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北宋大法官> 第二十七章 沧海一粟

第二十七章 沧海一粟

也不知是许芷倩是性格雷令风行,还是她真的迫切希望将张斐赶出许府,反正第二日,她就带着张斐来到开封县与祥符县交界处的一间寺庙内。

在这里,张斐终于见到那位农夫,是一个年纪与他相当的小伙子,不过看上去有些憔悴。

原来这小农夫险些走向大多自耕农的最终归途,也就是自杀,幸得许芷倩相助,帮他在这寺庙里面的火房寻得一个生计,暂得安身之处。

那农夫小伙见到许芷倩,还未说得两句,就哭得是稀里哗啦,泣不成声。

唉这也难怪,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就在一夕之间,丢了老婆和祖田,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崩溃的。

而这就是封建时代的根本问题所在。

百姓根本没有抵御任何天灾人祸的能力,稍不留神,就是倾家荡产,卖儿卖女。

“你先别哭,我今日请来一位高人,看能否帮助你。”

许芷倩伸手引向旁边的张斐。

高人?张斐不禁神色怪异瞧了眼许芷倩,心想,这婆娘也真是现实,求我帮忙,就成高人了,否则的话,就是登徒子。不过二者好像也不冲突哦。

那农夫小伙闻言,不禁是又惊又喜,偏过头来,望向张斐。

张斐拱手道:“在下张斐,你叫我张三便是。”

古代一般不叫人名的,外人还是习惯于称呼他为张三。

农夫小伙赶忙躬身一礼,抽泣道:“三三哥,你你叫俺李四就行。”

“原来李四哥。什么?”

张斐望着那农夫小伙道:“你你叫李四?”

李四抬起头来,点了点头,又忐忑不安地看着张斐。

许芷倩好奇道:“有问题吗?”

“哦。没有!没有!”

张斐摇摇头,心想,张三李四,呵呵,我可算是见到了我的书上兄弟,难道这又是天意不成。又向李四道:“李四哥,请坐,请坐。”

待坐下之后,张斐便道:“我需要你将整件事的过程,清清楚楚的说一遍。”

虽然他来到宋朝,但他的思维还是没有变,过程要比结果更为重要,漏洞很少出现在结果上面,而是出现在过程中。

说着,他突然又向许芷倩问道:“你写字快么?”

许芷倩一听就明白过来,但又好奇道:“这还需要记吗?”

张斐道:“我怕我会忘记。”

许芷倩瞧了眼张斐,心想,身为珥笔之人,连这点记性都没有吗?

但她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大事,立刻取来文房四宝,准备记录。

等许芷倩准备好之后,张斐就向李四道:“你可以说了。”

李四立刻便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告知张斐。

过程与许芷倩说得一样,他生了一场大病,他的妻子四处为其求医,花光家中余钱,只能向当地一个名叫陈裕腾的大财主借得十贯钱治病度日。

等到他说完后,张斐直接拿起方才许芷倩所写的笔录,又看了起来。

许芷倩觉得这厮年纪不大,派头倒是不小。

他写得可就是李四方才说的,可张斐偏偏又要拿她写得看,这不是装又是什么。

张斐倒是没有注意到,他专心看着笔录,突然问道:“还款日期是在去年的六月十五,但是你们签订第二份抵债契约却是在当年的六月初三,此时可都还没有到还款日,他们是否有逼迫你还钱?”

李四道:“这是因为那陈裕腾见俺当年没啥收成,怕俺跑了,故此从七月开始就派人盯着俺,催促俺赶紧还钱,并且还派人来劝俺用俺浑家抵债,后来俺和俺妻子实在是受不了,而且俺也根本拿不出钱还债,于是就提前几天签了这第二份契约。”

张斐看向许芷倩,道:“这合法吗?”

这人怎么什么都不知道?许芷倩无语地瞧了眼张斐,道:“借钱给别人,也不能算是坏事,谁也不想血本无归,故此只要不伤人,官府不会理会这种事的。”

其实就算伤人,只要不是很严重,官府一般也都不会管,甚至官府还帮着再打一顿,让你不还钱。

张斐又问道:“你既然受到如此冤屈,为何不去告官?”

