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多少队友命丧你手> 第一卷 魔塔挑战者之孽 第三章 一镖定生死

第一卷 魔塔挑战者之孽 第三章 一镖定生死

——事情发生在家里蹲的天赐复出后,第二天的探索当中。

「噢,发现一朵可爱的花!快看看快看看,人家能不能把它采回去卖掉?」

路旁开着一朵颜色很有毒的花。葵菈天真无邪地向那花靠近。

三人现在的队列是天赐走在最前面,希娅和葵菈跟在后面。但葵菈才刚刚成为〈升降者〉,想必〈塔〉里的一切在她眼中都万分新鲜。所以,葵菈常常像这样脱离队列——

「喂!那摆明是陷阱啊!!」

「欸?」

——然后就闯祸。

天赐连忙抓起葵菈的后颈往怀里一拉,向后跳开。顷刻间,那花的花芯喷出紫色的烟雾。如果不是天赐行动起来,葵菈便被那花直接命中,恐怕这时已经陷入某种异常状态了。之后,希娅精准地把花烧掉了。

「葵菈……片刻都不消停。不要像野兔子,到处乱窜」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人家下次会小心的,原谅人家吧!」

「这话今天都听了十遍了。你是不是走三步就全忘了?」

「可是,谁知道三个人一起这样探索这么开心嘛!」

「已经忘了」

「死丫头……!」

天赐对葵菈那句「三个人」感到心如针扎,但那笑容确实发自真心。成为〈升降者〉,正式展开登〈塔〉探索,最重要的是和天赐还有希娅一起行动,这一切都让葵菈开心不已。

见到她无忧无虑笑逐颜开,天赐涌上心头的怒吼都被冲到了九霄云外。如果这么做的人不是葵菈而是天赐,希娅肯定二话不说就烧过来了。

「喂,希娅!你来教训一下这个笨蛋,我已经没辙了」

「人家才不是笨蛋!人家课程的分数和你没什么差别!」

「……一阶层的话,没有致命陷阱。应该趁现在,满足葵菈的好奇心」

可正因为闯祸的人是葵菈,希娅也不愿太强势。

「不要娇惯她啊!」

「才没有娇惯,要说娇惯,反倒对昨天为止的你才叫娇惯。每天吃的送到嘴边,哭了就去安慰,还忍受那么冷淡的反应,简直像对小宝宝一样娇惯」

「痛痛痛痛痛」

「希娅好温柔~」

事已至此,天赐已然威严扫地。他嘴上争不过希娅,只能疯狂抓挠自己的头发。正好有其他公会从旁边路过,看到天赐他们这样一通窃笑。

「……总、总之不要擅自行动,不要突然打乱队形。明白了吗?」

「明白~!」

不过能这样平安无事的话,全部一笑带过倒也无妨,但——

「希娅!塔鼠和哥布林去你那边了!能同时应付吗!?」

「……构筑赶不上」

「哇!哇!」

——在战斗中就笑不出来了。

天赐砍向面前的哥布林,其他哥布林和塔鼠从天赐两侧钻了过去。魔物的注意力没有完全集中到天赐身上,已经朝后卫扑去。

尽管天赐连忙向希娅下达指示,但希娅勉强躲开哥布林的刀,难以释放构术。而另一边,塔鼠正撵着葵菈到处跑。

(虽然也怪我经验不够……!但绝对是分身乏术……!!)

天赐身体会选起来,立刻砍下眼前敌人的脑袋,并利用回旋的势头向逼近葵菈的塔鼠掷出一把剑。剑漂亮地贯穿塔鼠身体,天赐有紧接着掏出〈镖〉补刀。

与此同时,希娅也将盯上自己的哥布林杀死。

「结、结束了……吗。你们、有没有受伤?」

「没事,擦伤」

「人家还好——啊,天赐和希娅都受伤了!马上治疗!」

虽然只有轻伤,葵菈还是急忙治好二人的伤。

感受着淡淡光辉的雪花落在身上,天赐心想。

(现在三个人还勉强撑得住,但后面恐怕就难了……)

过去有贝特挡在前面,天赐和希娅从后方即兴援护,而且紧要关头还有阿布拉杰出手相助。天赐的〈镖〉欠缺威力但能够立刻释放,希娅的构术威力巨大但无法连续施展,相互间取长补短堪称完美。

(艾尔的背包由葵菈继承。道具管理和治愈都由葵菈负责,但她跟艾尔不一样,并不能跟我相互配合。再说,我在最前面几乎无法发挥〈射手〉的作用……)

