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北宋大法官> 第二十五章 创业不易

第二十五章 创业不易

原来此巷名为录事巷,里面是妓馆、书铺林立。

这也不是一个奇葩的组合。

而是北宋的风俗。

其实从律法上来说,北宋对于这种行业,是有一定的法律禁止,主要防止逼良为娼,同时对于官员也有一定限制。

自齐国到如今,也有千年之久,统治者们也非常清楚,这东西就没法完全禁止,又何必掩耳盗铃,只能给予适当的规范。

另外,北宋是一个商业社会,这方面是非常繁荣的。

至于为什么书铺会和勾栏瓦舍混搭,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当下文人都好这一口,而文人又是当今社会的消费主力。

典型的例子,就是那状元楼外的麦秸巷。

这状元楼就是供各地举子居住的地方,可楼外就是京城非常有名的烟花之地。

汴京大大小小的妓馆,多半都是建在文人出没比较多的地方。

录事巷是汴京最大的书店街,而且又是在相国寺外面,人流量相当多,这里出现妓馆、青楼,是非常合情合理的。

只能说张斐大惊小怪,没有见过世面。

这世面,他确实没见过。

没有这些勾栏瓦舍,青楼妓馆,那就不算是高档地区,如那杀猪巷可就没有什么妓馆,因为那边可都是一些屠夫。

既然是文人所好,要服务于文人,那就得投其所好,导致北宋的艺伎,但凡出名的,个个都是才华横溢,文采不弱于男子,是受人追捧,很多如许芷倩这样的大家闺秀,也都结交这些艺伎。

这就是为什么许芷倩行走于这烟花之地,也没有引来太多的侧目观望。

反倒是张斐一开始觉得有些尴尬,可见人家许芷倩坦荡荡,也就渐渐放开,眼珠子开始到处乱瞟,先探探路,看看哪家好,以备将来不时之需。

行到一半,胭脂香味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扑鼻而来的墨香。

张斐举目望去,但见前面是书铺林立,文房四宝,古琴字画,满目琳琅,令行人是应接不暇。

又见不少书生才子,文人墨客穿梭于各店,流连忘返。

“你看,但凡门前招子上写有一个‘状’字的,就是你要找得店铺。”

许芷倩指着前方道。

这种书铺就相当于律师事务所,全名叫做“写状钞书铺”。

张斐抬头看去,数得一会儿,道:“好像也就七八家,不是很多呀!”

许芷倩道:“这已经不少了。因为如这种店铺,都是茶食人开的,他们与官府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他们也比你们珥笔之人要更加规范。”

“是吗?”

张斐问道:“有何不同?”

许芷倩道:“就拿官府批示的公文来说,批给你的公文,那只是批给你个人的,但你若想开这种书铺,就必须再去申请一道公文,这道公文,是批给书铺的,每间书铺都必须记录在案,同时每隔三年还得接受官府的审查。”

“想不到这么规范。”

张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这其实就是律师事务所与律师的区别,律师执照是要考取的,但你拥有律师执照不代表你就能够开律师事务所,这还得接受政府的重重审查,不是想开就能开的。

得要有资格。

茶食人也是如此,因为茶食人一般是作为官府的补充,茶食人的状纸,能够帮助官府省略许多工作的。

对于案情的了解,直接看他们写得状纸就行了,就不需要再派人去调查,因为茶食人是要对状纸负责任的,如果状纸出问题,茶食人也要受到牵连,珥笔之人就不需要,所以一般来说,他们是不敢乱写的。

这能够帮助官府节省不少公费,要知道目前政府的财政那是一塌糊涂,是能省则省。

既然要求这么严格,当然就少。

如此说来,我还得去申请一道公文才能够开律师事务所,天呐。张斐有些头疼,问道:“也就是说珥笔之人也必须得上这书铺找生计?”

许芷倩道:“能力出众的珥笔之民可以上这些书铺做事,但大多数都在那边的巷子里面。”

说着,他手指向不远处的一条小巷子,这小巷子还有一个专属名字,名为珥笔胡同。

张斐瞅了眼那小巷,就那宽度,只能摆个小摊位,店铺是不可能开得了,道:“其实我们珥笔之人也能够写状纸,还能够上堂辩护,为什么地位相差这么大。”

许芷倩解释道:“茶食人与官府关系密切,若仅仅是写状纸,大户人家也更愿意找茶食人,珥笔之民需要上堂辩护才能够赚得更多的钱,这也导致官府并不喜欢珥笔之民,许多珥笔之民还是得找茶食人来写状纸争讼。”

“原来如此!”

