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北宋大法官> 第九十九章 将错就错

第九十九章 将错就错

王页虽然认为张斐有意敷衍,但他也没有强求,跟他说了这么多,就已经很够意思了,又与张斐聊得一会儿,便起身告辞了。

他刚走不久,许遵与许芷倩便来到张斐家。

顺便正式向张斐道贺乔迁新居之喜。

“张三,王师兄与你说了什么?”许芷倩突然问道。

张斐却是看向许遵。

许遵捋了捋胡须道:“他与你意气相投,又与你年纪相当,故希望能与你一块为国效忠,老夫也觉得这也很不错。”

语气稍显有些僵硬,让他说谎,确实挺难的。

而且他也觉得这事很对不起张斐,但那是皇帝,他也没有办法,故此他也从来不跟王页同时出现。

老夫最多只是从犯,那犯罪现场我都没有去过。

张斐也不在意这些,毕竟人家也是对他好,道:“多谢恩公栽培,但目前我还是希望能够打赢史家的官司,其它的事暂时不愿多想。”

许遵微微点头,也不勉强,其实他觉得张斐才能比较特殊,入不入仕,都可以,各有利弊,还是尊重张斐自己的想法。又道:“关于这场官司,今日老夫也仔细想了想,老夫也认为你说得很有道理,此案的真正元凶,不是人,而是法,告法反而是对的。”

他身为律政界奇葩,是最能理解张斐的思想。

可说着,他又捋了捋胡须,“只不过对你而言,也要更为凶险,伱若真想这么做的话,就必须先得到朝中重臣的支持,若有他们的支持,且不论成败,至少你这么做不会被治罪,老夫认为光王介甫一人,也还是不够的。”

起诉朝廷,光这个动作,就有可能违法,而且一旦被定罪,至少都是死刑。

必须要得到朝廷的支持,才能够去起诉朝廷。

否则的话,非常危险。

张斐道:“如果再加上司马大学士呢?”

许遵面色一惊,那心直口快地许芷倩直接道出他心中所想,“这怎么可能,我听说在变法一事上面,王叔父和司马叔父常常争吵,你怎么可能同时说服他们两个人?”

许遵点点头,这个难度系数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张斐却是自信地笑道:“如果许娘子愿意帮我写两份状纸,我相信问题不大。”

许芷倩好奇道:“写两份状纸何难之有,不知你打算怎么写?”

张斐道:“就将此案的原原本本写下来,两份一样的就行了。”

“就...就仅是如此吗?”

“对。”

张斐点点头。

如果这一点他都没把握,他压根就不会提出起诉朝廷。

许遵见张斐信心满满,不禁开始对此充满期待。

但见张斐没有多说,他也没有多问,稍坐一会儿,便起身回家去了。

这时,那李四走了进来,“三哥,那些礼物该如何处置?”

张斐道:“以后这种事找夫人。”

“夫人?”李四虽然憨厚,但他也是知情人。

许芷倩噗嗤一笑。

张斐黑着脸道:“一千五百贯呀,让她干点活又怎么了。”

提起这事他就郁闷。

“是!”

李四点点头道:“我这就去找夫人。”

许芷倩笑吟吟道:“你不会是想假戏真做吧?”

“错!”

张斐道:“这本就是一出真戏,现在愣是给弄得快要黄了,真是气死我了。搬個家就这么难了,成个家更难。”

许芷倩听得咯咯直笑。

张斐黑着脸道:“你笑甚么?”

