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北宋大法官> 第四章 告状专业户

第四章 告状专业户

韦阿二见张斐一副书生打扮,眉清目秀,面容和善,看上去真的没有恶意,关键他们兄弟两也没有什么可图的,于是稍稍放下戒心,请张斐去到屋里坐下。

那韦阿大似乎没有缓过来,也可能是有些怕生,并没有随着进屋,而是坐在院子里面,但眼神时不时就往屋里瞟去。

“十亩田地?”

张斐疑惑道:“你说他们家只需要你家的十亩田地,便愿意将阿云许配给你大哥?”

韦阿二点头道:“是的。”

张斐皱眉道:“我听闻阿云可是附近有名的美女,如果只要十亩田地的话,我相信附近很多人都会愿意,甚至愿意拿出更多的田地。”

韦阿二道:“张三哥,你有所不知,俺家的那十亩田地,刚好将他们家的田地隔成两半,而且还占着水渠源头,如果他们家能够得到俺家这十亩田地,便能新开一条水渠,可灌溉他们家所有的田地。

所以他们家很早就想花钱买下俺家的这十亩田地,不过那十亩田可是俺家祖传下来的,俺们兄弟一直都没有答应,直到直到他们家提出这门婚事,俺们才答应下来,可是哪里想得到,竟引得这场大祸。”

“原来如此。”

张斐若有所思,又问道:“他们家就没有说些别的吗?比如说,阿云是否愿意嫁给你大哥。”

韦阿二想了想,道:“这倒是没说,婚姻大事,不都是要遵从父母之命么,阿云父母皆已经去世,这叔父为大,他说的话,当然能够作数。”

张斐皱了下眉头,道:“那他们有没有形容过阿云的为人,以及对于这场婚事的看法?”

韦阿二又想了想,道:“他族叔方大田倒是说了他们家阿云生得俊俏,温柔贤淑,心地善良,至于阿云对这场婚事的看法,真是没说。”

张斐听得眼中一亮,道:“当真?他族叔真的说过这些话。”

韦阿二直点头道:“他们的确说过这些话,其实就算不说,俺们也是知晓的,不然的话,俺们兄弟也是不可能答应的。”

张斐笑问道:“现在你还这么认为吗?”

韦阿二当即摇头。

都已经持凶杀人了,哪来得心地善良。

“这就对了!”

张斐笑着点点头。

韦阿二见张斐光问一些这无关紧要的问题,于是好奇道:“你问这些作甚,还有,你打算怎么帮我们?”

张斐微微张嘴,突然道:“你能不能先将你大哥叫进来,有件事我得确认一下。”

“行!”

韦阿二好不容易才将韦阿大叫入屋中。

张斐打量了下韦阿大道:“你的伤似乎都好了?”

韦阿二道:“俺哥命大,除手指外,其余的都是轻伤。”

张斐道:“是吗?能不能让我瞧瞧。”

“啊?”

韦阿大紧紧捂住衣服。

张斐笑道:“大家都是男人,你怕什么。”

韦阿二道:“哥,你就脱了衣服让张三哥瞧瞧。”

那韦阿大扭捏了一番,缓缓脱下衣服来,脸红的跟猴子屁股似得。

张斐一阵头疼,搞得什么似得。

一番检查过后,张斐先是让韦阿大穿上衣服,旋即又道:“你们能不能带我去看看那十亩田地。”

.

韦阿二领着张斐出得村庄,沿着小路往西边行去,而那韦阿大只是默默的跟着他们后面,一直低着头,仿佛羞于见人一般。

张斐瞧在眼里,神色有些动容,暗道,其实他们两个皆是苦命人啊!

行得半响,张斐跟着韦阿二来到一个小山丘上。

韦阿二指着远处的田野道:“你看,那里便是俺家的田地,两边的就都是他们方家村的田地。”

张斐顺着他的手指瞧去,从来没有耕地的他,一眼也看明白了,两边的田地,全凭中间那条蜿蜒的小河灌溉,可巧的是,这条小河是刚刚从韦家田地穿过,完美的避开了方家的两块田地。

如果方家得到这韦家的田地,不但可以将他们家两块田地连成一片,而且还可以直接从中间开一条水渠,惠及他们家所有的田地。

张斐突然问道:“他们家有多少亩田地?”

韦阿二道:“你是问他们方家,还是问那恶婆娘家。”

张斐愣了下,道:“阿云家也有田地吗?”

韦阿二立刻道:“他们家如今还有差不多二十亩田地。”

说着,又指着更远处,“你瞧,那棵柳树后面的田地就都是那恶婆娘家的。”

张斐眺目远望,过得一会儿,道:“我听闻阿云的父母皆已经去世,如果她嫁到你们家,那她的田地怎么办?”

韦阿二道:“那自然是归他们方家,他们可不会好心将那二十亩田地当做嫁妆送给俺们家。”

原来是一石二鸟之计。张斐又问道:“那他们方家一共有多少亩田地?”

韦阿二沉吟少许,道:“他们方家一共三兄弟,如今拥有这附近五百亩田地。”

张斐惊讶道:“那也算得上大户人家啊!”

韦阿二撇了下嘴,道:“其实在我们爷爷那一辈,他们家跟我们家也差不多,只不过这些年他们家是四处嫁女儿,从别的农夫手里换的不少田地,之后又陆陆续续买得一些土地。”

看来还是个惯犯。张斐点点头,思索半响之后,他突然道:“五十亩田地。”

韦阿二楞了楞,问道:“什么五十亩田地?”

张斐道:“补偿你们五十亩田地,你们觉得如何?”

韦阿二人都傻了了。

“五五十亩?”

“嗯。”

张斐点点头,道:“如果你嫌少的话,我还能够帮你争取更多的赔偿,但不一定能够得到比这还要多。”

韦阿二直摇头道:“不少了,不少了,你你真的能够帮俺们争取到五十亩田地的补偿吗?”

五十亩田地,对于他们这种普通农夫,那是不可想象的,那是可以多养活几口人啊!

张斐点了下头。

忽闻后面传来一个很小很小的声音,“那浑家呢?”

张斐回头一看,只见韦阿大脑袋一缩,当即哈哈笑道:“你都有五十亩田地,还怕找不到浑家吗?”

.

转眼间,半个月过去了,在这期间,张斐一直与韦氏兄弟保持联系,且暗中调查与此案有关的一些人等。

同时,他也在加紧恢复自己的身体,其实之前他的身体情况,是根本无法支撑他打下一场完整的官司,没有落下重病,就已经是万幸。

这日,傍晚时分,刘海来到衙门前,伸展了下双臂,朝着左右衙差问道:“今日可有人告状?”

那两个衙差摇摇头。

刘海轻轻松得一口气,无惊无险又是一日,旋即又叮嘱道:“如今正值多事之秋,你们可得打起精神来啊!”

话音未落就听得有人喊道:“刘幕客,刘慕客。”

刘海听得声音有些耳熟,寻声望去,见得来人,当即惊呼道:“张三?”

来人正是张斐。

张斐快步来到门前,喘着气道:“刘慕客,你们还没有放衙吧?”

刘海纳闷道:“你又来作甚?”

张斐呵呵道:“来这还能作甚,当然是来告状的呀。”

说着,便将状纸递上。

刘海瞅着张斐手中的状纸,嘴角一个劲的抽搐,如果目光能够杀人的话,张斐只怕已经灰飞烟灭了。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