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北宋大法官>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一举两得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一举两得

晏几道。

名相晏殊之子,据说七岁就能写文章,十四岁就考取了进士,妥妥别人家的孩子,与晏殊合称“二晏”。

也是北宋鼎鼎大名的婉约派词人。

麻木了!

在北宋遇到历史熟人的几率实在是太高了一点点。

张斐与许止倩下得车来。

“在下张斐见过晏先生。”

张斐拱手一礼,又问道:“不知晏先生找在下有何指教?”

晏几道拱手道:“指教倒是不敢当,只不过方才我见张三郎为苏子瞻打官司,故此也想请张三郎为家父打官司。”

张斐、许止倩不禁互望一眼。

是的。

当今文人不傻。

而且是非常不傻。

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张斐是明知故问道:“不知晏先生是要打什么官司?”

“是关于那三录斋盗印家父的词集。”晏几道脸上微微露出几分怒气。

张斐瞧他一眼,问道:“似乎并不只是盗印这般简单。”

晏几道稍显迟疑,“其实情况与苏子瞻略有像似,也是他们书店印刷的书籍,实在是粗制滥造,不堪入目。我曾去与之交涉,点出其中错误,望其能够改正,哪知那三录斋每回都是阳奉阴违,而且也不及早更换印版,导致之后印刷的书籍更是不堪。”

说来也有趣,历史上晏几道与苏轼一样,都是被诗词所害,偏偏二人都是第一时间来找张斐打这版权官司。

张斐道:“不知先生希望索赔多少?”

晏几道摇摇头道:“我不要钱,只求他们书斋不再印刷家父的诗词文章。”

张斐稍稍点头,道:“我可以接你这官司,但是我也有个条件。”

晏几道问道:“不知阁下要多少酬劳?”

张斐摇摇头道:“我可以不要酬劳,我刚好盘下一个书店,我希望先生能够将晏相诗词文章都交予小店。”

如今苏轼诗词文章还不够多,只是有潜力,但是晏殊的文章,那可是成堆的,若能拿下晏家,还愁甚么。

晏几道诧异道:“你也开书店?”

“正是因为这个官司,我才打算开书店。”

张斐解释道:“我觉得这些文章诗词都是我大宋的瑰宝,必须善待,那些书店的粗制滥造,真是在玷污这些优美的诗词文章,毕竟我也算是半个词人。”

话音刚落,就听得“噗嗤”一声。

张斐郁闷地瞧了眼许止倩,“你笑甚么?”

许止倩抿着唇道:“你可谈不上半个。”

晏几道却道:“许小娘子此言差矣,张三郎的‘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真是堪称绝句,而且还是以女人之心所作,晏某是自愧不如啊。”

这三句早就传遍京城,是人人皆知。

要知道晏几道有关爱情的诗词,是独树一帜,他的评价绝对是具有权威性的。

许止倩撇了下小嘴,心想,那绝不是他作的,他连我的状纸都有些看不明白。

“不愧是晏先生,就是比某些人有眼光一些。”

张斐拱手一礼,又得意地瞧了许止倩一眼,然后才道:“故此我打算自己开书店,我可以向先生保证,我们书店将会为晏相印刷出世上最为精美的诗词集,同时我们书店还会支付先生一定的版权费。”

“版权费?”

晏几道是一头雾水。

“正是。”

张斐点点头,道:“如果晏先生愿意的话,我们双方将会签订一份契约,先生可在契约中,写明一些要求,同时授权于我,而这个授权将会得到一定的报酬,我将其称之为版权费。”

晏几道最初只是因为不想看到自己父亲的诗词被他们这么糟蹋,一首绝美的词,出现一个错别字,那都跟吃了苍蝇一样,尤其他自己也是一个词人。

不曾想如今不但可以要求制作精美,而且还有钱拿,这简直没法拒绝啊!

晏几道几乎没有犹豫,就点头答应下来。

张斐轻咳一声:“那个,如果先生愿意的话,先生的诗词可否也交给我们书店印刷。”

“我?”