许芷倩忍着笑道:“我只是觉得,在别人看来,你打的每桩官司都是难于上青天,可你却能轻松解决,搬家成家在别人眼里,又是轻而易举之事,可在你这里,却又是恁地艰难。”

张斐捂头叹道:“你说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许芷倩见他真的郁闷极了,倒也不忍再笑他,其实这种事要是换做别得男人,一般不至于这般痛苦,是很好解决的,于是安慰道:“其实你与那高娘子倒也挺般配的,你可以花些心思打动她。”

“打动?”张斐哼道:“是用拳头么?她都要为前夫殉情,这得打到什么时候去。”

许芷倩道:“那证明她是一个好女子,你应该更加珍惜才是。”

张斐摇摇头,不耐烦道:“你根本就不懂。”

许芷倩啐道:“我怎就不懂了,你不就是打着那下流主意么。”

草!她还真懂。张斐不禁尴尬地瞧了许芷倩,但随即又道:“什么下流,我家如今可能就我一根独苗,我这又天天在悬崖边徘徊,想早点留个后,又有什么错。”

许芷倩觉得张斐的考虑也对,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

张斐道:“咱们先把正事做了吧。”

写完几张状纸,已经入夜了,许芷倩也告辞了,一整夜未眠的张斐,忽觉又累又饥,忽闻一阵香味传来。

张斐寻香望去,只见李四端着一碗羹上来,“三哥,你一定饿了吧!”

张斐惊讶道:“李四,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灵泛了。”

这厮眼看寒冬来了,都不懂得置备冬装,都还没有许芷倩细心。

李四尴尬一笑:“这是夫人与小桃做的,俺就跑个腿。”

“小桃?”

“就是昨夜三哥你买得丫鬟啊!”

“对哦!我还买了个丫鬟。”张斐一拍脑门,感慨道:“看来我真是累坏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李四又道:“不过三哥,那夫人倒也真是厉害,一会儿功夫就将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

“是吗?”张斐问道。

李四点点头。

张斐又问道:“你把她安排再哪个房间?”

李四道:“俺原本是将夫人安排到主人房,但是夫人自己不愿,故此俺就只能安排夫人住客房。”

张斐点点头道:“用意是对的,就是手段还不够高明,要继续努力。”

李四挠挠头道:“三哥能否教俺一些手段。”

“这个好学。”

张斐瞧了眼李四,然后勾勾手。

李四立刻附耳过来。

张斐道:“如果我是你,就将其它的住房给拆了,就留一间。”

李四吸得一口冷气,“那俺住哪?”

“把夫人叫来一块吃吧!”

.....

过得一会儿,高文茵与小桃又端着一碗菜入得堂来。

虽然她已经脱下昨日那套比较艳丽的长裙,换上比较朴素的襦裙,但却显得更加娴雅、知性,那修长、丰满的身段又透着风情万种,充满着良家诱惑,这才是最致命的。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就是不知道......!

“夫人请坐。”张斐道。

高文茵轻轻颔首,然后坐在张斐对面。

张斐也没有做声,只是道:“夫人不介意我将家中琐事交予你做吧?”

高文茵摇摇头道:“三...!”

“咳咳!”

张斐瞟了瞟一旁的小桃。

高文茵忙道:“夫君对我的大恩大德,文茵无以为报,愿来生能为夫君做牛做马。”

给的是现金,谈得是来生,快发好人卡吧!张斐暗自嘀咕一句,又道:“夫人若是不介意,今后家中大小事务,就暂时交由夫人处理。”

高文茵点了下头,“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张斐拿起筷子来,“吃吧。”

虽说秀色可餐,但他是真的饿了,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过得一会儿,他见高文茵拿着筷子怔怔出神,不由得问道:“夫人,这菜是你烧得么?”

高文茵啊了一声,然后道:“不是的,我只是帮着小桃打下手,主要还是小桃烧得。”

“是吗?”

张斐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小桃。

小桃忙道:“夫人的烧菜手艺也是很厉害的。”

张斐瞧了眼害羞的高文茵,又向小桃道:“小桃,这菜烧得不错,保持水准,年底给你发奖金。”

小桃激动坏了,“多谢主人赏赐。”

年底,现在不就是年底么,刚来就领奖金,这真是来对了。

“你跟李四一样,叫我三哥就行了。”

“是,三哥。”

说话时,张斐又瞟了眼高文茵,见她兀自愁眉难展,呆呆不语,眼眸一转,突然向小桃道:“李四,小桃,你们忙了一天,也累了,下去歇息吧。”

“是。”

待二人退下之后,张斐便向高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