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北宋大法官> 第六十八章 法内狂徒

第六十八章 法内狂徒

“啊...啊...轻点...大叔,求你了,轻点...疼啊!啊.....!”

“哎呦!哎呦!哎哟!疼死俺了!疼死俺了!”

两个末班小鲜肉躺在屋内,被两个老男人狠狠地揉搓着。

发出杀猪一般惨叫声。

此起彼伏。

异常血腥!

惹得屋外的许芷倩是笑个不停。

半响过后,屋内只剩下了粗重喘气声。

吱呀一声,门打开来,两个老男人一边搓着手,一边从屋内走了出来,一副事后的样子。

许芷倩立刻上前问道:“他们的伤势怎么样?”

其中一个年长的老男人拱手道:“许娘子勿要担心,他们都只是受到一点皮外伤,我已经给他们敷上药,平时稍稍注意一下就行了。”

许芷倩松的一口气,点点头道:“多谢二位。”

又立刻吩咐青梅带这二位郎中下去休息。

等郎中走后,许芷倩轻轻敲了下门。

门直接开了,只见李四顶着一个猪头脸站在门内。

“你怎么样?”

“多谢许娘子关心,俺好多了。”

“那就好!”

许芷倩点点头,又偏头看向半躺在卧榻上的张斐,“你怎么样?”

“放心,死不了。啊...!”

张斐艰难地坐了起来,又瞟了眼许芷倩,“倒是你,要悠着一点,可别把嗓子给笑哑了。”

许芷倩抿了抿朱唇:“你一个大男人这般怕疼,还好意思说。”

“且让你嚣张片刻。”

张斐道:“等我伤好了,再跟你吵,我现在要留着力气对付那王司农。”

许芷倩柳眉一皱,“你这不会是意气用事吧?虽然我朝是允许民告官,但你若拿不出证据来,那将会对你非常不利!”

她并不反对张斐采取报复手段,这都已经打到脸上来了,嫉恶如仇的她,当然认为该给予反击,但是她担心张斐是太冲动了,以至于落入对方的圈套中。

张斐眯了眯眼,“放心,我想得很清楚,你等着好了,这回我要让王司农感到珥笔之人的恐惧,以求达到杀鸡儆猴的效果。”

许芷倩震惊地看着张斐。

杀鸡儆猴?

你一个珥笔,拿官员杀鸡儆猴?

会不会是用错成语了?

......

王府。

“反了!反了!岂有此理!那张三小儿,竟敢诬蔑本官。”

王文善来厅中来回踱步,愤愤不平地骂道。

前来询问的李开解释道:“王司农先勿动怒,我...我也不过是照例询问。”

王文善停下脚步,回身向李开道:“李通判照例询问,那就证明开封府还是怀疑本官,你可知道,这会对本官的名誉造成多大的伤害吗。”

李开报以歉意地微笑,“主要是那张三说王司农你曾在李四一案调查期间,去见过他,并且还威胁过他,我们也不能置若罔闻啊!还请王司农见谅。”

没有证据,他说话也非常客气。

王文善道:“不错,我当初是与他见过一面,但我并非是威胁他,而是希望通过他向李四道歉,当我知道我那外甥干出这种事时,我都恨不得大义灭亲。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借此勒索本官,提出高昂赔偿的要求。唉...也怪我心软,我认为此事皆因我家教不严,我也是责无旁贷,故才让我那外甥尽量答应他那些不合理的要求。

但是没有想到,他却变本加厉,又故技重施,想要借再此勒索本官,真是岂有此理。”

李开皱眉道:“王司农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王文善抖着五指,“五百贯的赔偿,李通判认为这真的合理吗?”

李开沉眉不语。

当初那个赔偿,确实创下记录,而就当时,李开他们也想到这是张斐所想要的。

基于这个结果,王文善的话显然更加可信啊!

