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北宋大法官> 第五十三章 绵里藏针

第五十三章 绵里藏针

王安石混迹官场多年,又亲眼见证庆历新政的尴尬,他岂不知变法会遇到多少阻碍,但也正因为如此,他也明白,若不下定决心,背水一战,那又会跟庆历新政一样,大家白忙活一场,得不偿失。

可凡事也得循序渐进。

历史上,他也是在明年,也就是熙宁二年先抛出均输法,然后才是青苗法,而不是说直接就扔重磅炸弹。

当然,他的循序渐进,相隔也就几个月而已,这在司马光看来,那也是非常激进的。

而如今,张斐送了一份礼物给他。

他认为可以拿这个关于屋税的小法案去探探路,看看朝廷的反应,那如果顺利的话,就以此来开启他的全国变法。

这才是真正打动他的地方,因为这份法案跟他变法的理念非常吻合,但是涉及面又比较狭窄,就在汴京,他也可以亲自坐镇。

可以说,他已经准备开启了变法。

在与吕惠卿谈过之后,他便立刻拿着这份法案上呈宋神宗。

这份法案已经是非常详细,无须再修改什么,关键其中涉及诸多计算,一般人也难以修改。

而当宋神宗看到这份奏章时,很是诧异,因为他几乎天天与王安石谈论国政,但是王安石从未提到过房贷。

一问才知,原来这是出自张斐。

“这个珥笔之人真是不一般啊!”宋神宗是开心地笑道。

王安石点点头道:“确实不一般,臣也以为此子之才,若加以培养,可堪大用。”

他其实就是想暗示,可让张斐入朝为官。

殊不知皇帝比他还早认识张斐。

宋神宗笑着点点头,又道:“此策利国利民,朕也非常认可,不过到底涉及到汴京城内诸多税务,故此还得经朝议之后,方能决定。”

......

神宗立刻召开朝政大会。

大臣们一听这利息,当即就傻眼了。

年息七厘?

不会搞错了吧?

不敢相信啊!

宋神宗见大臣们都蒙了,心中暗暗得意,笑着问道:“诸卿怎么看?”

不少大臣神色怪异,因为他们中一些人也放贷,你搞个这么低的利息,那不是恶意竞争吗。

司马光率先开口道:“若是商人们愿以如此低的利息放债,朝廷当然可以为此担保。”

这个利息真的让人无法拒绝啊!

七厘,还分十年。

上哪去找啊!

马上司马光又道:“可那些商人真的愿意这么做吗?”

王安石回答道:“商人自不会做亏本的买卖,虽然利息低,但有房屋抵押,只要朝廷能够立法担保此事,就是稳赚不赔,商人们当然愿意。”

“原来如此。”

司马光稍稍点头,其中利害关系,他立刻就明白过来,不禁暗自叫绝,这主意妙啊!

不少清廉正直的大臣也都纷纷点头。

如今买房困扰的不是普通百姓,而是他们这些官员,这么低的利息,对于他们这些官员而言,其实是很有帮助的,买不买另说,至少有个选择。

王安石又趁热打铁道:“关于民间举债的危害,相信不用我多言了,若是此事能成,兴许能够带一个好头,抑制民间高息。”

司马光一听,不禁侧目看向王安石,这老小子是转性了吗?那可真是好事啊!

他也提出过民间高利的危害性,只是他不认同王安石那种激进的做法,他的理念与这个法案,是不谋而合,柔和地去改变,朝廷不要亲自下场,与民争利,这他赞成。点点头道:“言之有理啊!”

宋神宗一看司马光也点头了,不禁暗喜,这事稳了。

可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那王文善突然道:“商人愿以低息放债,固然是好事,但是这其中好像说得不止这么一条,还包含着屋税的改革。”

王安石立刻道:“汴京市民常常埋怨苛捐杂税太多,同时又有官员借此巧立名目,盘剥市民,整合为屋税,减少市民负担的同时,还能确保不再有官员巧立名目,盘剥百姓。这不好吗?”