李四结结巴巴道:“俺俺怕那陈员外可不是好惹的,弄不好,俺还得受罚。”

许芷倩解释道:“如果契约没有问题的话,他去告官的话,可能还会被官府定为诬告罪。”

张斐瞧李四神色紧张,不禁向许芷倩问道:“你似乎一直都没有告诉我,这陈裕腾是什么来头?他仅仅是一个大财主吗?”

许芷倩目光有些躲闪。

张斐半开玩笑道:“你不会是在设计对付我吧?”

“当然没有。”

许芷倩果断反驳,旋即又道:“陈裕腾的舅舅乃是判司农寺事王文善。”

司农寺目前职权还不是很大,等到王安石变法之后,这个部门就成一个非常关键的权力部门,肩负着青苗法的重任。

但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中央朝廷财政部门的长官,未来还可能升职,这来头可是不小啊!

就知道没这么简单。张斐没好气道:“你打算瞒我多久?”

许芷倩心虚道:“你连司马大学士都不怕,何惧这小小的司农寺。”

张斐道:“这不是怕的问题,如果你们对我有所隐瞒,我不但不能帮助你们,那反而会害了我自己。”

许芷倩问道:“你有办法吗?”

张斐哼道:“你休要岔开话题,如果让我再知道,你们对我有所隐瞒,那你们就另请高明吧。”

许芷倩略微不爽道:“好像是你求得我?”

张斐正色道:“我求得只是合作,是平等关系,而不是给你当个工具人,听你使唤,这充满谎言的合作,你认为有必要进行下去吗?”

许芷倩自知理亏,解释道:“我也不是有意要瞒你,只不过我想先看你有没有办法,若是你真有办法得话,我自会将此事告知于你,我也绝不会隐瞒你的,毕竟这也会牵连到我爹爹。”

“我不喜欢借口。”张斐摇摇头,又道:“不要再有下一次,否则的话,后果皆由你来承担。”

许芷倩轻轻点了下头,心想,若是你找不到办法,你看我赶不赶你出去。

张斐又让许芷倩将所有的契约、字据全部抄录一遍,然后便带着这些资料离开了。

出得寺庙,许芷倩就问道:“你到底有没有办法?”

“暂时没有。”

张斐摇摇头。

许芷倩顿时面露失望之色。

张斐突然问道:“此事你可有跟你爹爹提及过?”

“没有!”

“为何?”

张斐问道:“是不是因为对方有司农寺的背景,害怕给你爹爹添麻烦?”

许芷倩回过头来,道:“你未免太小看我爹爹,我爹爹若是怕这麻烦,那么阿云一案,他如何又会支持告到汴京来。我没有告诉我爹爹,主要是因为我爹爹当时并不在汴京,其次,我知道告诉他也没用,因为如这种事发生过无数回,也有无数人去告官,但从未有人成功过。”

“是吗?”

张斐笑道:“看来许姑娘对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许芷倩冷笑道:“我只是看不惯你大言不惭。”

“原来如此。”张斐笑着点点头,又道:“那你介不介意,我去向你爹请教?”

许芷倩轻哼道:“你若不信我,大可去请教。”

张斐也不是故意揶揄许芷倩,回到许府,他便将此事告知许遵,并且向他询问,毕竟许遵拥有丰富的经验,这是许芷倩没有的。

许遵仔细看过他们提供的资料后,不禁摇头叹了口气,道:“这份契约没有任何问题,虽然李四不识字,但是有旁人宣读,符合规矩,只能怪他自己不小心,当时没有询问清楚。”

张斐道:“但这明显是一桩欺诈事件,李四当时情况,就不可能选择只用妻子去抵偿本金,因为他也没钱还利息,还不如直接用田地抵债,一清二楚。”

许遵摇头叹道:“你可知有句话叫做‘官有政法,民从私契’,在这种纠纷中,契约就是非常重要的证据,一般来说,官府只会根据契约来判决,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官府就会有打不完的官司。”

张斐道:“这我知道,但是这其中涉及到的利息也不合规矩。”

许遵叹道:“其实朝廷曾对高利有着诸多限制,比如说,若借粟麦,须以粟麦归还,这就是防止那些大户利用物折算来压榨农夫。

不曾想却是弄巧成拙,因为通常农夫手中只有粟麦,没有钱币,可借的又是钱币,那么一旦粟麦不能及时换成钱,就变成无法还债,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