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北宋大法官> 第一百零五章 开年大戏

第一百零五章 开年大戏

在除夕的前一天,那明媚的阳光,再度洒在这片大地上,冰雪融化,小草露出尖尖的小头,引得无数人是欣喜若狂。

如果年假就只能在家被老婆玩,那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亲朋好友们开始互约着出门踏春。

但是对于张斐他们而言,也就只能在家里玩玩微操,将办公桌从屋内搬到廊道上。

如今可没有电灯、玻璃,坐在屋内还是比较闷的。

不管是张家,还是许家,完全就没有过年的氛围。

期间那曹栋栋、马小义倒是跑来,邀张斐出门春游,以及约他元宵节去观赏灯会,但却都被张斐无情拒绝了。

其实张斐也很想体会一下北宋的年节,但是他现在真的很赶时间,这事是不能拖得,主要是因为这涉及到王安石变法,而历史上王安石也是在熙宁二年二月,正式启动变法。

他敢去起诉朝廷,主要还是有王安石变法的背景,缺了这背景,那成功的可能性,就非常渺茫了。

在许家父女的相助下,可算是准备齐全了。

正月二十。

“非得明天就去吗?”

许遵略显疑虑地说道。

张斐问道:“恩公以为有何不妥吗?”

许遵道:“明日开封府才刚刚开门办公,你就跑去告状,只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他觉得这时机赶得有些欺人太甚。

张斐笑道:“我是这么想的,开门第一天就去,这样才有足够的噱头,才会引得更多百姓的注意,越多百姓知道此事,对我越有利。”

许遵稍稍点头,“原来你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利用民心来打官司,张斐不是第一回用,而且正反他都用过,帮那曹栋栋打官司,他就是反其道而行,先积累仇恨,然后一个反转,令大家对曹栋栋大为改观。

这方面的手段,许遵是自愧不如啊!

不过许遵还是有些紧张,此桉最最最最关键的,就是朝廷会不会让张斐开这口。

甚至可以说,只要朝廷允许张斐起诉,那就算是胜利。

这也是最难的。

冬冬冬!

“三哥,那史家二郎来了。”屋外李四言道。

张斐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许遵道:“你去吧!我正好将这些文桉都看完。”

这一回张斐可真是扎扎实实地去准备,光准备的文桉,就足足有一大箱子。

对于许遵而言,这就是一个宝库。

虽然上面的资料,全都是他提供的,但是其中的运用技巧,可真是令他眼花缭乱。

......

“二叔,你快些起来。”

“挺秀无能,令嫂嫂受苦了。”

.....

来到前院,就见到那史挺秀单膝跪拜在高文茵身前。

张斐双手背负,走了过去,眉头一皱,老气横秋地言道:“怎么?你认为我亏待了你嫂嫂?”

“夫...夫君!”

在史挺秀面前这么称呼张斐,高文茵还真是有些别扭,“我二叔还小,不太懂事,夫君莫要与他一般见识。”

说着,他又向史挺秀道,“二叔,此番全亏恩公相救,你快些拜谢恩公。”

史挺秀见嫂嫂叫张斐夫君,也...也挺不是滋味的,虽然他事先就已经从冯南希口中得知,但亲耳听到又是另外回事,又向张斐抱拳一礼,“恩公大恩大德,史二没齿难忘。”

“举手之劳罢了!”张斐轻描澹写一笑,又问道:“明日就要去开封府了,你怕不怕?”

史挺秀摇摇头道:“恩公与我等素不相识,都愿拔刀相助,我史二又何惧之有。”

“很好!”

张斐道:“你只需要记住一点,你只需要报上自己的名字,其余的都不用说,无论他们说什么。”

史挺秀稍稍一愣,点点头道:“是,我记住了。”

“就这样了。”

张斐耸耸肩道:“我就不打扰你跟你嫂子叙旧了。”

“啊?夫夫夫君。”

高文茵是结结巴巴喊道。

张斐回过神来,问道:“夫人还有事吗?”

