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多少队友命丧你手> 第二卷 魔塔挑战者之痕 终章 给你的微热

第二卷 魔塔挑战者之痕 终章 给你的微热

就从结论来说吧。一行人回到镇上后,逮捕天赐的委托书已经被撤销,同时异变被解决的消息也流传开。只不过,解决异变的人是〈艾克塞斯〉的赦夫。由此可见,他恐怕早有参与。

这或许是砍人魔心满意足之后给出的谢礼,但其真实意图不明。

——希娅静静地离开只有自己一个人住的公会之家。

她想过搬去自己喜欢的,又小又黑的地方,但还是觉应该把这个让人能够回来的地方一直保留下去。这既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他。

来到大街上,今天的〈塔下镇〉同样热闹非凡。〈升降者〉们怀着各种各样的目标登〈塔〉挑战。再过一个星期,围绕着某位〈升降者〉的骚动,以及许多人因异变而怪死的事情就会淡出人们的焦点吧。

今天不去探索。因此,希娅信马由缰地去那家店瞧了瞧。

——歇业——

店门口贴着这样一张纸。

这里是〈月虹商会〉旗下女商人闽菊的店铺。希娅一行似乎是这里最后的顾客,购买了〈探探石〉之后这里就关门了。店内一片狼藉,不知道究竟发生过什么,但店长闽菊不知所踪,店铺因此关门。

