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北宋大法官> 第八十三章 男儿有泪不轻弹

第八十三章 男儿有泪不轻弹

门前院内顿时响起一片哗然之声。

对于许多人而言,这个转折实在是太突然了一点。

一下子就崩了。

吕公著虽不感意外,因为他已经怀疑是林飞所为,即便林飞不承认,他还会派人去调查那些疑点,不过他却郁闷地看向黄贵。

黄贵尴尬地轻轻摇头。

他们对此没有任何调查。

吕公著不禁老脸一红,我们到底在干些什么。

王安石低声向许遵问道:“仲途兄,你可知那位林夫人的来历?”

司马光立刻侧耳过来。

许遵小声道:“妓女。”

王安石、司马光顿时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悄悄在旁偷听的唐介突然道:“这只能算是一个疑点,也不至于让林飞认罪。”

司马光道:“林飞自己都招架不住,漏洞百出,而他夫人的身份本就是一个疑点,又哪里招架得住,谎言终究是谎言啊,是经不起盘问的。”

王安石却道:“但也由此可见,林飞也是一位重情重义之人,他提前认罪,也是为了保护林夫人,若是其夫人上堂,张三揪住她的身世进行盘问,这得多难堪啊!”

唐介稍稍点头。

确实。

以张斐展现出来的话术,林夫人这个漏洞,那不得给他捅穿了。

王安石突然低声向司马光道:“我知道你之前究竟输在了什么地方。”

司马光当即鄙视他一眼:“你才知道,我可是早就知道了。”

王安石登时一脸尴尬。

细节!

当初司马光就是输在细节上。

如今这一幕又再上演。

张斐的辩诉与别人唯一不同的是,就是他的细节。

在此案爆发后,没有人关注林飞的酒量,没有人关注林飞请客频率,更没有人关注林飞的妻子。

他们唯一关注的就是那份认罪书。

认为那就铁证。

有此证在手,那么想要翻案就非常困难。

这也是张斐不愿提供证据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他掌握细节,如果他过早拿出来,就无法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反应过来的吕公著突然一拍惊堂木,“林飞,你还不从实招来。”

“其实我方才已经说得非常清楚。”张斐却是将话接了过去。

林飞和吕公著不约而同诧异地看着张斐。

张斐叹了口气,“曾几何时,我也以为林教头是为了贪图荣华富贵才这么做的。但是许芷倩却认为这里面另有隐情。

于是我与许芷倩打了个赌,由许芷倩去说服林飞放弃那张认罪书,因为我们已经掌握足够的证据。

如果林飞放弃了,那就证明,他是为了贪图荣华富贵,如果他没有的话,那只能说明,他希望借开封府诉说自己的冤屈。

很遗憾,许芷倩赢了。林教头明知胜算不高,却还要一意孤行,其实他心里非常清楚,一旦上得公堂,哪怕他赢了,他也是输得,他不但不会得到升迁,反而会再无出头之日。

但他仍要这么做,原因很简单,若不这样,谁又能听到他的倾诉。”

“......!”

堂内外是一片静寂,唯有张斐这一番铿锵有力的辩诉余音绕梁。

这让一旁的曹栋栋很是纳闷。

为什么自己不认罪,那门口都快将屋顶给骂翻了。

如今林飞认罪了,为何门口连声响都没有。

欺负人了不是。

煽情!

这厮又在玩煽情!

虽套路依旧!

但吕公著对此却是毫无办法。

因为他现在也有些迷糊了。

张斐到底是谁的辩诉人啊!

饶是黄贵也扪心自问,即便自己不顾正义,仍旧帮林飞辩诉,只怕效果也没有张斐这么好啊!

吕公著道:“任何理由都不能充当犯罪的理由。”

“知府铁面无私,小民深感钦佩。”

张斐拱手一礼,话锋一转道:“但小民今日是为曹栋栋来辩诉的。”

你也知道啊!