「这样就行了!两位没有哪里痛了吧?」

「嗯,谢谢。不过今天的探索就到此为止吧。疲劳是无法治愈的,而且时间也快到傍晚了」

「赞成。勉强是大忌」

为了保护她们,要想的事情和要做的事情还太多太多。

天赐一边在脑海中逐一思索,一边提议返回——

*

〈塔下镇〉的餐饮店以晚归的〈升降者〉为服务对象,营业时间从傍晚到早晨主。因此,这条在酒馆林立的路上,晚上比白天显得还要热闹。天赐他们三人正走在这条路上。

他们探索结束返程后稍做休息,便按照昨天约好的由天赐请客庆祝葵菈测试通过。现在他们正在寻找店铺。

「哎呀,所谓探索结束后的一杯,人话太期待了!昨天一回去就睡着了呢!」

「通常探索结束后,整个人应该精疲力尽才对。毕竟太累了……」

「葵菈今天,一直精神满满。体力惊人」

新手在尚未适应探索,过程中会格外绷紧神经,往往在返程后会累倒不起,就连那个贝特最开始也累得够呛。但是,葵菈依旧留有惊人的活力,一点要累倒的迹象都没有。天赐心想,说不定某种意义上她还真是个了不起的家伙。

(……贝特、吗)

耶利哥的那番话忽然他在脑海中闪过。尽管不知是真是假,但对天赐来说是一缕曙光,是甜美的诱惑。

不过天赐一看到葵菈和希娅的脸,他便再次坚定了决心。

(转换心情吧。忘记耶利哥,现在只看着她们两个)

「天赐天赐!这家店怎么样!?好像是最近才开张的!」

「根据我的情报网,那是一家高档店。以天赐的支付能力,存疑」

「这样啊……也对呢。毕竟天赐出钱呢……」

「不,你不用介意。仅限今天,任你们挥霍不用客气」

〈镖〉是消耗品,因此〈射手〉在探索中是个成本很高的〈职业〉。这也是〈射手〉不受青睐的原因之一。但相对的,天赐时刻注重节约,存下的积蓄并不少。

「不是的。在那种高档店里,我们也会节制,最终,天赐的钱包就保住了。所以我的目标是,找家差不多的店,暴饮暴食,吃空天赐的钱包」

「你是魔鬼吗?」

「那么,那边的店怎么样?瞧,上面写着所有餐品的价格!这样的话就按希娅说的,把天赐吃得一个子都不剩吧!」

「合格——正是想要的店铺」

「我绝对要把你们喂到要么哭出来要么吐出来……」

先不提葵菈,希娅饭量很小,亏她夸下海口要把天赐钱包吃空。不过现在的天赐觉得这根本不要紧,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因为,他今天为此专程带来了全部财产。

「……话说到处走也走累了,就那家店吧」

*

「——那么就庆祝人家〈升降者〉出道,干杯~!」

「怎么自己庆祝起来了……干杯!」

「干杯」

店内正好有个四人座,三人被领到那里落座。然后葵菈和希娅按刚才宣称的,把菜单上看中的全点了。

最开始端上来的是饮品,于是葵菈自己带头干杯。

三人的玻璃酒杯相互碰撞——唯独葵菈一饮而尽。

「噗哗!哎呀,探索后的苹果汁棒极啦!」

「刚才还说探索后的一杯,你们倒是喝酒啊。也就今天了」

「酒类影响第二天探索。修整日前才能喝酒」

「没错没错!天赐,明天就算你宿醉了动不了,咱们也要把你硬拖过去!不懂自我管理的人不配当〈升降者〉!」

(那时杰叔的口头禅啊……估计她也没意识到)

进一步说,嘴上说着那种话却像用酒洗澡一样猛灌的人就是阿布拉杰自己。

——看来人消失掉了,影响却像残渣一样留了下来。

(希娅保存着他们三个人的武器和道具,也是出于那个影响吧……)

就算人不在了,他们存在过的事实不会变。这勾起天赐一抹怀念,悲从中来。

但他绝不愿让悲伤表现在脸上,便借手里的麦酒将那股感情一股脑冲了下去。

「不过,人家可放心了!当初还不知道今后该怎样和希娅两个人去活动呢!因为,〈同温圈〉是属于咱们三个人的小小公会呢~」

「葵菈打算,如果没有成为〈升降者〉,就白天出去工作」

「……为了养我?」

天赐一说,希娅便静静点头,嘟哝了句「吃白食的」。

然后葵菈装作哭的样子,嘤嘤嘤地说

「当初一时间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天赐现在已经顶天立地了,妈妈我太开心了……」

铅笔小说 23qb.net

<= 29目录+书签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