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北宋大法官> 第四十六章 万恶之源(上)

第四十六章 万恶之源(上)

时间就是金钱啊!

对于张斐而言,真的是一寸光阴一寸金。

在回去的路上,张斐顺便买了一套文房四宝,回到许府,就将自己关在屋内,再也没有出来过了。

翌日清晨。

“倩儿姐,我方才听荣伯说,昨夜张三屋里的灯是一宿未灭,就连李四都一直没有出过门,二人也不知道在屋里搞些什么。”

在经过张斐房间时,那青梅突然小声向许芷倩说道。

许芷倩柳叶眉轻轻一皱,轻哼道:“他这人就是固执己见,又不愿意相信别人,做起事鬼鬼祟祟,偷偷摸摸,还怪别人猜疑,这回咱不管他了,任由其自生自灭。”

说罢,便是转身往回走去。

青梅一愣,道:“倩儿姐,你还没有吃早饭。”

“不吃了。”

临近傍晚时分,张斐终于出得门来。

“三哥,俺方才去跟青梅说,俺们晚上不在家里吃。”李四跑了过来,喘着粗气,又道:“不过青梅好像心情不好,没有搭理俺。”

张斐稍稍迟疑了下,旋即整理一下衣服,“你帮我看下,有没有哪里要整理的?”

李四打量了一下,摇摇头。

“那行。”张斐道:“我们快走吧,时辰也差不多了,可莫要迟到了。”

二人出得许府,是紧赶慢赶,终于准时来到了蔡桥的马家酒馆。

“张三哥,你来了。”

一直在站着门口的马小义立刻迎了过去。

张斐笑道:“小马,这次可真是多谢你了。”

马小义愣了下,“谢俺作甚?”

张斐呵呵道:“我想若非你强烈要求,令尊不见得会来见我吧?”

马小义惊讶道:“三哥如何知道?”

果然如此,我就说嘛,在这风口浪尖上,马天豪不可能愿意见我,如此也好,至少他没有什么过分的企图,只是来应付一下。张斐笑道:“因为在识人方面,令尊可远不及你。”

马小义顿时是眉开眼笑,激动道:“三哥,你可真是神呀!不瞒三哥,俺虽年纪不大,但可是广杰天下英雄好汉,上哪都有朋友。”

“看得出来。”

张斐笑着点点头,这小子的确是待人热忱,且又好打抱不平,道:“放心,我一定不会给你丢人的,今夜过后,你们马家将更上一层楼。”

马小义激动道:“真的么?”

张斐非常自信地点点头,又问道:“令尊可到了?”

“哦,俺爹早就来了,三哥,快里面请。”

便是将张斐引入屋内。

只见酒馆不大,从装潢来看,也不怎么高档,反倒是显得有些破旧,透着一股江湖气息,若手上没茧,往那护栏上一扫,估计满手是刺。

此时,里面就只坐着一人,四十岁左右,四方脸,左边脸颊留有刺青,留着两撇浓密的八字胡。

此人正是马天豪,也就是那天在河边遇到的中年男人。

不得不说,此人的气势与这酒馆倒是挺配的。

反倒是张斐穿得有些正经。

张斐拱手道:“晚辈张斐见过马员外。”

马天豪打量一番张斐,也不请他坐下,只是问道:“你可知我为何改在此时此地见你吗?”

张斐摇摇头。

马天豪直爽地说道:“因为我不想惹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马小义着急道:“爹爹!”

马天豪瞪他一眼,又道:“你去外面买些酒来。”

马小义眨了眨眼,纳闷道:“爹爹,你莫不是忘了,咱这就是酒馆啊!”

马天豪道:“今儿爹爹想喝潘楼的酒。”

“潘楼?”

马小义双目一睁,“那很远啊!”

马天豪沉眉道:“你去还是不去,要不去的话,那爹爹就自个去。”

“去去去!俺就去就是。”

马小义郁闷地点点头,又向张斐道:“张三哥,你先坐着,俺去帮你们买酒,待会咱们一块灌醉俺爹。”

说罢,他便夺门而出,留下一脸懵逼的张斐。

马天豪一脸不屑:“就你这小子酒量,再过上十年,也喝不过你老子。”

这绝对是亲生父子,太像了。张斐突然咳得一声,向马天豪问道:“既然如此,为何员外还要来见晚辈?”

