〉」

「没兴趣。你小子真有本事马上就让你出人头地,没本事就把你当肉盾当杂役,把你用到趴下。简单明了,很不错是吧?老子就认一样东西,那就是实力。只要你小子够猛,下次老子在这儿请你喝酒。到时候你想用啥名报啥名」

「好」

公会指〈升降者〉聚集组建的团体,照理说担当头目的人应该严格管理人员,但这个公会〈特洛波斯〉的头目阿茨基在这方面却十分独到(进一步说就是随便)的样子。

「不过在到达三阶层的公会里,没哪个有俺们这样好进来的,毕竟能在这个阶层探索的公会,成员大致都固定下来了。所以,最近像你小子这种寄生虫一样的家伙进来不少,把老子都烦死了。这个月算上你小子都十个了」

阿茨基像发牢骚一样对男子讲道。这时店长点头哈腰地在吧台上摆上面包和倒得满满的酒杯。

阿茨基咬了口面包,把酒一饮而尽。看那样子没有半点品酒的意思。店长好心上了杯水,男子只喝了一口。

「噗哈,真过瘾。丑话说在前头,在你前头进来的那九个全都死翘翘了。就在第一次探索」

「是三阶层的探索吗」

「不,是二阶层。毕竟根本就不是能拿到三阶层『通行证』的料。你小子呢?老子倒是无所谓你去哪边」

男子双手装备着手背上嵌有小小宝石的手套。他摘掉手套,向阿茨基展示手背。阿茨基看了刻在手背上的图案,低吟了一声。

「喔?原来你小子有三阶层的通行证啊。那直接带你去三阶层也没问题了呢。不过——能爬那么高还一个人行动,这就奇怪了啊。你队友全死光啦?」

「不是说什么都不问吗」

「……哈!有种。喂,老板!把老子的兵器拿来!」

阿茨基盛气凌人地一喊,店长马上退到吧台里头,一边「呼咿呼咿」地哼着一边拖着一把比自己还大的战斧出来了。阿茨基就像抢过去似的拿走战斧,下巴朝大门一指。

「走,去〈塔〉逛逛。让老子见识下你小子多大能耐」

*

三阶层的构造是昏暗的洞窟,遍布复杂交错的地下河。有时路还会突然无路可走,需要下决心涉水,而在这个过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魔物扑过来。光正常探索都会对肉体和精神造成相当大的疲劳。

男子和阿茨基就两个人来到三阶层。按照〈升降者〉的常理,这里的探索需要公会筛选五六个人组队才能实施。

「老子不搞太复杂,就看你小子有没本事活着回去」

「…………」

但这次探索是阿茨基试探男子的实力。自不用说,没有强劲的实力就不可能混迹三阶层。男子领会阿茨基的意图,只点了点头之后便走在前头。

「现在没有〈塔导师〉,你小子要好好记住走过的——」

「没有问题,我知道去升降机的路」

「啊?你小子是〈塔导师〉?」

「……」

刚才还说什么都不问,结果问个没完?——男子叹了口气,无言地表达出这样的意思。阿茨基领会男子的意思,啧了下舌便不

铅笔小说 23qb.net

<= 29目录+书签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