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多少队友命丧你手> 第二卷 魔塔挑战者之痕 序章② 死亡的滋味

第二卷 魔塔挑战者之痕 序章② 死亡的滋味

「人家总觉得那三个男生最近在偷偷摸摸搞些什么!」

当我正要上床的时候,同卧室的葵菈对我这么说。

这所孤儿院里并没有要住独间的规矩。让我和葵菈住同一个房间估计是院长采取的措施,毕竟除了和她之外,我就算跟女生也几乎不说话。

先不谈这些。葵菈正在床上摆着腿。灰尘都被她抖起来了,真希望她快停下。我不动声色地把窗户稍稍打开。夜风好舒服。

「偷偷摸摸……秘密?」

「就是那种感觉!他们绝对有问题,但人家就是抓不住他们的小屁股!」

「是尾巴」

「咦,是吗?可是人没有尾巴,所以是屁股!」

葵菈将错就错。不过这说法也不是说不通。

葵菈说,三个男生——天赐、贝特、艾尔好像正在密谋什么,但葵菈问了他们也没讲,觉得自己被疏远了,结果就生气了。经她这么一说,他们三个人最近的确总在鬼鬼祟祟地商量什么。

「……想知道的话,怎么不试试去问艾尔?」

「问过了啦!但是那个艾尔君却说『什么都没有』,不肯告诉人家啦」

「封口了。被天赐和贝特」

「肯定是。但愿别做什么坏事……」

先不谈艾尔,贝特是个十足的坏小子。然后天赐近墨者黑,坏坏的本性也已初显锋芒。不过他们的所作所为都不外乎小孩子恶作剧,不失为可爱的表现。记得前不久他们还偷吃点心被骂过。

但就算这样,这次他们在相互商量。这一点本身就很反常。按照寻常的情况,首先应该是贝特毫无计划直接诉诸行动,然后天赐和艾尔再去帮忙。

「告状吗?向院长」

「那么做他们就太可怜了吧。而且他们说不定忙的是正经事」

葵菈显露她温柔的本性。她虽然遵守规矩和到的,但也绝不一边倒。她并不知道他们的计划内容,不会紧紧觉得可疑就去告状。

我也同意她的意见,目前暂且疑罪从无。

「所以,能不能让希娅你先去查查看?」

「嗯。实在不行,大不了把贝特和天赐绑起来」

「别、别太乱来喔……」

我对葵菈点点头,然后熄了灯。

头放到枕头上,我不经意地思考。我和葵菈所想的应该是同一件事吧。

总之就是——他们不要掖着藏着,我们也想加入。大概碍于男女之别吧,我们没能开诚布公地讲出来。明明我们五个人一起就好了,事到如今还不带我们就太见外了。

(……认认真真地,调查一番吧……)

睡意与决心就像酱汤一样相互交融。

我没有余力去思考明天要如何行动,没多久便睡过去了。

从结论来说,那三个人比我想象中更难缠。

看来他们是铁了心要暗中让那个计划成功,我明明知道他们有事瞒着,却完全掌握不到秘密的全貌。我气急败坏之下果决地冲进他们房间,但因为方法太过激,反倒我被院长训斥了一顿。我回屋之后还被葵菈训了一顿,只能放弃使用这种强硬手段了。

(睡不着)

调查开始已经过去了一周。我最近半夜里睡得很浅。看来有事让我耿耿于怀的时候我就容易睡不着觉。我的眼睛已经适应了深夜的黑暗,百无聊赖中甚至能数出天花板上的木眼纹。

「唔唔唔……天赐,那个……脏了……不能吃啦……」

我辗转反侧看向身旁的床铺,只见葵菈正在说梦话。我很好奇她在做着怎样的梦,但去想的话恐怕会更加睡不着觉。

葵菈最近快要放弃调查,转而开始默默守护他们了。我一个孤儿这么说可能不太对劲,葵菈她小小年纪便充满了母性。那是我所没有的气质。

(……想呼吸一下外面的空气)

我极力不发出动静,起身离开房间。我不想吵醒葵菈,而且熄灯后(上厕所不算)不能随便在孤儿院里乱转。

这么说来,想呼吸外面的空气是实打实地破坏规矩吧……不过这个时间,大伙应该也都睡着了。我原本就习惯于在自由时间溜出孤儿院,对违反规定其实没什么所谓……虽说和大家相处融洽之后,我就不再经常溜出去就是了。

