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北宋大法官> 第五章 珥笔之人

第五章 珥笔之人

我们到底放出一个怎样的怪物啊!

刘海在官府做事,已有二十余年,通常罪犯出狱,那都是尽可能地远离官府,真是有多远,就离多远,内心是充满着恐惧,哪像这厮,隔两三天就来一趟,上市集可也没有这么勤快呀!

“告状?又告状?”

终于忍不住的刘海,是冲着张斐恶狠狠地咆哮道:“你当这官府是你家开的呀?成天就跑来告状,我说你是不是活腻呢。”

张斐放下遮挡唾沫的袍袖,是心平气和道:“还请刘慕客多多见谅,其实小民哪里想来打扰刘慕客,只不过此地是唯一能够为百姓伸冤的地方,小民小民实在是找不到他处,总总不能让小民上京告御状吧!”

“你!”

刘海怒睁双目,死死盯着张斐道:“你是在威胁我吗?”

这越级告状可是官府最不能容忍得呀!

更别说告御状。

“不不不!”

张斐连连摇头道:“小民只是说说,小民哪里敢啊!”

刘海喘着粗气,过得半响,他突然一把夺过状纸来,双目一瞪,嚷嚷道:“你还杵在这里作甚,难不成你还想今日开堂。”

“啊?哦哦哦!”

张斐拱手道:“小民告退,小民告退。”

他一看天色也不早了,而且这回他是正儿八经来告状,今天怎么也不可能开审,于是就离开了。

刘海是非常不愿意搭理张三,但是他也知道老大的脾性,这要隐瞒的话,饭碗肯定丢了,于是他硬着披头来到后堂,“启禀知州,方才那张三又来告状了。”

徐元听到“张三”,就气不打一处来,郁闷道:“当初真不应该将那厮放出来。”

他是坚决反对引用免所因之罪来帮阿云减免死刑,他认为这甚至会影响到许遵的仕途,但许遵却一意孤行,已经以此理驳回大理寺的判决。

这罪魁祸首就是张三啊!

许遵微微瞧了眼徐元,倒也没有责怪他,又向刘海问道:“他又来告谁的状?”

张三道:“这回他是受韦家兄弟托付,状告那方大田伤人。”

许遵错愕道:“伤人?方大田何时伤人呢?”

刘海道:“说得还是阿云谋杀一案。”

徐元立刻道:“关于此案,我们已经查得非常清楚,方大田并未指使阿云,方家上下对此都是毫不知情。”

许遵轻咳一声道:“先将状纸呈上。”

“是。”

刘海立刻将状纸呈上。

许遵看罢,问道:“他人在何处?”

刘海讪讪道:“回禀知州,属下见天色不早了,于是让他回去等候消息。”

许遵本想立刻召见张斐,可见属下都不爽那小子,怎么也得顾忌一下下属的情绪,于是道:“这小子也真是不安生,先放着吧。”

.

不过许遵也只是稍稍顾忌一下,在审视过状纸后,便在第二日决定,三日之后开堂审理此案,且允许张斐过堂为韦阿大辩护。

让人上堂为犯人辩护,这在宋朝虽说不是很常见,但也不是说很稀罕,还真不是许遵专门为张斐开后门。

由于宋朝不抑制土地兼并,同时又不重农抑商,这民间经济交流比任何朝代都要繁荣,这也直接导致纠纷增多。

而百姓又没有律法知识,肯定是需要专业人士帮助,“讼师”是应需而生。

史书上有着明确记载的,“讼学”这个专业就是诞生于这北宋时期。

不过如今这种人不叫讼师,而是被唤作“珥笔之人”,这么叫是因为这些人喜欢将笔插在帽子上,亦或者唤作“佣笔之人”或者“茶食人”。

“珥笔之人”与“佣笔之人”有着些许不同,虽然二人都写状纸的,但是“珥笔之人”还可以过堂进行一定的辩护,“佣笔之人”就只是帮人写状纸。

“茶食人”有别与前两者,茶食人只写状纸,但他们必须要保证状纸的真实性,否则的话,要承担一定法律责任的。

当然,这话又说回来,是否允许珥笔之人过堂辩护,还是完全取决于老爷们,这不是必走的流程。

至于说开堂审理,这也是许遵个人的一个习惯,因为他希望能够借此,让百姓懂得更多律法知识。

.

