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迪迦奥特曼 白狐森林> 第一卷 第一章 某人(现代)

第一卷 第一章 某人(现代)

1

无风而树动。

夜半时分,野野宫哲次和须川美由纪两人步伐沉重,在森林里徘徊。

“这里差不多可以吧?”

美由纪说完,野野宫稍作思索便摇了摇头。

看到野野宫的反应,美由纪有些不耐烦,但也只能继续往前走。

他们进入森林里后,已经走了差不多十五分钟。疲倦感已经向野野宫袭来。学生时代,野野宫是柔道部的成员,还曾经参加过国民体育大会。然而好汉不提当年勇,野野宫现在早已毕业十多年,现在的他可谓小腹便便,对裤子的尺寸也越来越介意。他愈发觉得背上的“包袱”沉重无比。

精神层面也不例外……

他背上的包袱,在半天之前还是他的妻子。

把她勒死的,正是野野宫本人。

“啊,我看这里挺好的。”

前面又传来美由纪的声音。

野野宫仍旧无法理解。

不论怎么说,他们都杀了一个人,他当时十分……不,应该说无比激动。

然而,虽然勒死人的惨案就发生在自己眼前,但比野野宫年轻一轮还多的小情人却丝毫不为之所动。

“还得找地方埋掉她呀。”

她语气平淡,似乎这并没什么大不了的。

杀人这件事自然是两人同谋,但野野宫实在没想到美由纪能如此淡定。这让他不得不对女人那深不可测的恐怖程度心生叹服。

野野宫拖着沉重的步伐,来到美由纪所说的地方一看,这里确实挺适合的。

这里是一块不可思议的空间。

在这块凹陷地,生长着一圈树。这些树在凹陷地围出了一个巨大的圆形。

看起来就像古罗马的斗兽场一样。

“哎,那你再看看这里,这里总该行了吧?”

野野宫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下周围。

可以断定这个地方绝非人为造就的空间,另外应该也不是公园或者休息处。

突然之间,无风而树动。

野野宫感觉到背后一阵凉意。

“哎呀,你能不能快点呀!

美由纪不断催促,野野宫终于下定决心,把装着尸体的袋子放了下来。

野野宫接过美由纪递过来的铲子,动起手来。

森林的土壤又硬又重。

美由纪说的没错,再不快点天就该亮了。

野野宫已经没时间再思考,只能一心一意开始挖起来。

森林里的树木俯视着,树木又时不时地发出一些声响,似乎特别高兴。

2

“哐啷”一声,一颗小石头磕到了窗户上。

“春菜,该走啦。”

福留梦子看到窗外的古贺健太郎后,催着春菜赶紧出发。

“嗯……”

嘴上虽然如此应承着,但松下春菜并不想在大半夜出门参加这次探索。

事情还要从今天早饭时,梦子和健太郎的那次争论说起。

健太郎认为在“白狐森林”有鬼怪出没。但是梦子对这种观点嗤之以鼻,两人的分歧由此开始。

在森木学园,梦子属于老大姐号的人物。而健太郎比她小一岁,是五年级的学生。在学校里她就经常在大家面前嘲笑健太郎。

争论那天,老师们也都在场,最后是健太郎退让了一步。但后来,健太郎还是又找到了梦子,跟她说:

“你不信的话,敢不敢今晚三点一起去、白狐森林、的舞台上走一趟试试?”

据传说,每到半夜丑时三点左右,在“白狐森林”里会有死人的鬼魂游荡。传说在古代,有一只恶鬼住在“白狐森林”,靠掳抢村民吃人为生。这恶鬼被一位路过村子的武士制伏。但恶鬼被制伏之后,被恶鬼吃掉的人的魂魄仍旧无法得偿所报,每天晚上都围着森林中心的一块圆形的低洼地徘徊游荡。当地的人都管这块圆形低洼地叫做舞台。

对于健太郎这个提议,梦子最初也觉得麻烦,不予理睬。但健太郎这次并未退让。

“只会说大话,其实你还是害怕吧!”

这句话说完,梦子自然也不愿服输,她当即就同意这次冒险。但只有他们两个人参加恐怕缺乏公正,需要有另一个当事人之外的人当证人。最后被选为证人的就是春菜。原因很简单,因为春菜和梦子是同住一个宿舍的室友。

春菜也和梦子一样,觉得死者鬼魂半夜在森林游荡的说法只是迷信。

但是“白狐森林”在白天都显得昏暗,有一股阴森的气息。偏偏选在半夜的时候,特地去这样的森林,春菜内心也存在些许的抵触。

“梦梦,我觉得咱们还是别去了吧?”