“我本就没有打算见你。”说着,忽听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马天豪不禁向朝着外面喊道:“你慢点骑?”

“哎!”

然后就是一阵急促密集马蹄声。

“这个臭小子!”马天豪骂得一声,过得片刻,他又瞧了眼张斐,是心不在焉道:“都是小义对你赞不绝口,让我一定要来见见你。”

其实最初之时,在马小义的要求下,他答应见见张斐这个后起之秀,毕竟马家也经常跟茶食人打交道,认识一下也无妨。

但是之后发生的事,令他也改变了主意,不过马小义却认为他这么做是让自己失信于人,这可不信,坚持让他来见张斐一面。

最终马天豪想出这么一个妥协方案。

张斐拱手道:“恭喜员外。”

马天豪楞了下,“为何要恭喜我?”

张斐笑道:“因为令子在识人方面,已经做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对于父亲而言,这难道不是可喜可贺之事吗。”

马天豪面无表情道:“你这是在夸你自己啊!”

张斐呵呵道:“我还需要夸吗?”

马天豪呵呵一笑:“那倒是的,可没有几个普通百姓能够招来满朝文武的憎恨,你是头一个啊。”

说着,他话锋一转又道:“故此我也认为,没有必要与你见这一面,这只会给我带来麻烦。”

张斐道:“员外可真是小瞧人了。虽然我目前可能没法打官司,但是对于员外而言,就真的需要一个帮你打官司的珥笔之民吗?”

马天豪点点头道:“你说得很对,我不是很需要,故此我也未想过要见你。”

张斐摇摇头道:“如果员外这么想,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马天豪哦了一声:“此话怎讲?”

张斐道:“对于普通百姓而言,他们只有极少的可能性,会沾上官司,许多百姓都没有见过那府衙大门,但是对于员外而言,可就不一样,就典当行这门买卖来说,平时的纠纷肯定是少不了,但如果都到了打官司的地步,那就是一种失败。”

马天豪这才正眼打量了下张斐,突然伸手引向对面的座椅,道:“请坐。”

“多谢!”

张斐坐了下来,又继续说道:“以员外的实力和地位,就不应该沾上官司,因为员外完全有能力将官司扼杀在摇篮之中,故此员外需要一个精通律法之人,来帮助员外规避这一切。”

马天豪点点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但以你目前的状况,我为什么又要请你来帮我?”

张斐道:“因为除我之外,无人能够帮员外规避这些官司。”

马天豪呵呵道:“你未免也太自大了。”

张斐道:“虽然员外乃是典当行的行首,但是在晚辈看来,员外的那些放债的手段,真是简单粗暴,毫无技术可言,一不留神,就有可能将人逼死。

记得那日员外在河边曾言,借钱者可有想过是否还得起钱。这话是不错,但到底人命关天,只要这人死了,纵使员外有百般理由,那也有可能沾惹上官司。员外应该庆幸,没有在公堂上遇到我,否则的话,这官司可就有得打咯。”

马天豪微微皱眉,他对于自己白手起家,可是非常自豪,如今却被张斐这个外行人给贬得一文不值,心里能爽吗,淡淡问道:“那我倒是要想你请教一下,何谓高明的放债手段。”

张斐道:“第一,将风险降到最低。这是首要的,确保这一点,就能够确保稳赚不赔。

第二,让人感激,而不是让人憎恨,如此才能够细水长流。

第三,就是要避免杀鸡取卵,如今放债多半都是这么干的,也包括员外在内,但这其实是一种非常低劣的手段,人活着才能够创造利益,真正高明的手段,是要让他们在不知不觉中,用一生的劳动来偿还利息,直到入棺的那一刻还清。”

马天豪直摇头道:“你说得倒是高明,但是这根本不可能做得到。”

“谁说的?”张斐笑道。

马天豪道:“愿闻高见。”

张斐笑问道:“不知员外对于这汴京房价怎么看?”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