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北宋大法官> 第三十三章 路漫漫其修远兮

第三十三章 路漫漫其修远兮

这个官司本来打得是民事纠纷案,吕公著也做好这方面的功课,哪知张斐这臭小子不讲武德,打着打着,就成了刑事案件。

官有政法,民从私契---可就不好使了。

既然是刑事案件,自然就更得慎重。

因为刑事案件的处罚,是远重于民事纠纷的。

关键吕公著也没有做好这方面的准备,虽然他已经理清楚整个事件的脉络,但他不敢轻易下决断。

而当张斐离开衙门时。

门口围观的群众是一个也没有少,但是。

没有喝彩!

没有掌声!

没有泪水!

没有感动!

唯有懵逼!

围观群众们完全就听不明白,饶是经验丰富,熟读律法的吕公著,也都是想了半天,才将这个弯给转过来,更何况他们这些看热闹的平民百姓,他们对律法几乎是一无所知,这哪里转得过来呀。

关键张斐是帮李四来诉讼的,结果直接就将李四送入监狱。

干脆利落!

但是这样好吗?

今后谁还敢找你打官司啊!

岂不是自寻死路。

就这样,他们是呆呆地,甚至都带有一丝害怕地望着张斐独自一人离去。

因为谁也没有忘记,他们好像是两个人来的。

“张三哥!”

忽听后面有人叫喊,张斐回过头来,见马小义顶着满头大汗追了过来,“小马?”

马小义跑到张斐身前,脸不红,气不喘,呆呆望着张斐,过得片刻他,他才问道:“三哥,这是赢了还是输了?”

对了!这小子跟他爹还有赌约。张斐笑道:“你回去跟你爹说,你爹会给予你答案的。”

马小义一听,兴奋地挥拳道:“那便是赢了。”

张斐只是微微一笑,突然目光闪动几下,一手搭在马小义肩膀上,笑道:“小马!你们家开典当行的,肯定也遇到不少纠纷吧。”

马小义点点头,道:“时常遇到,但很少闹到开封府来。”

也就张斐。

一般这种官司真心打不到开封府来。

“可今时不同往日。”张斐道:“我与你一见如故,十分投缘,自不愿将来兵戎相见,可如果有人拜托我告你爹,这如何是好啊!”

马小义急急问道:“三哥,你能告得赢么?”

哇!这么激动?张斐皱了下眉头,小声问道:“小马,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想提前继承家业?”

马小义错愕道:“啥意思?”

他是装得吗?张斐暗示道:“意思就是谁来都一样,我是不可能输,而且我还能把你爹送入大牢。”

“让爹爹坐牢?那可是不行。”马小义直摇脑袋,怕怕道:“三哥你恁地重义气,不会真告俺爹吧?”

看来他没这想法。张斐叹道:“我就是干这活的,我的养家糊口,如果真的发生,我我也很为难啊!”

马小义问道:“那可咋办?”

张斐故作沉吟,道:“其实很简单,你们家可以先一步请我当你们家的法律顾问,如此一来,我甚至可以帮你们家避免深陷官司纠纷,还能够帮你们家告别人。”

“法律顾问?”

“嗯。”

张斐立刻将法律顾问的含义解释给他听。

马小义嘿嘿道:“这说法倒是有趣,行,俺回去就跟俺爹说。”

孺子可教也!张斐欣慰地拍了拍他肩膀,“我先走了!你赶紧回去问你爹要赌注。告辞!”

刚过一个转角,他就忍不住偷乐起来了,如果这场官司我打赢了,就问你们这些为富不仁大地主怕不怕,要是怕得话,就赶紧来找我这回要是不发,我特么就不信张,大宅子,大长腿,大bobo,嘿嘿。

“你怎笑地恁地淫贱?”

“我操!”

张斐吓得一跳,偏头看去,只见许芷倩偏头狐疑地打量着他,“许娘子?你从哪冒出来的。”

许芷倩道:“我才不是冒出来的,我是追你过来的。”

“追我?”

张斐撇嘴道:“抱歉!你没戏。”

许芷倩哼道:“我这不是追上了么?”