听到春菜的话,梦子的表情变得严厉起来。

“都到现在了你怎么这么说呢!”

“可后天是特殊的日子呀!如果出了问题,老师不让我们参加的话怎么办呢?”

春菜一说,梦子才算明白过来。

后天有两名GUTS队员要到森木学园慰问学生,梦子和春菜对这一天早就翘首以盼。

梦子的父亲原本在地球和平联合组织TPC的生物工程队工作。

有一天,父亲的遗骨突然被送到了家里。

梦子的父亲总是忙于研究工作,很少在家里露面。也正因为如此,梦子实际上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父亲的死亡。

出殡的那一天,梦子的母亲哭成了泪人。

参加葬礼的人也都在抽泣。

但是梦子却没有流泪。

办完葬礼后,梦子被告知父亲是在调查南极发现的宇宙生物时,氧气中毒致死的。这个宇宙生物最后成为怪兽,被GUTS和迪迦奥特曼所制伏。

到此时,梦子仍旧没有情绪的波动。

后来,发生的另一件事情让梦子终于清醒地意识到了父亲已经死了。

——那就是母亲的自杀。

福留梦子。

经常有人跟她开玩笑,说这个名字有福气也有梦想。

但现在,她的父母却双双离她而去,只给她留下了这个带有些讽刺的名字。

在开往森木学园的公交车上,梦子的眼泪终于潸然而下。

她并不知道自己在为什么哭泣,但似乎身边的一切又都浸润着悲伤的气氛。

到了森木学园之后,梦子结识了春菜。

春菜面容姣好,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姑娘。她的父母也是被怪兽害死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两人的关系也越来越融洽。她们约定长大后,要一起当

GUTS队员。

“是怪兽害得我们失去亲人,我们要亲手向怪兽复仇。”

她们平时可以从报纸和新闻里看到或听到GUTS队员的报道,但是她们俩谁也不知道GUTS队员平日的生活是什么样的,要怎么学习才能加入GUTS成为队员。

巧的是,GUTS正好有两名队员确定要来森木学园慰问。

梦子和春菜都激动地跳了起来。

她们有太多想要问的、想知道的。她们反复思考,早早地就定下了见到队员后要问什么。

哐啷。

又有一颗小石子打到了窗户上。

“不会有事的。”

梦子对春菜说。

“老师们平时就知道我们有多么期待参加这次活动,就算出了事老师们生气了,也不会不让我们跟队员见面的。”

梦子的解释,似乎并没有说服春菜,她仍旧一副半信半疑的表情。

梦子一着急,语气也变得严厉起来。

“呵呵,看来你就是个胆小鬼!”

“嗯?”

“像你这样胆小的人,以后是肯定不可能当上GUTS队员的。”

“我、我才不是胆小鬼。”

“不怕的话,就别啰嗦了,我们快走吧!”

“……”

“哼,你就是胆小。算了,我自己一个人去。”

梦子说完就从窗户翻身跳到了阳台上。

放下逃生用的绳梯后,梦子看到健太郎在下面只动嘴不发声音说了句“真慢”催促她。

梦子抓住了绳梯准备下楼。

“梦梦。”

不知何时,春菜也跟着梦子一起上到了阳台。

梦子看着春菜笑了笑。

看到梦子的笑脸,春菜点了点头,把手伸向了绳梯。

“让我先下去吧。”

“你们俩真墨迹。”

健太郎一边看着手表一边嘟囔着说。

手表上的指针指向凌晨两点四十三分。

考虑到路上要花的时间,现在出发也许只能勉强赶上在三点到白狐森林。

“你还是个男人呢,怎么这么啰啰嗦嗦的?”

“哈,你这话算性骚扰哦!”

“瞎说,性骚扰是男人对女人做的事情。”

“不懂了吧?Sexual在英语里是性别的意思,不指男的也不指女的。”

“就你鬼理多!”

“是你没文化才对!”

健太郎和梦子只要一见面,一定会像这样吵起来。

铅笔小说 23qb.net

<= 29目录+书签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