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多少队友命丧你手> 第一卷 魔塔挑战者之孽 终章 罪恶的魔塔

第一卷 魔塔挑战者之孽 终章 罪恶的魔塔

「啊…………」

眼睛睁开,苏醒过来。手朝天伸着,追寻着刚刚做的梦。

那梦见的是小时候平淡无奇的一幕。现在,他一切都清清楚楚地回忆起来。

天赐撞到那个〈升降者〉,被那人粗言相向,哭着跑回去得到了大家的安慰。后面才搞清楚那人似乎是〈先驱者〉之一,让童稚的心灵意识到,人格与才能完全无关这个道理。

不过后来据说那个〈先驱者〉好像很早之前就已经死了。

天赐接着又昏昏沉沉地回忆起『不久前』的情景,缓缓把手放在自己胸口。

「……啊……哈……哈哈哈……」

确实感觉得到。本不可能存在的东西,就在自己身体里。

是〈星光雪华〉的力量。就在刚刚『吃到』的——葵菈的……力量。

「……你坚持住了啊……葵菈。撑到了,我死……」

天赐嘟哝着坐了起来。时间是早晨,地点是自己房间的床上。不知什么原理,在〈塔〉内死掉,理外之力触发后就会直接跳到第二天,并回到自己的房间。

想来这方面的具体情况还从未研究过……天赐自言自语。

「行了……你可以进来了,希娅——」

他感觉到门外有人。都现在了,根本不用猜门外是谁。毕竟这里只剩下两个人了。

回应他的呼喊,门打开了。希娅低着头走了进来。

「…………你身体,没问题吧?」

「嗯,非常健康,没有受伤也没有疲劳,马上就能登〈塔〉」

「……天赐,那个」

「——你全记得对不对」

天赐直冲冲地说道,接着朝希娅瞪过去。希娅表现得非常害怕,完全不像平时的样子。本来个子就小的她看上去变得更小了。

「仔细一想就能发现了。你……一开始就不对劲」

「…………」

「逐一枚举就没完没了了。首先是艾尔,不认识他的人看到〈烧刻〉也绝对不会想到他是男的。但你说的却是三名男性,清清楚楚。那正好是我死后刚刚复活的那天,我当时如果像现在这样镇定,就能发觉你不对劲了吧」

「不是的……不是那样的,天赐。那是……我——」

「耶利哥,你肯定在的吧。滚出来」

【那是自冉。观察棋子就是这边的任⑤】

「希娅,这声音你听得见吗」

「…………」

希娅缓缓点头。这一刻,天赐忍不住笑了。

「……呵呵,原来是这样。很那啥吧,这家伙那狗屎一样的声音」

【哎I,先做个订症。她并不是这边的棋孜。所以说,她不是能听奸,是这边让她听煎。不过之前心血来潮,有时让她听见有时也不让她听见就是乐。好了,其他人的棋子小妹没,你心情怎样鸭?初次见面⑧?】

「喂,耶利哥,你回答我的问题。当时我问你为什么我没吃掉希娅,你对我的回答是『力量没有正常触发』。但这不合逻辑。没吃到也就算了,可希娅记得所有事情,这一点要怎么解释?」

再说,当初〈础〉之力触发的时间点上,希娅就应该已经消失了。

参照触发条件,阿布拉杰、贝特和艾尔消失是合理的,可是同一个队伍里唯独希娅安然无恙地留了下来,这就很奇怪了。天赐当初最先问耶利哥就是这个问题,虽然消除记忆的问题已经不存在了。

但希娅留有消失者的记忆却和葵菈的情况截然不同。

天赐现在对耶利哥再再次提问,结果耶利哥用乐得让人发火的口吻回避了。

【本人就在面钱,问本人就好腊】

「……他都这么说了。回答吧,希娅。你为什么……留有记忆」

「……拥有理外之力的人,基本不受其他人理外之力的影响。我……曾听〈俯瞰者〉这么讲过。所以,我……不会变成那样。你的力量一开始就准确无误地发动了,只不过我没受那个影响……所以我没被吃掉,记忆也没有失去。只是……这样而已」

