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多少队友命丧你手> 第二卷 魔塔挑战者之痕 第三章 一去难复返

第二卷 魔塔挑战者之痕 第三章 一去难复返

「看看这个,是昨天发布的」

黑谷赶到公会之家,首先从外套内侧掏出一张纸。希娅还没回答,目光先落在递过来的那张纸上。

「……委托书?〈管理协会〉的」

『赶紧把全文读了』

白原的口气带着几分焦躁。除非自己所需要,黑谷原本从不接受委托,而他现在专程拿着委托书过来肯定表示上面记载了某些相应的东西。希娅急忙把委托书扫了一眼。

「『二阶层发生异变,已推断重要知情人的〈升降者〉身份,委托对其进行逮捕。异变详情与逮捕对象特征如下』」

异变——〈塔〉内部会不定期发生的,截然背离常态的异常事态。

上次一阶层发生过异变,〈塔〉的内部构造与出现的魔物发生了变化。另外异变的根源,就是顶替了一阶层看守的那个东西——荆棘魔人。希娅和黑谷在大伙通力合作之下将其击破,成功解决的异变……然后间接性地,失去了葵菈。

看来异变(〈管理协会〉定性)这次又在希娅所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委托书上记载着详细信息。

这次异变和上次不一样,好像明确会对〈升降者〉造成影响。但是,希娅看到贴在后面的〈烧刻〉后脸色大变。

「天赐……!?」

异变的重要知情人——换句话说,被当做很可能是导致异变的原因,天赐的相貌和姓名清清楚楚地登在上面。

委托书上所使用的画像,看上去就是天赐过去办理〈升降者〉证明证时拍摄的〈烧刻〉。画像中的他脸上洋溢着活力,与精神削磨后的现在所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但相貌应该没有多大变化。

另外,委托书上除了那些之外,还写了重要知情人的特征。

数不清的装备——双剑、〈镖〉包、大剑、构术杖等。一个人却携带多种武器正是天赐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希娅本来还怀疑是不是哪里写错了,但既然都写得这么具体了,基本不能抱有幻想。

「『抓捕目标者可获得悬赏,另外不问抓捕者身份出处,不论目标生死』」

「说是委托书,其实是通缉令」

『所谓的寻人启示呐』

「怎么会……为什么……」

「不清楚。〈管理协会〉经常发布抓捕个人的委托吗?」

「……有时会有……。但只有……证据确凿的罪犯,而且和〈塔〉有关。以这种形式,煽动其他〈升降者〉,从来没见过……」

『至少据咱们所知,天赐小哥不是罪犯的啦』

「就是不知道他离开我们之后都干了什么」

黑谷说得略有讽刺,但也没错。天赐现在除了登〈塔〉之外还在做什么,就连希娅也完全不知道。

〈管理协会〉可以说就是本质上统治〈塔下镇〉的组织,所制定的规则对希娅他们〈升降者〉拥有一定的保障和约束效力。天赐从被那个〈管理协会〉明确盯上的那一刻起便成为了公认的猎物。

〈升降者〉大多为个人目的而行动,就跟希娅和黑谷一样。因此,当下只要逮捕天赐,不论生死都能获得赏金,也就意味着——

「天赐有危险……!必须设法帮他……!」

「你冷静,着急没有任何作用。我们先一步一步整理好状况」

『首先要数疑似最近才频发的〈升降者〉连续怪死事件呢。咱们见过两次,姑娘遇见过一次,每次都是两名〈升降者〉相互争执导致双方同时死亡的事件。不过咱们已经得出结论了,不存在凶手』

「但不可能无缘无故〈升降者〉就以同样的形式接二连三死掉。〈管理协会〉自行调查得出的结论是,这个情况和二阶层的异变有关,受害者受雾影响而发疯,双方相互争执导致同归于尽。然后断定,引起这个问题的人就是天赐。也就是说,受害者全都是在二阶层进行探索的〈升降者〉」

「那又是……为什么?」

「常识上来想,那家伙没有那样的能力。如果有,那就是你说过的那个超乎常理的力量……理外之力了。你认为那个力量可以引发异变吗?」

「……恐怕,不可能。没听说过,那样的力量」

理外之力虽是超常力量,但并非无所不能。能做到的事情与不能做到的事情早在事先便作了明确限定。过去讲希娅当做棋子的法洛斯曾经这样讲过,而以他的作风不会对那些情况有所隐瞒。因此,不应该认为异变与理外之力有关。