「来啦,欢迎。哎,不过本店还没开业呢」

「你好,闽菊小姐。听说你今天开业,所以过来买东西了」

但是,希娅知道闽菊后来的情况。闽菊被砍人魔赦夫袭击之后,重伤之下死里逃生,后来在城镇中〈月虹商会〉的总部养伤,享受了久违的休假。

闽菊突然从店里冒出来,撕掉贴在门口的纸。

「来了,等一下。被那个莽夫弄得一塌糊涂之后就放着没管了。要打扫要打扫!」

「我想买花,有吗?」

「当然有喔~。希娅,你是熟客。小女子今天重新开业,作为纪念就免费赠送吧」

「总觉得很可怕,白送就不必了。我用帮忙打扫来交换……这样行吗?」

「好主意,算得真明白。免费赠送可比斩人魔还可怕喔❤」

这大概是自嘲。闽菊哈哈一笑,把希娅请进店里。

「啊,还有件事。我拜托的东西,怎么样了?」

「好说好说。想起来了,今天早上送到的,和花一起交给你吧」

「嗯,谢谢」

今天需要的也就这些了吧。

闽菊环望店内,只觉得这是这烂摊子得累掉一层皮。

*

〈塔下镇〉的外面有一块墓地。镇上的死者基本会被安葬在这儿。

或者没有任何东西安葬,也会在这里悼念。

「……」

那里的墓不属于任何人,同时也是所有人的墓。

希娅把闽菊给的花轻轻放在墓前,闭上眼睛祈祷。

每日都有许多〈升降者〉诞生,又有许多〈升降者〉死去。人们没法去逐一悼念所有人,不知不觉间就冒出了这样的墓。人们称之为公墓。

希娅祈祷的对象,是公会〈霰〉的人们,以及那个『帕洛玛』。

正因为这里可以是任何人的墓,所以并不安置特定的什么人。但相反,谁都可以住进去。另外,要在心里为谁祈祷,本来就没人管得着。

所以,希娅决定在这里为本不该献上祈祷的对象祈祷,悼念。

「说起来——」

周围空无一人。因此,希娅故意发出了声音。

「——她说我做的菜是,死的味道」

这个意见不能不当回事,但——

「气死我了」

——把真心话讲出来又是另一回事了吧。

总觉得刻意把这种话讲出来有些古怪,希娅自顾自地笑起来。

然后她转过身去,留下一句「我会再来的」便迈出脚步。

*

叩叩,敲了两下门。但是停在门前的那一刻,里面就传来了一声「进来吧」,所以敲门也只是出于礼节。为什么知道有人过来了?有点可怕。

希娅慢慢地把门打开。

「你好,身体怎么样?」

「还不赖。你才是,还没适应就别太乱来了」

『欢迎啦,姑娘。先去那边坐下吧』

希娅接着到访的地方,是黑谷和白原住的旅店。希娅曾提议让他们搬来自己的公会之家,但这里的老板娘似乎对黑谷非常中意,不肯结账放人。

总而言之——自那一天起,黑谷昏睡了很长一段时间。

天赐的力量保住了他的性命,被斩下的手臂和腿也算是再生了。

希娅还担心他会就此长睡不醒,但昨天接到了他醒来的通知。他脸色也没那么糟糕,身体状况似乎没有问题。

只不过……黑谷不能下床。

「那个…………黑谷。事情,我听白原说了」

「是吗。反正就是这么回事了」

准确来说是下不了床。

被斩断的右臂还有左腿只是看上去好像建在,实际情况却不是那么回事。再生部位不随——或者说,不受黑谷控制。

只是日常生活的话应该勉强还行,但别说是去战斗了,甚至根本没法去参加探索。就连周边的小孩子都比现在的黑谷灵活。

——也就是说,黑谷已无法作为〈升降者〉东山再起。

希娅久违地看到醒来的他,本来应该开心才对,然而却无法由衷地感到欢喜,很大程度上正是这个原因。尽管黑谷嘴上一副无所谓的口吻,但不清楚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昨天也说了,这不怪姑娘你。当然,也不能怪天赐小哥。不用摆出那么阴沉的表情啦。大哥现在还活着,这对咱们来说就已经足够了。咱个鼠调查过,半吊子的治愈本领应该不可能把快死的人拉回来,何况天赐小哥原本就不是专攻治愈的啦』

「本来的使用者是那个叫葵菈的女人。但是,我现在却还活着,这就表示那家伙已经创造了不小的奇迹。归根究底,如果我更强一些的话,也不至于败在那个修罗手下。最该可耻的是我的实力,你不用过意不去」

「……但是」

「另外,我和你本来就是阴暗的人。再这样下去,好好的天气都要乌云密布了」

黑谷不是会开这种玩笑的性格。

他这是在逞强。

希娅痛彻地了解到这一点,但选择强颜欢笑。

「——边哭边笑,厉害啊。你真是个能哭的女人」

但希娅做不到。她表情应该是在笑,眼泪却流了出来。

事已至此,希娅只能把内心的情感吐露出来。

「因为,黑谷你明明还有想救的人。可是……这样下去」

「……。你对活下去是怎么看的」

「咦……?」

这个问题与『帕洛玛』临终时问的问题有些相似。

因此希娅就和那时候一样,没能立刻给出回答。

「我认为,就是继续背负下去。我们在相遇与离别中,年岁慢慢变大。直至腐朽死亡,我们会背负着背负各种东西活下去。路途中要背上什么,扔掉什么,全凭自己决定。用不着别人来说,自己就会不断地做出选择。这么一想,恐怕那家伙——天赐不忍心抛弃任何东西,把所有一切都扛在了肩上。人的背脊怎么可能把山扛起来?照这样下去,那家伙总有一天肯定会被压垮」

「…………」

黑谷所说的背负这个词中,应该囊括各种各样的含义。命运、奇缘、爱、恨、后悔……不胜枚举。

「但是,总有人不肯放弃任何一件东西。对于那种人,你觉得到底该怎么做?」

黑谷又问希娅,口吻非常温柔。

希娅这次立刻答了出来。她明确地、坚定地说道

「一起去背负」

「没错。你很优秀」

「……没那种事」

「师傅夸你,你就该老实接受。然后——正因为你是我的徒弟,也是我的同伴,所以我有件事想厚着脸皮拜托你」

黑谷直勾勾地盯着希娅的眼睛。这是他的习惯。

「——我的意志,你也背负起来吧。只要你还继续向前进」

希娅泪水又流了出来。但她这次不想嚎啕大哭。她冲到黑谷身边,用双手包裹住他能动的左手和不能动的右手。

「我背负。治好白户小姐病的药,我一定会找到。所以……」

「有你这句话,我就心满意足了」

黑谷露出微笑,用左手摸了摸希娅的脑袋。那一定是他只在心爱之人面前露出的表情吧。希娅看到这一幕,心中萌生负罪感。

但与此同时,这也给了希娅决心……继续前进的决心。

「话是这么说,但我并没有放弃。天无绝人之路,这些不会动的木偶肯定能有用武之地。我只是让你先走一步,我迟早还会追上去。到时候,你能把背负的东西还给我吗?」

「……不,我不还。之后还要,一起背负」

「——原来是这样啊。哎,病刚好转就聊天,我有点累了。对不住,我想躺下了」

黑谷把手从希娅脑袋上挪开,把脑袋靠在枕头上。希娅觉得自己继续留在这里恐怕只会给黑

铅笔小说 23qb.net

<= 29目录+书签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