希娅并不是普通的〈升降者〉。

她和天赐一样,从她所谓的〈俯瞰者〉那里得到了理外之力。

「原来你也是啊,那你和我的是同一种力量吗?」

「……应该,不是。至少我办不到的事情,你能办到」

「那你的力量是?」

「当我在〈塔〉内死掉时……我会回到当次探索出发前的早晨。只不过,我只能知道力量触发过,不能察觉当天探索中会发生什么,为什么死。真的只能知道,回到了过去」

【哎,超持久性很强疒。虽然只能知道自己那天死乐,让人害怕而咦,但她只要有那力量总有一天能够抵达终颠讷。因为可以无限重来辣】

耶利哥咯咯笑着,开心地分析希娅的力量。

看来耶利哥和希娅真的没有交集。天赐一只手捂住脸。他根本不愿知道自己现在是怎样的表情,也不愿让别人看到。

「……那你既然有那样的力量,不就能救葵菈了吗?不是我去,你自己去〈塔〉里死掉不就好了。那就能回到前一天早上吧?为什么……没那么做?」

「发动条件——不一样。我的力量,在自发性……自杀之类的时候不会发动。带着葵菈在〈塔〉里自杀,没有意义,只会我们一起死……。只要我想死,这个力量……就会背叛我」

「原来是这样,那太可惜了。那你——这些事之前为什么一直瞒着我?」

「我拥有理外之力的事……不能被其他任何人知道。一旦被知道,力量……〈回〉就消失了。这是另一个、触发条件。所以我……什么都没说」

【哎呀鸭轧,真是太浪费蜡。你刚刚一番解释让你失去了重要的能力哒!真是对不住辣~】

「所以心疼力量就一直没说吗。哎……也不怪你,毕竟你的跟我的不一样,挺方便的。耶利哥,不能把我的力量改成希娅的〈回〉吗?」

【不回答愚蠢的问踢~。明摆着蜡~】

「……是吗,真是个没用的家伙。算了,希娅肯定也有不少难言之隐,跟我差不多吧。所以我也不恨你,对这个耿耿于怀也无济于事」

「等等,天赐。听我从头讲……!」

「听了又怎样,葵菈能活过来吗?贝特他们能回来吗?」

「…………你这么说,太狡猾了……」

「我知道才说的,我就是这种人。啊,再重申一次,我真的不恨你。你有你的苦衷,你也在苦恼,但还是陪在我身旁,笨拙地安慰了我。这件事我真的很感激。……希娅,我喜欢你」

「…………天赐」

「——所以不许再靠近我」

「……欸……」

下了床整理行装的天赐这时突然撂下这句话,希娅听了明显动摇了。她就像死死依赖母亲的幼犬,面色铁青地向天赐伸出手。

「别碰我」

「……」

天赐看也不看挥开了她的手。

「够了,别这样了」

「我……不要。天赐,我向你道歉……以前的,一切,我都向你道歉……。我全告诉你,一五一十告诉你……所以,别那么说……和我在一起……」

「我都叫你别这样了!!」

「啊……」

他带上阿布拉杰的剑、贝特的双剑以及自己的腰包,立刻就能向〈塔〉出发探索。再和希娅说下去,他恐怕会控制不住自己,他必须逃离这里,找个地方冷却自己的头脑。

但是,希娅说的话最终还是点着了天赐最后的良心。

「我已经受不了了啊!!杰叔、贝特、艾尔、葵菈,都为了我活下去让我吃掉了啊!!这罪有多深,有多混账,你懂吗!?什么都不说就可以的你能懂吗!!」

「……我,不懂。但是,葵菈……不一样……!你那是救她——」

「哪里不一样了!!人都没了,还有什么不一样!!本来死的应该是我,活着的应该是他们,那才是真正的命运!!但时候已经死了的我,为什么现在和你在一起!?」

「那是——」

「……希娅,没骗你,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也一样喜欢葵菈,喜欢贝特,喜欢杰叔。所以,我不能接受你」

「我不明白。为什么……」

「如果,连你都死了……我把你都『吃掉』了,我该怎么办」

「……为天赐你死,我不后悔」

「啊啊——我就知道。我说的就是这个,就因为我和你都喜欢着彼此,就因为我们大伙都爱着彼此,所以才会去保护。就像你对艾尔做的!就像我对你们做的!就像葵菈对我做的!就因为我们珍爱着彼此,所以才会身体不由自主地动起来去保护!就是这件事啊!我已经忍受不了了啊……!!要是连你都为我死的话……!!一想到这里,我就怕的要死啊……!!」

正因为在身边,所以挺身而出。

天赐本想保护珍爱的人,结果却是夺走了他们。又或者他被保护,结果还是要被夺走。

不论保护还是被保护,到头来都注定会失去那个人。

铅笔小说 23qb.net

<= 29目录+书签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