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北宋大法官> 第六十二章 格局

第六十二章 格局

范理可是老江湖,他来之前就已经猜到张斐的目的,那么他前来赴约,当然不仅仅是为了骂张斐几句,亦或者戳穿张斐的假面目。

如果他真的要报复张斐,可以直接将此事告知李国忠等人。

但他并没有这么做。

原因就是他看到了张斐身上潜在的利益。

一张契约就能够获得几百贯。

这是什么概念?

如果能够跟张斐合作,他的书铺不得起飞呀。

虽然张斐得罪了不少人,但目前看来,也有不少人支持张斐的,其中还包括当红第一人王安石和许遵。

而且,在不少大员的围剿之下,张斐依旧能够突破重围,并且一鸣惊人。

那么孰强孰弱,范理自然得好好权衡一番。

而他之前口气那么强硬,当然也就是为了就地还钱。

然并卵!

张斐根本就不吃他那套,非但如此,他还被张斐给镇住了。

说到底,还是实力说话。

他镇不住张斐的。

最终他还是签订了那份合伙人协议。

张斐将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他们范家书铺,并且将要修改书铺管理制度,以合伙人为主,这种制度是比较松散的,就可以将名义掌舵者和实际掌舵者分开。

也就是说,要真出了事,范理顶着。

“得赶紧回去将这个好消息告诉那婆娘,让她开心开心。”

下得船来,张斐便是火急火燎地赶回许府。

要知道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他要争回这口气,他要证明,对方对他的围剿都是徒劳无功,他要给对方一个大大的惊喜,以此来表示自己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而许芷倩也非常期待这一刻。

“王...王师兄?”

回到家中,正准备将这个好消息告知许芷倩时,突然发现王页也在。

王页拱手道:“在下冒昧拜访,打扰之处,还望三郎多多包涵啊!”

张斐忙道:“首先,这不是我家,其次,我也希望阁下能够常来转转。”

王页欣喜道:“是吗?”

张斐直点头道:“当然,阁下来此,想必又带来了美酒佳肴吧。”

王页脸上的笑容逐渐僵硬,那句“一见如故”硬生生给憋了回去。

知情的许芷倩抿了下唇,差点笑出声来,又见王页尴尬的脸都红了,心念一动,向张斐道:“看来我们许家平时是亏待你了。”

张斐赶忙解释道:“当然不是,许娘子误会了,只不过...只不过你王师兄带来的酒,确实很好喝,你不觉得吗?”

许芷倩偷偷瞄了眼王页,点点头道:“那还用你说么。”

张斐笑道:“所以说嘛,这是两件事,可不能混为一谈,你们许家对我可真是没话说,我也非常感激。”

许芷倩道:“算你还有些良心。”

二人一唱一和,倒是缓解了王页的尴尬,笑道:“三郎重情重义,实乃吾辈之楷模。”

重情重义?他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张斐瞧脸色不对,赶紧解释道:“王师兄莫要误会,我与许娘子纯属是伙伴关系,私下除了吵架,没有什么其它可谈的。”

许芷倩本不觉这话有问题,可张斐怎么一说,她倒也慌了,直点头道:“是的,是的,王师兄千万别误会。”

王页瞧了二人一眼,笑道:“我不过随便说说,你们为何这般紧张。”

“谁紧张呢?”

二人异口同声道。

说罢,二人又是非常有默契的互瞪一眼。

王页哈哈一笑,道:“师妹,快些将我带来的酒菜备上,我要与三郎喝上几杯。”

心里却想,幸亏带了,不然的话......这天可就聊不下去了。

他倒不是说拿这酒菜来讨好张斐,只不过他来许府,自己也觉得是打扰别人,挺不好意思的,故此他从宫里自备酒菜。

这酒菜上桌,张斐今儿兴致又不错,又先跟王页连干三杯。

王页笑道:“三郎今儿兴致似乎不错。”

张斐呵呵笑道:“还好!还好!”