明日便是开堂之日,受到传召的韦阿大兄弟两今日入城来,张斐将其兄弟接到自己的旅舍将就一晚。

他还要做一些准备工作。

“张三老弟,俺俺现在已经没事了,犯不着包包成这样。”

韦阿大瞧了眼正在帮自己包扎的弟弟,自己的右手都快包扎成了一个粽子,觉得这太夸张了,于是向张斐言道。

张斐耐心地解释道:“如果明日你在堂中活蹦乱跳,生龙活虎,那谁还会同情你?此番包扎,是为了让人知道你受了多少苦,你索要赔偿,那是理所当然的,故此,这是很有必要的。”

韦阿二觉得张斐说得很有道理,于是道:“大哥,你就听张三哥的,他不会害咱们的。”

韦阿大木讷地点点头,但是脸上还是充满着忐忑。

张斐笑道:“你别害怕,你是此案唯一的受害人,你的一切要求,那都是理所当然,没有人会责怪你的,明日一切都交给我。”

韦阿大点点头道:“俺俺知道了,俺不害怕。”

话虽如此,可他的声音都在发颤。

张斐对此也很无奈,毕竟他们这些小民,一辈子都不太可能跟官府打交道,难免会感到害怕。

翌日一早,张斐早早便与韦氏兄弟出得房门。

此时正有不少人在楼下吃早点,而当他们三人下得楼来时,堂中顿时鸦雀无声,人人都诧异地望着张斐。

原来入乡随俗的张斐,专门买了一顶帽子,然后将一支短笔插在帽子上,说实在的,他还真的是非常喜欢这个造型,很对其胃口。

英俊之中,带着一丝丝潇洒和不羁。

简直是酷毙了。

而在登州,这种珥笔之人可不是很多见,这旅舍的客人们,猛然发现,原来我们这里还住着一个珥笔之人,难免感到有些惊讶。

张斐只是冲着大家微微一笑,然后便带着韦氏兄弟离开了,他昨夜就让店主早点将早餐送到他房间去,他们是吃过再下来的。

他走之后,旅舍内顿时响起一阵议论之声,大家这才讨论起来韦阿大一案来。

关于此案,已经漏出风声来,大家对此也是议论纷纷。

原来阿云一案在发生时,就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市民们都知道此案。

而之前已经证明,阿云谋杀韦阿大,完全是自己的行为,与方家兄弟,毫无关系,如今却传出韦阿大状告方家兄弟伤人,这令大家感到非常好奇。

难道此案还另有冤情?

.

行得一盏茶功夫,张斐与韦氏兄弟来到府衙门前,此时门前已经站着些许市民,等着看热闹。

忽见一中年人冲上前,指着韦阿大就是一顿怒喷。

“韦阿大,你这忘恩负义的狗东西,俺好心将侄女许配于你,你却恩将仇报,诬告俺,你不得好死。”

此人正是被告人,方大田。

韦阿大吓得赶紧缩在弟弟身后。

他本就老实,又因样貌丑陋,所以非常自卑。

张斐走上前来,微笑道:“三贯钱如何?”

方大田一愣,道:“什么三贯钱?”

张斐笑道:“这可是府衙重地,在此发泼,可是要受罚的,不过你可以花三贯钱请我帮你申诉,可免于皮肉之苦。”

方大田偏头看了眼府衙大门,眼中闪过一抹害怕,但是嘴上仍旧不饶人道:“哦!就是你怂恿韦阿大诬告俺。”

张斐道:“如果待会知州判我们胜诉,那么你这个‘诬告’,可就是暗指知州办事不公,可构成诽谤官员之罪,如果你要请我帮你辩护的话,那可就得收你三十贯,毕竟你诽谤的可是知州啊!”

“你!”

方大田到底也是一介平民,他心里也害怕这官府,当即就被张斐唬住了。

这时,其身后上来一人,此人名叫方大根乃是方大田的弟弟,他拉住方大田,道:“二哥,莫要与其争论,俺相信待会官人自会还俺们一个公道的。”

言罢,他便将方大田拉走了。

过得一会儿,陆陆续续又不少附近的市民来到这里,毕竟古代娱乐比较匮乏,而开堂审案的情况又不是非常常见,不少好奇之人赶来观看。

又过得约一盏茶功夫,府衙大门这才缓缓打开来。

只见刘海与两个衙差从大门里面走出来,他目光一扫,直接锁定张斐,先是狠狠瞪了其一眼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