晏几道愣得半响,谦虚地直摆手:“我的拙作,是难等大雅之堂,不行,不行。”

张斐稍一沉吟,道:“是这样的,在我认为,一本精美的诗词集,内容不仅仅是要有优美的诗词文章,同时还要表达出作者内心真正想表达的一些愿望,故此我们还会补充一些诗词背后的故事,这些故事也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而先生乃晏相之子,在晏相的诗词集中,添加一些先生的词作,这也算是一种传承,如此才堪称完美。”

光印诗词,这能印多少,一般读者的乐趣也会少很多,背后故事才更吸引人。

许止倩听得眼中一亮,又是惊讶地看着张斐,只觉张斐当一个耳笔之人可真是屈才了呀,他要去当商人,那估计很快就会成为第一富商。

这个主意真是令人期待感拉满。

是的!

这才是完美诗词集啊!

晏几道听得也是目光急闪,心花怒放,稍稍羞涩地答应了下来。

三人就在附近找得一家茶肆,便签订一份雇佣契约。

跟苏轼一样。

一式三份。

晏几道亲笔。

必须保留!

将来子孙后代吹牛逼的资本。

但契约中并没有说明酬劳问题,因为张斐不要钱,但是书店又还未正式过户,在酬劳问题上,双方就只是达成一个口头协议。

虽然他与晏几道是第一次见面,但他还是相信晏几道的。

晏几道走后,许止倩便忍不住道:“想不到你做买卖也任地厉害,如果你真能印刷出你方才所言的那种书籍,那一定能够卖不少钱的。”

张斐却是摇摇头道:“如果在那之前,我不能解决盗印的问题,那肯定也是血本无归。走,去事务所。”

许止倩好奇道:“去事务所作甚,我们不是应该先回家讨论那引例破律吗?”

张斐道:“现在恩公还未放衙,先去事务所将这官司安排好。”

上得马车,直奔汴京律师事务所。

“恭喜三郎和许娘子又大获全胜。”

刚下马车,范理就热情地迎了过来,笑得眼睛都快没了。

张斐呵呵笑道:“这没什么值得恭喜的,因为这绝对是我打过最轻松的一场官司,毕竟我的对面,可不全是敌人。”

一旁的许止倩想了想,好像还真是如此。

即便上回帮曹衙内打官司,对面也全是敌人啊!

唯有这回,是顺风而行。

大多数士大夫、文人都是支持他的。

“那是!那是!”

范理笑着直点头,突然又问道:“不知最终开封府判了集聚贤赔偿多少?”

赔偿才是关键啊!

“自己看!”

张斐将判决书递给范理,然后入得店内。

但见那些耳笔之人、茶食人纷纷在店中列队,迎接他们的王者归来。

道喜之词,阿谀之语,是不绝于耳。

张斐表示,今晚广聚楼,全场由张耳笔买单。

这广聚楼就在录事巷,档次还可以,但是是那种很正经的酒楼。

花酒现在就还请不起。

毕竟现在还是创业阶段。

但这也已经打破范理的记录,那厮就是一次都没有请过,这立刻引得所有耳笔欢呼。

后来进来的范理,突然将张斐拉到一边,低声道:“不是说一千贯的吗?怎么是将那集聚贤抵偿给咱们?”

张斐呵呵笑道:“一千贯?他有吗?”

“没有一千,三五百也还是有得。”

“行了!这事我另有打算,不过你放心,我会履行我们契约,店里一定会有收入的。”

说着,张斐突然回过身去,“征文,你过来一下。”

只见一个年轻的小伙跑了过来,“三哥,有何吩咐?”

此人名叫邱征文,上回“寒假作业”,他有着优异的成绩,关键他很年轻,故此是张斐着重培养的对象。

也不可能什么官司都得他亲自去打。

“给你个官司打。”

张斐将他与晏几道的契约,拍着邱征文胸前。

邱征文面色一喜,双手捂住契约,“多谢三哥,多谢三哥。”

许止倩见罢,赶忙过来,低声道:“张三,你...你有没有考虑清楚?”

张斐道:“放心,不会有问题的。”

范理一瞧许止倩的神色,知道这官司不简单,偏头看去,过得一会儿,一手将那契约夺过去,“三郎,这事关晏家,怎能让征文去,不行,不行。”

虽然这晏家自晏殊去世后,就一蹶不振,但这瘦死的骆驼比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