那得看对谁好!王文善偷偷瞄了眼司马光,可后者却是抚须不语。

御史陈荐道:“如今我朝财政已经是入不敷出,此时减税会否增添财政负担。”

王安石笑道:“各位并未仔细看,这两条建议其实是有关联,前一条是可以增多房屋交易,增多租赁,那么算下来,朝廷所得比以前要多一些,而百姓也因此得益,可谓是一举两得。”

但其实不算房贷带来的利益,税还是增多的,因为很多大富人家,就无法偷税漏税,比以前要收得更多。

只是王安石没有说透罢了。

枢密使陈升之突然道:“此策甚妙啊!”

司马光瞧了眼陈升之,也站出来道:“臣也赞成。”

枢密使可就是名副其实的宰相,大臣们一看这宰相和司马光都点头了,自然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

宋神宗顿时喜出望外,头回改革的他,还是有些紧张的,一看这么顺利,心里能不开心,同时也是信心大涨,道:“那就这么决定了。”

说罢,他又看向王安石,“此事就辛苦卿了。”

王安石立刻道:“蒙陛下信任,臣必将竭尽全力。”

出得大殿,司马光悄默默将王安石拉到一边来,呵呵道:“介甫啊!你可算是想通了。”

王安石错愕道:“此话怎讲?”

司马光笑眯眯道:“变法之事,当循序渐进,此法就非常得当,不但藏富于民,又能起到表率作用,且还不会引起激烈的反抗,不可谓不妙啊。”

王安石听着就老大不爽了,嘴上却是笑道:“非我想通了,而是你司马君实终于醒悟了,真是我朝之幸事啊!”

司马光充满疑惑地看着他。

什么鬼?

王安石道:“你看,这一道法令,便可做到民不加赋而国用饶。”

司马光摆摆手道:“此言差矣,就此策来看,是商人先得其利,然后,国再收税,以及那屋税的调整,都是在于藏富于民,合理分配,而非财富有所增加。”

他的理念是“天地所生财货百物,止有此数,不在民则在官。”

财富就那么多,诀窍在于怎么分配,他推崇是藏富于民,让商人去干,朝廷负责监督,这非常符合他的治国理念。

而王安石就认为这根本行不通,只有做大蛋糕,矛盾才会消除,不然的话,就解决不了问题。

一个节流,一个开源,愣是谈不到一块去。

也真是绝了。

“非也!非也!”

王安石道:“待朝廷下达这道政令,民间房屋交易定会增加,税收便会增多,这不是财富增加又是什么。”

司马光摇摇头道:“不对,不对,虽然国家会因此增添一笔收入,但是财富并没有增多,只是用在了这买房上。”

王安石哼道:“原本没有的税入变得有了,你却说这不是财富增加,真是强词夺理,我懒得与你争,我还要有事要忙。”

说完就走了。

“改天你再放贷买酒,酒税也会增加,财富又增长呢?真是岂有此理。”

司马光哼得一声,过得片刻,冷静下来的他,忽然皱眉道:“不对!这主意不像似他的手笔。”

.....

王安石可不是落荒而逃,他跟司马光争,从未输过,也未赢过,他这回是真的有事要做,没心情跟司马光争论。

回去之后,王安石就立刻派人去找张斐,告知他,朝廷已经答应了,让他赶紧将契约范本送来,如今就缺这一张契约。

整个改革的核心,就是那一纸契约。

而张斐却是在第一时间赶去马甲,将此消息告知马天豪。

朝廷不给说法,马天豪那边也不敢做太多动作。

“好小子,果真手段了得,这么快就给搞定了。”

闻此消息,马天豪激动地直接站起身来。

这着实令他震惊。

可从来没有一个珥笔之人可以将自己契约变成朝廷的法律条文。

而且速度还这么快。

真是让人不敢相信啊!

亏得还有人说,张斐得罪了整个朝廷。

简直就是无稽之谈啊!

张斐笑道:“朝廷那边我是搞定了,你那边怎么样?”

马天豪立刻道:“这你放心,我这边也有收获,我已经说服相国寺加入我们。”

张斐愣了下,“相国寺?”

马天豪道:“你难道不知道相国寺才是咱汴京最大的债主吗?”

“是吗?”

“你若不信,可随便找个人问问。”

原来这寺庙有着很多免税特权,导致不少大地主都将田地划到相国寺,相国寺等于是躺着赚钱,但野心是无止尽,相国寺自己开拓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