吕公著一听这话,差点爆粗口。

曹栋栋可就忍不住了,原地一个蹦跶,“你终于想起来我来了。”

吕公著深表认同,恨不得给曹栋栋点个赞。

张斐稍稍瞧了眼曹栋栋,又朗声道:“对于我当事人,哦,也就是曹栋栋,我认为他在此案中承受了太多的冤屈,而原因就只是因为他是衙内。”

“对对对!”

曹栋栋小鸡啄米般地直点头。

“曹栋栋到底有没有罪?”

张斐摇摇头道:“我认为是无罪的,只能说是有过错。因为不管原因如何,他仍旧对一位有夫之妇产生邪念,这显然是不应该的。”

曹栋栋愤怒地望着张斐。

林飞有罪,你说得那么委婉,我特么无罪,你却说得那么坦白。

你到底是向着哪边的呀!

又听张斐言道:“但还请各位能够明白一点,衙内如今不过十八九岁年纪,正值血气方刚时,且涉世尚浅,再加上酒劲上头,同时对方又主动勾引,难以把持得住,也是情有可原的。”

话说至此,他稍稍一顿,又道:“虽然在事发当晚,因对方的恐吓,而导致心中惊恐不安,曹衙内最终签下认罪书,但是之后曹衙内便拒绝这么做,宁可与之对薄公堂。

可是诸位不要忽略一点,曹衙内是完全可以通过他的家世,让林飞得到他本应该得到的升迁,我相信这对于衙内而言,不是非常困难的,如此还可避免被父母责骂,避免牢狱之灾,我相信很多人都会选择这么做。

但是衙内却没有这么做,为何?因为衙内深知他们曹家能有今时今日的地位,是凭借其祖辈用血汗拼杀回来的,是凭借圣上的隆恩浩荡。

如果他这么做了,那他将会令曹家的荣耀永远蒙上一层阴影,永远都无法洗脱。虽衙内在其中犯了不小的过错,但是在大是大非上,衙内却死死守住了底线,他没有做出危害国家,以及其家族的任何事,一个人默默承受着一切。”

好好好!会说你就说到亿点!

曹栋栋顿时被这一番话感动了,泪眼汪汪,原来...原来我有这么伟大?

又见那张斐长叹一声:“不得不说,这个官司令我感触良深,大家不妨仔细想想,其实衙内所坚持的,恰恰又是林飞所追求的,但他们偏偏对簿公堂。”

林飞与曹栋栋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眼,彼此眼中少了一丝怨恨,而多了一丝理解。

“听得太入迷,差点都忘记了这茬!”

王安石呵呵一笑。

司马光笑道:“这才是最关键的。”

二人一边笑着,一边往外面走去。

“好!”

“说得好!”

“不亏是珥笔张三,真是说得太好了!”

“张三,俺之前误会你了,真是抱歉!”

门口突然响起爆裂的喝彩声。

这最后一句话,仿佛让整个官司都得到了升华。

在众人的喝彩声中,吕公著宣判,曹栋栋无罪释放,同时又命人将林飞收押。

至于林夫人和吴虞侯,他并没有命人让他们上堂,这也是宋朝一个重要的法制思想,就是保护隐私权。

“谢谢!”

被两名衙差押着的林飞向张斐说道。

张斐叹道:“但我也只能帮你到这一步了。”

林飞点点头。

曹栋栋突然道:“林教头,若有机会,我要与你再喝一杯。”

林飞眼中含泪地点点头,“抱歉!”

张斐不禁侧目看向曹栋栋,心想,此人倒是值得一交。

“张三!”

黄贵突然走了过来。

“黄主簿!”

张斐赶紧拱手一礼。

黄贵拱手道:“此番争辩,我输得是心服口服,也令我受益匪浅。”

之前几次官司,他还是有些不服张斐的,毕竟有取巧之嫌,但是这一次不一样,张斐真的用话术和充分的准备,硬生生将真相问了出来。

这种话术确实令他眼前一亮。

张斐谦虚道:“承让,承让。”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