这只是我不小心好么,你以为我这么好追。张斐微微一翻白眼,继续往前走去。

许芷倩本想追过去,可见有路人看来,当即收住脚步,幽怨的眼神仿佛要射穿张斐的后背。

一男一女,一前一后,回到许府。

“恩公?”

刚刚进门,就见许遵在前院踱步,不禁诧异。

许芷倩也觉很是诧异,“爹爹,你怎就回来了?”

“爹爹我。”许遵捋了捋胡须,“回去取一些东西。”

许芷倩见许遵神态怪异,抿唇一笑道:“我看爹爹是无心做事吧?”

许遵瞪她一眼:“就你聪明。”

他表面漠不关心,那是为了避嫌,其实他是非常上心的,因为这个问题也一直困扰着他,他哪有心思上班,眼看差不多了,就赶紧回来等待结果。

许芷倩轻轻哼道:“要说聪明,还是人家张三聪明,竟然想到用户婚律来打这场官司,还将李四给送到牢里去了。”

“户婚律?”

许遵也是一惊,急急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芷倩立刻将其中过程告知许遵。

“原来如此!”

许遵捋了捋胡须,笑道:“妙哉!妙哉!”

许芷倩虽然不爽张斐,但也为此叫绝,又向张斐问道:“你是怎么想到用户婚法来打这场官司的?”

目光中闪烁着一丝丝崇拜。

她是唯二看明白的,也终于明白许遵为何会如此看重他,这手段确实不一般啊。

竟然用户婚律来打借贷官司。

这可是从未有过得呀!

故此她一直都很好奇,这到底是怎么想到的。

张斐笑道:“这其实很简单,这官司就牵扯杂令和户婚律,既然杂令这边无法突破,就只能从户婚律下手。”

许芷倩若有所思道:“事后说来,确实简单,可为何我之前却想不到?”

张斐道:“那是因为许娘子是规则内追求正义,而我是在规则内,追求胜利,这意味着我可以为求胜利,而不择手段。”

一旁侧耳倾听的许遵不禁抚须点点头。

许芷倩好奇地看着许遵,“爹爹,你也认同吗?”

不择手段呀!

这不是你平时最痛恨的吗?

许遵笑道:“其实爹爹与张三曾就此探讨过。假如一个人用合法的手段去追求一个不正义的结果,而另一个人则是用不合法的手段,去追求一个正义的结果。你说二人孰对孰错?”

许芷倩听罢,面露纠结之色,反问道:“爹爹又会如何选择?”

许遵抚须不语。

张斐笑道:“恩公可是放过很多个陈裕腾。”

许遵当即给了张斐一个赞赏的目光。

许芷倩顿时恍然大悟,如果只是追求正义的结果,那许遵根本无须为此烦恼,又道:“可为什么不用合法的手段,去追求一个正义的结果。”

许遵带着一丝期许看向张斐。

张斐笑道:“因为合法与否,是有着明文规定,我们可以清楚的知道,是合法还是不合法。而正义与否,可没有条例解释,就好比阿云一案,有些人认为阿云罪不至死,但也有人认为阿云十恶不赦。他们都有自己的道理,到底谁才是正义的。

合法与正义虽然有很大的关系,但绝不能一概而论。”

许遵点点头道:“其实若人人能够遵纪守法,天下也将太平。”

许芷倩想了好一会儿,突然问道:“为何正义手段会得出不正义的结果?若是这法本身就有问题呢?”

张斐耸耸肩道:“这跟我可没有关系了。”

许遵沉默少许,突然感慨道:“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张斐笑道:“俗话说得好,先有矛,后有盾,而我就是那根矛。”

许遵呵呵道:“你这是先给自己做坏事找好了借口啊!你不会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吧。”

张斐嘿嘿道:“没有,怎么可能。”

许芷倩狐疑地瞧了眼张斐,突然问道:“就算你赢得这场官司,李四也得坐牢啊!”

不等张斐开口,许遵起身看着天色道:“耽搁了这么久,我得赶回去做事了,午饭我就不回来了吃了。”

许芷倩一看天色,这马上就要吃午饭了,爹爹您也太敬业了,正准备提醒许遵,可刚刚张嘴,突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