听到这话,黑谷短短嘀咕了声「就知道」,接着说道

「总的来说,这个委托书上疑点不少,看上去不是根据事实关系给他加上嫌疑,反而像是想要给他加上嫌疑而强行安排缘由」

『再说了,要是异变什么的真的是人能引发的东西,以前应该也发生过类似事件才对。咱觉得,就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发生的,所以才叫做异变的啦』

「……嗯。天赐绝对不是凶手」

再说,委托书上根本没写天赐为什么和异变有关这部分,只写了『断定』有关。相当牵强。

「不过,他也不见得完全无关。他可能知道些什么。包括这些情况在内,我接下来想做的事有两件。第一,和那家伙接触。第二——」

黑谷稍稍停顿后,盯着希娅的眼睛接着讲了出来。他在表达真心实意时往往会是这个动作,应该是他特有的习惯。这也是话不多的黑谷所采用的,用来表示诚挚的习惯。

「——解决异变。就和上次一样」

「解决,异变……!?」

「理由刚才已经说过了。这次和上次一样,二阶层已经限制探索。只要异变不解决,我就无法自由行动。异变碍我事了,所以我想赶紧把它解决掉」

『而且,天赐小哥被盯上的根本理由,就是被怀疑是异变的原因啦。所以说,只要异变消失,他就不用再被追捕的啦』

「可是——」

「我说过,第二个目标也是为了我个人目的,所以我想由我来完成,你不必勉强陪我来。你发现天赐之后立刻和他一起躲起来,等我把异变解决」

以方案来说,黑谷讲的直截了当。他想继续向上,只要是阻碍就要立刻排除。但是,解决异变往往伴随着巨大的风险,希娅和他通过上次的事情都已经痛彻地体会到这个道理。保护天赐这件事对希娅来说格外紧迫,但没有必要解决异变。黑谷正是理解到这一点,所以才提出了这样的方案。

「…………你觉得,我会老实答应吗?」

「谁知道呢。你好歹是把天赐放在心里第一位」

「我,不否定。但是……黑谷,你是我的同伴。我,不会让你一个人」

所以,希娅这番话也是她的最大诚意。

她理解对方的温柔,即便如此依旧无法选择置之不理。

「……。恐怕这次同样有生命危险,你要退出就赶紧,我不怪你」

『不管怎样,首要任务都是先找到天赐小哥。之前咱们一起行动,后面要怎么做,希娅姑娘你到时候再想吧』

「嗯。异变的原因是什么,必须调查。如果这次也是,守卫发生异变的类型——」

「情报不足,就连这些都不知道……话说,那个女人怎么了?」

行动方针既已确定。首先收集情报,同时还要赶在所有人前头发现天赐。有了明确的目标,精神也稳定了几分。

面对黑谷的发问,希娅的眉梢稍稍垂下。他说的那个女人应该是指帕洛玛。

「……不舒服。最近状态,不怎么好。直到探索前,一直死水」

『现在都还在房里睡觉吗?真够悠闲呐』

「我很想说索性把她抛下——但毕竟不能那么做。你赶紧去把那女人喊过来,没工夫浪费太多时间」

「明白」

帕洛玛这几天身体状况一直都不好。尽管探索当中依旧活力四射,展现出源源不尽的体力以及不被魔物盯上的特性,但探索一结束就马上回到房间倒头就睡,然后休息到出发探索的前一刻。虽然本人声称「我没事的~~」,但希娅还是非常担心。最近必须找机会让医生给她看看,说不定她得了什么病。

希娅按照吩咐动身去帕洛玛的房间,把帕洛玛叫醒。

——就在这个时候。

「喔,找到了找到了,那个就是〈同温圈〉的女的吗」

「俺们好像捷足先登了呢」

大门口突然响起爆炸般的声音,只见几个男人涌进了公会之家。那声音恐怕是他们强行踹门发出的。这个地方并不是谁来都欢迎,至少并不欢迎陌生的闹事之徒。希娅对这突发状况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什么人……!?来干什么……?」

「你叫希娅是吧,就是委托书上那男的唯一的熟人对吧?」

「乖乖听话,否则别怪俺们动粗」

「……。你和老鼠进房间,我先收拾这里」

黑谷把肩上的白原扔到希娅头上,一副嫌麻烦的样子把脖子弄响。虽然对这些家伙既不认识长相也叫不出名字,但看样子并不是〈爬子〉。

「底层的〈升降者〉吗。赶紧消失的话,让你们受个

铅笔小说 23qb.net

<= 29目录+书签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