王文善又道:“我那外甥本不愿答应他的要求,是老夫硬逼着他答应得,心想着也好借此事给他一个教训,可不曾想换来的却是得寸进尺,变本加厉。”

越说越气,他是直摇头,“不行,这事断不可就这么算了,我一定要去告他诬蔑本官,以证老夫清白。”

李开道:“王司农当然可以这么做,如果证明张斐的确是诬告,那我们开封府也会秉公处理的。”

他态度非常明确,反正我们开封府是秉公处理,你要告就告,但是程序还是要走的。

王文善也录了一份口供给他,将他打发走。

李开前脚刚走,刑部员外郎陈瑜便从后堂里面走了出来。

“真是没有想到,那张三竟然直接去开封府状告恩师。”

陈瑜是直摇头。

这确实出乎他们的意料,他们原本以为张斐肯定会找许遵、王安石出面主持公道,因为没有证据,一旦王安石、许遵介入进来,那就是权力的博弈。

他们便可集中朝中反对王安石、许遵的力量借此案来反对市税司,这是一箭双雕之策。

可没有想到那二愣子直接跑去开封府告状了。

“他这是自寻死路!”

王文善冷冷一笑:“你说为师反告他诬陷和敲诈勒索,能成否?”

陈瑜道:“一定能成,因为他不可能拿出证据来,同时从李四一案的结果来看,大多数人都会相信这是张三故技重施,又来敲诈恩师,不过恩师应该马上行动,以此来表达自己蒙受不白之冤的愤怒和委屈。”

王文善点点头道:“你马上给我写一张状纸,今儿就送过去。”

......

开封府。

“怎么样?”

吕公著向刚刚回来的李开问道。

李开苦笑道:“王司农表示他确实见过张三,但他只是希望通过张三,向李四道歉,并无威胁过他。

不但如此,王司农还说当时是张三勒索过他,提出非常不合理的要求,但他仍旧答应了,故此他认为张三又打算故技重施,敲诈勒索他,王司农还表示要告张斐诬蔑他。”

吕公著皱眉道:“此事真相如何,就只有他们二人知道,孰真孰假,很难判断。”

李开点点头,道:“除非张斐找出证据,证明确实是王司农买凶伤人,否则的话,他难以胜诉。”

这边还聊着,那边王文善的状纸就送到了开封府。

“想不到来的这么快,看来这回王司农是绝不会轻易罢手了。”李开面露忧虑之色。

吕公著道:“我们秉公处理就行。”

既然要秉公处理,那肯定要马上召张斐过来询问,他现在已经成了被告人。

很快,张斐就被叫来开封府。

“小民诬告王司农?知府信吗?”

张斐听到这话,不禁都乐了。

吕公著不觉好笑,沉眉道:“这不是信与不信的问题,本官是要看证据的,你说王司农曾威胁过你,且买凶伤人,你能否拿出证据来证明这一点。”

张斐理直气壮道:“我当然有证据啊!”

李开都急眼了,“那你就拿出来啊!”

“我不拿。”张斐摇头道。

“......!”

愣得半响的吕公著,差点没气晕过去,不禁勃然大怒,“混账!你当本官真拿你没有办法么?来人啊!给我将此人拿下,重打二十大板。”

张斐丝毫不惧,反而怒喷道:“你们果然是官官相护。”

吕公著大怒,老子一生清廉,怎容此厮诬蔑,“你这刁民真是无法无天,本官让你拿出证据,你又不拿,你这不是成心戏弄本官吗?”

说到后面,他都委屈了。

欺负人了不是。

张斐反问道:“敢问知府,王司农说没有威胁小民,你们可有让他拿出证据来?”

吕公著气急不过道:“但现在是你告他买凶伤人,他告你诬陷,你得证明自己没有诬陷他。”

张斐又道:“但他也说了小民敲诈勒索他,他拿出证据了吗?那小民是不是也可以告他诬告?”

“......?”

属实闭环了。

吕公著道:“你这简直就是胡搅蛮缠。”

张斐道:“小民绝无胡搅蛮缠,小民不拿出证据来,就是怕你们官官相护,记得当时审理阿云一案时,司马大学士为求公平,也容许我暂不透露证据。

除非让我与王司农对簿公堂,否则的话,我就是被你打死,我也不会拿出证据来的,天知道这证据拿出来,会不会莫名消失。”

又是这一招?

吕公著真是恨得牙痒痒,他依稀记得,当初张斐也是用同样的招数对付司马光,只不过当时他是拿皇帝出来说,如今改用司马光。

这真的是一环套一环,下回是不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