「呼」

我没被任何人发现,出了孤儿院做了次深呼吸。

我漫不经心地向天空一望,大大的月亮绽放着皓洁的光辉。映着月光,夜色仿佛没那么黑了,有点蓝蓝的感觉。今夜是个蓝色的夜晚。

「……啊…………!」

「……?」

我感觉到后院那边传来像是小孩子说话的声音。

孤儿院的地界被围墙围着。那道围墙小孩子翻不过去,能防范可疑人士进入,同时也能阻止我们逃离,但我有办法越过它。

翻墙的路线之一就在后院,我好奇之下便冲向后院。

「喂,艾尔!树枝挂到衣服了!再不麻利点就麻烦啦!」

「哇哇哇!」

「别乱动,我帮你弄下来」

「天赐君……」

「快走」

「跟上!」

「什……!?」

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艾尔和天赐正在爬树翻越围墙,而且好像非常慌张。墙外面传来的喊声,毫无疑问是贝特的声音。艾尔背着行囊,在天赐的支撑下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逃离……!)

他们走的是我用过的路线。天赐明明应该还知道其他路线,为什么要选择这个路线——不对,那种事根本无所谓。

白天溜出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但现在是大半夜。〈塔下镇〉有些地方治安并不好。再说,大半夜哪儿有治安好的就怪了。一群小孩子到处乱转实在太危险了,真要出什么事可怎么办。

我思考起来。立刻追上去到底能不能赶上?不,赶不上。翻越围墙要花时间,何况我这身睡衣不利于运动。那么,喊大人起来立刻去阻止他们——这想法一冒出来我便摇了摇头。

大半夜逃离孤儿院,这种事要是被院长知道,可不是被骂两句那么简单。最糟糕搞不好会被赶出这里,那样绝对不行。没有他们三个的生活,我想都不敢去想。

果然只能我自己来想办法。我要更加努力地去想。

(换好衣服,全力追上去……!)

艾尔不知从哪儿搞到一个跟身材不合的大背包背在背上,里面似乎塞满了某些东西,势必动作快不起来。而且,天赐和贝特不可能抛下艾尔。这样来看,我应该还能追上,追上去之后马上劝他们回来。

(可是他们去了哪里……!?)

我立刻赶回房间,胡乱地脱下睡衣,换好衣服。

葵菈看上去睡得很沉,现在正发出静静的睡息。我很想找她帮忙,但最后作罢。人被叫醒没办法立刻行动起来,而且我也不想让她不必要地操心。她醒来之后,应该又是正常的一天的开始,所以我一个人行动就好。

接着,我赶往他们三个的房间。漫无目的地去追,我反倒可能会迷路。如果能弄清他们的目的地,我只用全力跑向那边就行了。

(……!这是,课本……!)

他们三个的房间跟我和葵菈的不一样,很脏。脏的应该主要是贝特和天赐,然后我在贝特的床上发现了一本课本。我拿起课本一看,那应该是养成所里所使用的,用来培养〈升降者〉的课本。那东西绝不会配发给孤儿院,想要就只能自己想办法。

贝特为什么会有那种东西?我现在没有余力去深究那种事。

(他们去的地方……难道是〈塔〉……!?)

尽管没有确切证据,但我敢肯定。天赐他们的目标是〈塔〉,他们这些时以来都在为此秘密制定计划。他们保密是肯定的。

自不用说,〈塔〉不是小孩子能进的地方。再说了,不获得〈升降者〉认证就连大人都不能进入。一旦被发现,对他们施以惩罚的人就不是院长了,而是〈管理协会〉。不,这些都先不提,那个地方本身就非常危险,足以致命的危险。

我不知道他们是出于冒险精神还是好奇心,总之那里绝不是脑子一热就能去的地方,他们三个应该也很清楚。而且,他们肯定知道我和葵菈绝对不会同意,所以才把我和葵菈排除在外。

啊,早知如此,我当初哪怕更加胡来一些也应该强行阻止他们这胡闹的计划。是我太没当事回。

我越想越觉得他们鲁莽,越来越生气。

我决定,一发现他们就照他们脸上狠狠揍上去,谁都别想跑。

先揍上一拳,他们肯定才肯好好听我说话。

我把课本往床上一摔,飞奔出去追他们三个。

——纵然在这蓝色的夜晚,那〈塔〉依旧黑漆漆地直贯苍穹。

仰望它的雄姿,我产生本能的恐惧。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不,现在想那种事也无济于事。

(他们……已经进去了吗……?)

不知道他们三个选择的是哪条线路,但在这个小镇的任何地方都能看到这座〈塔〉

铅笔小说 23qb.net

<= 29目录+书签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