王页又道:“有道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三郎绝对当得了此誉。如今整个汴京都在谈论房贷一事,三郎真是一鸣惊人。”

张斐呵呵道:“我哪里想这么闹腾,纯属被逼无奈。”

王页叹了口气,又道:“关于针对珥笔之民的公文,我早已听说,我也为三郎你打抱不平,他们在公堂上辩不过三郎,便用这种手段打压三郎,真是令人愤愤不平。”

许芷倩略显紧张地看向张斐。

张斐拱手道:“多谢阁下为我打抱不平,不过也无须气愤,毕竟他们又不是针对我。”

许芷倩轻轻松得一口气。

王页诧异道:“那是针对谁?”

张斐笑道:“谁来他们都会针对啊!”

“......!”

王页愣了一下,拍着桌子,哈哈笑道:“妙哉!妙哉!好一句谁来他们都会针对。”

许芷倩的额头和手心已经开始在冒汗了。

王页又举杯道:“三郎恁地豁达,我敬三郎一杯。”

“不但豁达,而且好爽!干了!”

张斐正说得口干,端杯就饮。

放下酒杯之后,王页笑道:“三郎此番妙策,也对我有所启发,就是不知是否可行?”

张斐问道:“什么启发?”

王页道:“如今买房之人多不胜数,以至于坊间房价上涨,可是房价上涨也并非好事,三郎何不再向王大学士提议,让他奏请朝廷,拨一些地建房,然后对民间出售,如此即可抑制房价上涨,又能够为了朝廷增加收入,岂不是两全其美。”

“.......!”

王页说完之后,见张斐呆若木鸡,问道:“三郎为何不语?”

张斐猛地一怔,“这万万不行。”

“为何不行?”王页错愕道。

“你说得倒是好听,抑制房价,可你也说了,朝廷现在很缺钱,若是朝廷建房真赚了钱,那还不往死里抬高房价。”

“你这说得无凭无据,朝廷建房意在平衡房价,怎么会随意涨价。”王页直摇头。

“无凭无据?”

张斐笑了,“目前朝廷主要收入是税收,这税都能涨,房价能不涨吗?”

王页神情一滞,面露尴尬之色。

砰地一声轻响。

张斐偏头一看,原来是许芷倩的酒杯打翻了,又瞧了眼许芷倩,“许娘子,你怎么出这么多汗?”

“我...我不胜酒力。”许芷倩讪笑道。

张斐道:“这倒是的,你可得少喝一点,咱们已经扯平了,你可别又来一次。”

许芷倩斜目瞥向他,“你酒量好?”

眸光近乎疯狂地闪烁。

张斐嘀咕道:“至少比你好。”又见许芷倩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心里也纳闷,这女人是发春了么,怎么在给我抛媚眼?还是我憋了太久,出现幻觉了。

王页突然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许芷倩一怔,见王页正微笑地看着自己,忙道:“没什么,没什么。”

张斐见许芷倩神色慌张,也反应过来,对哦,这互扑一事可不能让王页知道,那样的话,我倒成了老王,我特么姓张,他才姓王啊。赶忙转移道:“阁下,我们还是继续谈房价的事。”

许芷倩差点没咬着舌头,你是眼瞎么,心里也有些着急,毕竟她隐瞒了王页的身份,如果张斐说错话,她也是有责任的呀。

王页笑着点点头,又道:“那依三郎之意,朝廷又该如何抑制房价?”

张斐笑道:“其实房价上涨也并非是坏事。”

王页忙问道:“此话怎讲?”

张斐道:“如果朝廷会玩得话.....!”

“会玩?”

“呃...就是懂得管理的意思。”

“哦,三郎请继续说。”

“如果朝廷懂得管理的话,就应该坚持租公房的政策,可以拨地,可以建房,但必须是廉价的租公房。”

“这是为何?”

“很简单。”

张斐解释道:“这人是依屋而存,有了房子就有了家,有了家就不会轻易离开,但是每个人又都必须要奋斗才能够生存。

在奋斗的过程中,就会产生税收,人越多,税就越多,后劲将连绵不绝,国家财政将会变得富饶,而经济一旦向好,房价势必也会上涨,但这种上涨那是繁荣的体现,不是什么坏事。

关键有租公房在,那就不会影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