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引子

网译版 转自 b站(https://www.bilibili.com/read/readlist/rl334209

翻译:Ryuu 阿卡林千万

黄昏时分,白狐森林中蓦地吹起一阵暖风。

葱葱郁郁的栎树和楢树随风摆动着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嘲笑着一个静坐在大树上的武士。

——再过不久,主人就要来了——

——这个武士的命就要到头了——

武士闭着双眼,仿佛凝固般静静坐在那里,他对树木之间的窃语毫不理睬。

在这座丘陵地带,有一片森林。山脚下居住的村民称之为“白狐森林”。

武士对于这个名字的由来无从知晓。

武士对于这个名字的由来也无意知晓。

——主人怎么还没有过来呀——

——要是能吸收这个武士的腐肉,再到秋天,我们的叶子一定会绽放出更为绚烂的朱红色——

树木又开始躁动不安。

呵,武士的嘴角漏出了一抹笑容。

因为他也如这森林中生长的树木一样,在等候着这片森林的主人,一个恶

鬼的现身。

突然之间。

风声骤停,树木也都安静了下来。

仿佛所有的事物都在瞬间被抹去了声形,白狐森林被寂静所笼罩。

眨眼之间,武士似乎有所察觉,他立即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大树

上闪身落地。

啪呲。

伴随着一声闷响,武士先前坐在上面的大树已被剜去了一块。

幸亏武士眼疾身快,否则他现在怕是早已被剜成一滩肉泥,再也不成人形了。

武士拔出了佩刀。

“恶鬼,现身吧。”

武士缓缓地说道。

“呵呵呵。”

不知从何处传来的笑声,在森林里幽暗地回荡。

“哈哈哈哈,看来你对自己的功夫很是自负啊。”

声音的主人终于出现在武士面前。

他身材苗条,五官端正,及肩的白发似乎能透过光。

乍眼看去,任谁也不会把这个美少年与食人过活的鬼怪联想起来吧。

但是武士却并未被他的外表所惑。他看到的,是恶鬼空洞的眼神中所隐藏的可怖气息。

武士变得十分紧张。

“这鬼怪,怕是很难对付。”

武士一生已与无数的鬼怪交锋过。

每一次战斗的经验,磨练了他异于常人的直觉。直觉告诉武士,这次的对手需慎之又慎。

一滴汗水从武士眉间划过。

问道白狐森林的主人似乎看穿了武士的紧张,脸上露出狂妄的笑容,并对武士

“武士,我且问你,你为何要斩杀我?”

“因为你以人为食,伤天害理。”

听到武士的回答,恶鬼笑得更加肆无忌惮。

“可笑。既如此说来,你们人类自己又如何?”

“……”

“人类终日杀伐征战,灭绝伦理,罪恶滔天。你们屠戮的生灵,你们犯下的罪行,比我鬼族又何尝少了一分?”

说完,恶鬼看着武士,仿佛武士有多么地可怜。

“我鬼族确为吃而伤人。只因如不吃人,我等自身性命不保。可人类呢?你们只会不断重复毫无意义的杀伐。在我看来,你们才是这世上一等一的可怜虫。”

武士听完恶鬼的一番高谈,反而从紧张之中解脱了出来。

『鬼怪多健谈。』

他们善于将自己说得义薄云天,趁对手疑惑仿徨之时,以攻心为上。

眼前的恶鬼,也不过是一样的鬼怪而已。他与武士浪迹天涯的生平里斩杀的绝大多数鬼怪并没有多少不同。

武士微笑着,对面前的恶鬼说道。

“你的高谈阔论,在下听完了。然在下斩杀鬼怪之缘由,与你所讲并无任何瓜葛。”

听到这句答复,恶鬼的似乎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此话怎讲?”

武士嘴角微微一笑,答道。

“在下斩杀鬼怪,乃是出于宿命所定。”

“宿命?”

“不错。你生而为恶鬼是宿命,世人终日沉醉于杀伐亦是宿命。”

“既如此,那你的宿命,可是要斩杀鬼怪么?”

恶鬼那美丽的容颜上逐渐显露出憎恶的表情。

“你,你可是那……那锦田小十郎景龙?”

恶鬼白玉般的手指上,伸出了钢铁般坚硬的利爪。

武士微微颔首,回答道。

“正是在下。”

“混账东西!我有多少同伴都惨死在你的手中。这片森林今天就是你的坟墓!”

“在下浪迹天涯,无家无亲,不需要立坟刻碑。”

“少给我贫嘴!”

恶鬼高声嘶叫的同时,以常人无法看到的速度冲向了景龙。

而景龙自然对恶鬼的招式套路如数家珍。

景龙的刀发出了凌厉的声音。

一瞬间,森林中狂风大作。

树木发出哗啦啦的声响,摇摆不定。

只听得一声凄惨的喊叫,响彻了整片森林后,蓦然消失。

恶鬼的四肢已经离开了他的躯体,块状的肉体被切割地惨不忍睹。

“景……龙……”

恶鬼弥留之际勉强地喊着仇敌的名字。

最后,他脸上似乎还带着一抹笑意。

“我在……地狱里……等着你。”

说完,恶鬼便气绝身亡。

说来,这恶鬼也是自取灭亡。如果他不与景龙交谈过多,直取景龙首级,或许景龙现在早已碎尸万段,成为他的腹中之食,何来拔刀杀鬼的运气?

景龙将刀回鞘后,长舒了一口气。

——他还能走得动么?——

景龙抬脚欲往前走。可突然之间,视线变得模糊。

景龙顿时倒地不起。

他的衣服也眼见着被血红色一点点吞没。

原来在景龙的胸口,深深地扎着一根如细丝般长长的指甲。那是恶鬼留下的杰作。

——两败俱伤,果不其然哪!——

树木的叶子再次发出声响,那是它们欢快的表现。

景龙的意识越来越飘渺,他感受到死亡正在向他走来。

原来这就是死的感觉。

正在这时,树木的声响忽地停下。

景龙眼前看到了一个身影。

“是个人吗?还是……”

景龙恍恍惚惚中,看到的是一袭长长的黑发,雪白的肌肤,还有一张孤苦的脸。

是个女人?

女人慢慢走向景龙。

可景龙已经无法动弹。

她用手探向景龙的脸颊。

景龙感觉到女人手上冰凉的气息。

他也闻到了一股甜丝丝的女人香气。

女人对着景龙,说了些什么。

然而景龙没有听到女人的话。

他已经没有意识了。

铅笔小说 23qb.net

返回目录 29目录+书签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