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北宋大法官> 第八十九章 是非之地

第八十九章 是非之地

这张斐新官上任,三把火扔出去之后,肯定也要提拔一些人上来,用人之道,无外乎,恩威并施,肯定要组建一个以自己为核心的团队。

不过他比较信仰能者居之,故此他只是将那些拟定契约的工作,交给那些珥笔之人,先看看他们的能力,然后再做一番人事安排。

而他自己呢,则是进入年假状态。

......

“吹...吹个大气球...吹个大气球,啷个哩个啷...。”

但见弥漫热气的浴房内,洋溢着充满骚气的歌声,一支大长腿,从浴桶中伸出,性感的腿毛是若隐若现.....。

今儿...今儿张斐就要跟着曹栋栋他们去白矾楼,据说那是东京最高档的摸摸唱,这还不止,曹栋栋还承诺要赠予他一女子。

年轻人吗。

精力旺盛,张斐以前也经常陪客户,或者陪老板去夜场嗨皮。

反倒是来到北宋之后,至今都还没有去过任何一个娱乐场所,要知道北宋的娱乐行业可是非常发达的。

他一直都想去,这可是单身狗唯一的福利,肆意放纵,不像那些有妇之夫,偷偷摸摸,打个电话,先跑厕所,就为那几秒欢娱。

只不过许遵实在是太令人尊敬了,住在许家,他是真不好意思去。

他急着搬走,也是因为他需要更加自由的夜生活。

今晚他就做好一切准备。

一切!

泡完香喷喷的热水澡之后,张斐又换上一套崭新的玉白色长袍,扎上头巾。

“李四,咋样?”

张斐站在李四面前,舞弄着骚姿。

李四憨厚地点点头道:“三哥,你穿着这衣服,可是真俊。”

“你这人就一个缺点,老爱说大实话!”张斐得意地嘿嘿直笑。

“咦?你这是准备上哪?”

正说着,那许芷倩突然入得大厅。

张斐受得一惊,“许娘子,你进来也不敲门么?”

许芷倩稍显尴尬,“我看那后门又没有关,你家又没有门童,我就直接进来了。”

对!门童!丫鬟!待会看能不能忽悠小马送我几个丫鬟门童什么的。张斐暗自思索着。

许芷倩见张斐眼珠乱转,又问道:“你们这是准备上哪?”

张斐哦了一声:“那个,衙内不是为了感谢我帮他打赢官司么,今儿晚上请我去白矾楼吃顿好的。”

“白矾楼?”

许芷倩不禁打量了下张斐的穿扮。

“帅不帅?”

张斐挑了挑眉。

许芷倩白了他一眼,又是叮嘱道:“那里可是是非之地,尤其是晚上,你跟着衙内他们去,可莫要惹出麻烦来。”

张斐笑意一敛,“我今晚不想去了。”

许芷倩问道:“为什么?”

张斐没好气道:“你都这么说了,我还敢去么。”

许芷倩噗嗤一笑:“不去也好。”

话音刚落,就听得门外有人喊道:“张三,你好了没?”

是曹栋栋的声音。

张斐忙应得一声:“来了!来了!”说着,他又向许芷倩道:“许娘子,我有事走先,你多坐一会儿也行。告辞!李四,垢!”

主仆二人屁颠屁颠地往门口走去。

许芷倩瞅着张斐急匆匆的背影,滑稽至极,也是忍俊不禁。

.....

来到门外,张斐突然哆嗦了一下,为了展现身材,他里面没有穿多少,怕显得臃肿,就是裹了见厚厚的斗篷。

麻溜地上得马车,只见除曹栋栋和马小义外,还有一个可以威胁到他颜值的俊美公子,不禁问道:“这位是?”

曹栋栋忙道:“这是我兄弟,符世春,你叫他春哥便是。”

“春哥?”

张斐猛地吸一口冷气。

符世春好奇道:“你为何这般表情?”

“啊?不,原来是符公子,失敬,失敬。”

张斐赶紧拱拱手,心想,春哥这大名,可不能随便叫啊!