高文茵担忧道:“我二叔从未上过堂,不懂规矩,你能否多交代他一些。”

张斐道:“我就是知道他没有上过堂,所以才让他不要说话,不说总不会错的。”

高文茵道:“那如果知府询问?”

张斐道:“反正自报家门就行,其余一句都不要多说,剩下地就都交给我。夫人放心,他又不是主角。”

畅想中文网

史挺秀唯一的作用,就是给张斐一个理由去告状。

主角?

高文茵和史挺秀相视一眼,等到张斐人都走了,二人才木讷地点点头。

......

熙宁二年,正月二十一。

今日起,各个官衙将正式开门办公。

开封府门前,头天上班的几个衙差,也都无心工作,站在府衙门前,闲聊着过年的一些趣事。

根据往年的经验来看,头三天,下面的衙役,基本上也没啥事干,因为也没有哪个蠢货会在头天上班,就来给开封府添加麻烦。

这点人情世故,大家都还是懂得。

除非你给钱。

那又得另说。

几人正聊得欢时,全然不知,一辆马车已经悄然而至。

直到马车上下来二人时,他们才反应过来。

“张三!”

四个衙差异口同声地高呼道。

这帽子都差点竖了起来。

“各位差哥好!在下在此跟各位差哥拜个晚年。”

张斐是客客气气地拱手一礼。

在他身旁还站着一个年轻汉子,正是那史家二郎,史挺秀。

晦气!

这真的是晦气!

头天上班就遇到这厮。

真是阴魂不散。

“张三,你...你来作甚?”其中一个衙差忐忑不安地问道。

张斐左右看了看,笑道:“差哥说笑了,不告状,我上这来干嘛,开封府乃是重地,我岂敢没事乱闯。”

你还知道开封府是重地啊!

你就差没当这是公共茅房了。

“告状?”

那差哥都已经是怒不起来了,事苦苦哀求道:“我说张三,你还让不让人活,这上元佳节刚过,你就跑来告状,你就不能等几个月再来么。”

史挺秀见那差哥说着说着,都快要哭了,不禁也十分纳闷。

这张三哥看着是人畜无害,平易近人,和蔼可亲,我们都还曾绑架过他,他也未跟我们置气,你们为何这么怕他?

这完全颠覆了开封府差哥在他心目中的形象。

张斐报以歉意地微笑:“我等得了,但是这受害者等不了。”

说着,他手旁边地史挺秀一指。

史挺秀抱拳道:“在下史挺秀。”

仅此而已。

不敢多说。

“你...你今后千万别落在我们手上。”

差哥们也顾不得那么多,是咬着后牙槽,赤裸裸地恐吓。

史挺秀有些慌。

张斐却是笑着点点头道:“尽量!尽量!不过说不定很快就会落在你们手里了。”

那差哥见这厮一点也不害怕,于是冲着他叫嚷道:“你这回又是什么事?”

张斐伸手引向身边的年轻汉子,“今日我是代表这位史二郎,起诉朝廷。”

“......!”

四位差哥仿佛都没有听清楚,皆是一脸呆萌地看着张斐。

“起诉朝廷!”

张斐一字一顿地说道。

四位差哥当即被吓得面无血色。

双腿都在发颤。

赶紧去通报。

不要命的人是最可怕的。

只能说你小子够绝。

算了!

我们认输了。

此时,吕公着倒是不在府里,今日他得去朝廷开会,留守的是通判李开。

别看李开是个通判,但他得知张斐又来告状时,神情与那几位差哥是一模一样,恨不得将此人碎尸万段。

真是太欺负人了。

可是后来听到是要状告朝廷时,也吓得是面无血色。

赶紧将张斐叫来,询问清楚。

“你小子是疯了吗?”

见到张斐,李开便是冲着他咆孝道。

张斐却是一本正经道:“回李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