张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茶食人是帮官府解决麻烦的,老爷们当然喜欢,而珥笔之人是要为官府添加麻烦的,若要争讼,官府要多出官府当然不是很喜欢。

这就导致一些案件,珥笔之人需要借这些大书铺之名,用他们的名义去敲开官府大门,然后再进行诉讼。

久而久之,许多厉害的珥笔之人就直接被这些大书铺给招进去。

可见这些大书铺是具有垄断性质的。

聊着聊着,张斐与许芷倩来到那条小巷子前,果不其然,见里面摆放着十余个摊位,几乎摊主的帽檐上都插着一支短笔,不过生意好像不太行,许多人都在打着瞌睡。

“小哥,写状纸么?”

一个珥笔之人上前来,一脸热情地询问道。

张斐问道:“多少钱?”

那珥笔之人道:“那得看小哥你打得是什么官司,若只是普通的钱财纠纷,且数额不大,就只需要一百文钱,贵一点可就得需要更多的钱,若还需要咱帮忙上堂,那就得一两贯钱。”

就目前的行情,书铺的状纸,一张大概在一百八十文左右,珥笔之人相对要便宜许多,因为他们承担的责任比较少。

一分钱,一分货。

张斐皱眉道:“才这么一点啊!”

珥笔之人思维多敏捷,一听张斐这话,顿时生疑,“小哥,你不是来写状纸的吧?”

张斐笑道:“我们是同行,我也打算在这里开个摊位。”

那珥笔之人顿时神色一变,道:“小哥,咱作为前辈,可是要劝你一句,你现在还年轻,赶紧改行吧,这行可是不好做呀!你看他们,都在打瞌睡。”

张斐呵呵道:“你休要欺我,咱们这一行,那是属于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可别让咱逮着一个。”

“吃三年?”

珥笔之人翻了个白眼,都懒得理会张斐,转身回到摊位上去了。

一百文一张的状纸,你吃个三年给我看看。

是你没本事好么。张斐不屑地撇了下嘴,回过身去,向身后的许芷倩道:“要不先找个地方坐坐。”

许芷倩道:“不去书铺看看?”

张斐摇摇头。

不得不说,他心里有些失望,钱少地位不高,特么上限还低,做到极致,也就是那样,连上流社会的尾巴都抓不住。

许芷倩没有勉强,带着张斐去到相国寺里面,又寻得一间比较僻静茶棚坐下。

“看来你经常来这里?”

坐下之后,张斐随口问道。

许芷倩权当没有听见,只道:“你打算好了没,是自己开摊位,还是先到书铺里面历练一番。如果你打算自己干,我可以借些钱给你度日,如果你打算去书铺,我也可以帮你引荐。”

她并没有忘记带张斐来此的目的。

“多谢许娘子的一番好意。”说着,张斐摇摇头道:“不过你说得,我都不想做。”

许芷倩轻蹙黛眉:“都不想做?”

张斐点点头道:“若是去书铺干活,那还不如答应你爹,跟你爹去大理寺混。”

许芷倩顿时惊讶道:“我爹想让你进大理寺,而且而且还被你拒绝呢?”

张斐嗯了一声:“这你总该相信,其实我也不想一直住在贵府。”

许芷倩自言自语道:“看来爹爹是年纪大了,连君子和小人都分不清楚。”

这女人真是记仇!张斐也不在意,笑道:“至于说在外面摆摊,倒不是不行,只不过你也看见了,那么多人待在那里,这买卖可并不好做,酒香也怕巷子深啊。”

他是想创业的,但现实就是书铺垄断一切,自己单干,也得通过书铺上诉,等于受制于人,开书铺就更加麻烦。

许芷倩疑惑地瞧了他一眼,只觉有些费解。

但凡是个正常人,首先肯定是选择进大理寺,最次也应该是选择进书铺,这人倒好,都不选,倒是想着在巷子里面摆摊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