这符家曾是大宋第一外戚家族,他的曾曾祖父符彦卿人称周朝独孤信,因为他的三个女儿皆是皇后,分别是周世宗的宣懿皇后、宣慈皇后及宋太宗懿德皇后。

当时显赫一时,不过后世子孙不争气,如今正在走下坡路,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倒也无人小觑。

一般外戚大家族,都有一个特地,就是女的漂亮,男的帅。

符世春笑吟吟道:“那日你为衙内辩护时,我与小马也去了,可真是精彩,在下深感佩服。”

“哪里!哪里!”

张斐忙拱拱手,屁股挤开马小义,堪堪坐下,一辆马车四个人,确实显得有些拥挤。

“不该就是这天太冷了。”

张斐搓着手道。

马小义立刻道:“三哥,你有所不知,这天不冷,咱都不上白矾楼,咱们都去飘香楼。”

张斐哦了一声:“有何讲究吗?”

“这讲究可大了。”马小义介绍道:“白矾楼可是咱东京第一酒楼,天气好的时候,那些士大夫都上白矾楼吃饭喝酒,咱们这些晚辈玩得可也不尽兴,不过这大冬天,那些士大夫们可就不会上白矾楼,多半都是年轻人去。”

“原来这里面有这么多讲究。”张斐一乐,“那咱们今日还算是去对了地方。”

“那是的。”

符世春道:“我听说今晚有一个寡妇生得十分俊俏,引得不少人去。”

张斐皱眉道:“又是寡妇?”

“又?”

曹栋栋、马小义、符世春三人异口同声道。

“是呀!我怎么说‘又’?”张斐挠挠头,很是不解。

曹栋栋眼眸一转,“张三,你是不是不喜欢寡妇?”

张斐道:“你喜欢?”

曹栋栋直点头。

张斐道:“谈不上喜欢,但也不在意。”

曹栋栋道:“若是本衙内看上了,那......!”

不等张斐开口,马小义就道:“哥哥,做人可得讲义气,说好今儿要帮三哥寻得一个妾侍,可不能不算话。”

曹栋栋郁闷道:“我也没说不找,只不过......。”

马小义再度打断他的话,“你那么多妾侍,三哥一个都没有,你还要跟三哥争。”

“我就说说。”

曹栋栋道:“不争便不争。”

他是真的很想与张斐交好,他身边就缺这么一个人了。

符世春笑道:“衙内,小马,你们先别忙着争,今晚可是有是不少人,咱们也不一定拿得下。”

曹栋栋皱眉道:“谁争得过本衙内。”

符世春道:“听闻今晚韩盼他们也去。”

曹栋栋哼道:“怕他不成。”

张斐问道:“这韩盼是谁?”

符世春道:“他便是三朝元老韩相公的孙子。”

这三朝元老,那不用说也知道是韩琦。

韩琦目前已经辞官在家养老,但他跟王安石、司马光他们不是一个路线,如王安石、司马光他们都是一个妻子,而且生活过得是非常简朴,房子都买不起,但是韩琦可是养了不少妓妾,很懂得享受生活,也很有钱。

王安石、司马光是属于异类,如果思想没有达到一定的境界,就根本做不到。

韩琦才是属于士大夫主流。

张斐又想起许芷倩的话,道:“这会不会惹麻烦?”

曹栋栋激动道:“有本衙内在,你怕甚么?”

马小义道:“就是,就是,那韩盼乃是哥哥的老对手,咱们可不能认怂。”

曹栋栋道:“小马说得对,今儿我非得跟韩盼争个高下,你放心,我一定帮你买到那寡妇。”

“.....。”

张斐一脸懵逼,我也没说要那寡妇啊!

少女她不香么。

头疼!

殊不知他们曹家与韩家有那么一段恩怨,当时宋英宗即位时,据说身体不好,曹太后垂帘听政,再加上当时许多朝臣不喜英宗,于是从中挑拨,母子离心,曹太后似有废帝之心,导致后来宋英宗痊愈之后,曹太后就不太想还政皇帝。

韩琦就屡屡上奏,并且以辞官要挟,最终还是迫使曹太后将政权还给英宗。

当然,这与曹栋栋和韩盼倒是没有直接的关系,二人就纯属互看不顺眼。

“吁...!”

马车突然止住不前。

曹栋栋问道:“到了没?”

马夫答道:“回衙内的话,已经到了白矾楼门前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