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北宋大法官> 第一百四十二章 风云变幻

第一百四十二章 风云变幻

虽然张斐是在第一时间来到王家,但这可不是见缝插针,而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因为他知道王安石肯定会创立制置三司条例司,统管天下财政大权。

既然如此的话,他为何还要与三司妥协。

毕竟三司是有着成熟的体系,还有着广泛的势力,他能在其中起到的作用并不大。

从三司对他的态度,也可见一斑。

三司只是希望他别闹事,就仅此而已,也不需要他帮助。

而制置三司条例司,是一个刚刚创建的部门,有皇帝的全力支持,但同时又急需人手。

只要不傻,都会选择后者。

故此当初张斐在面对三司这个大宋第一权衙时,表现的非常强硬。

任由你们怎么围剿,老子就是不妥协。

但他也没有任何动作反击。

其实他是一直在等。

这一刻终于让他等到了。

汴京律师事务所。

范理是恭敬地站在一旁,激动地目光,一直都注视着与张斐同坐在正座上的吕惠卿。

过得一会儿,吕惠卿将手中的文桉放下,向张斐笑道:“真不愧是大名鼎鼎的耳笔张三郎,考虑地比我们都要周详。”

这份方案就是关于版税的计税方案,以及保护方案。

其实后者要更为重要。

版税法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保障。

如宅田契税,是没有办法隐藏的,朝廷轻易的可以将土地住宅收回,但是盗印的话,是可以躲藏的。

王安石哪有这么多人力物力去监督这事。

将计税交给汴京律师事务所,那么律师事务所同时能够给予计税律法保障,这么一来,他们制置三司条例司什么都不用干,躺着收税就行。

若出问题,律师事务所可以直接打官司,就交给司法解决。

这能够为他们减轻许多负担。

他们唯一要监督的就是汴京律师事务所。

张斐笑道:“多谢夸奖,我们事务所的宗旨,志在帮助客户解决问题,而不会给客户带来一丝麻烦。”

吕惠卿似笑非笑道:“原来你把我们当成了客户啊!”

这家伙可不好对付啊!张斐笑道:“客户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对于客户的尊重,是无与伦比的。这也能防止贻人口实。”

所谓的贻人口实,自然暗指官商勾结。

吕惠卿稍稍点了下头,道:“这确实是最好的处理方式。行,此事就交予你们了。”

“我们绝不会辜负王大学士和吕校勘的信任。”张斐表示感激道。

送走吕惠卿后,张斐便将制置三司条例司的公文拍在范理的胸前,“今后尽量对李国忠他们爱理不理。”

范理捧着那公文,呵呵傻笑着。

他哪里能预见得到,朝廷内部会突然风云变幻,又多出一个制置三司条例司来,直接掠夺大宋第一权衙三司的权力。

这真的是做梦都不敢想的。

但偏偏就是发生了。

这道公文下来,态度就非常明确,这制置三司条例司将会全力扶植他们汴京律师事务所。

整个事务所是士气大振。

从他们第一天出师不利,汴京律师事务所的耳笔可没有少被人讥笑,如今可算是能够扬眉吐气。

“我们的准备还是略有不足啊!”

回到店里的张斐,坐下之后,又向范理言道。

范理讪讪道:“是有些不足,但那也没有办法,之前三司那般对待我们,哪有人愿意来咱们店里。”

张斐点点头道:“这我也知道,但是现在的话.......!”

范理忙道:“这一点你放心,我马上会去招人,相信用不了多久。”

张斐嗯了一声,又道:“另外,你找牙人打听一下,平时缴纳商税时,衙差方面会拿走多少。”

范理问道:“问这个作甚?”

张斐道:“虽然我们要为我们的计税担保,但是我们不能担保到每一文钱,你也应该知道,有些差役是没有多少俸禄的,全凭收一点过路费谋生,如果我们担保到每一文钱,我们将会有打不完的官司,同时还会惹怒朝廷。

故此我们得给出一个保护范围,在这个范围内的误差,都是合理的,超出范围才属于不合理的,我们才有义务为他们打官司。”

“对对对,还是三郎你考虑的细致啊。”

范理是直点头,额头上都微微有些冒汗。

若是能成,这的确是赚大钱的买卖,但要不考虑清楚一些细节,也会有生命危险的。

弄不好,就是玩火自焚。

利益有多大,风险就有多高。

其实北宋朝廷是非常重视商业,在收商税方面,也制定严格的律法,但毕竟古代通信不发达,到底还是需要人治的。

要不给那些衙差一点好处,他们也不会尽力去收税。

就如同那店宅务。

就还是要考虑一些人情世故,比如说塞包烟,送只鸡,这个就没有必要去告人家。

但如果说将人家整船货物给扣下来,那当然是不行的。

张斐给出的这个范围,其实就是人情世故。

这都还没有缓一口气,那晏几道便来了。

“晏先生果真守信。”张斐迎上去,拱手言道。

晏几道拱手回礼:“哪里,哪里,还是三郎手段了得,这么快就为家父讨回公道,另外,三郎又给予我如此多的优待,我又怎会不来。”

一番客套之后,张斐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契约。

“正版书屋?”

晏几道一看契约,就傻眼了。

不是集聚贤吗?

张斐赶忙解释道:“我已经正式将集聚贤改名为正版书屋,其目的还是希望能够宣传正版。”

晏几道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张斐又道:“另外,费用我是定在每年一百贯。”

晏几道诧异道:“这么多吗?”

张斐道:“这价钱不是我定的,而是天下文人定的,晏相的诗词文章绝对值得这个价钱,我们也相信将来能够卖出许多。

但是由于今年我那书铺也得改造,以及重新凋版,故此不管今年是否能出版,都不算在之内,简单来说,我们是签六年,但只算五年的钱。”

晏几道没有这么犹豫,就点头道:“非常合理。”

张斐又道:“另外,契约也规定了晏先生的权力和义务,到时我们也会将一些样本提供给晏先生,看看哪里是否需要更改。”

晏几道一边听,一边看,这头都是晕得,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就印刷一本书籍,也会这么复杂。

更离谱的是,他大多数没有想到的,全都是属于他自己的权益,而不是说张斐的权益。

这种情况下,交谈起来的自然是非常愉快。

当天,他就与张斐的正版书铺签订了有史以来得第一份着作授权契约。

......

白矾楼。

“制置三司条例司?”

樊颙神情焦虑道:“怎么...怎么出来个这么...咳咳,将来我们到底该听谁的呀?”

他现在慌得一匹。

因为酒楼行业是最受朝廷制约的,突然又多个三司出来,原本光明的前景,突然就变得迷雾茫茫。

樊正却很是冷静道:“据说这制置三司条例司,主要是用于主持变法,但是从此司颁布版税法来看,应该也是有权力改革商税。

但是王大学士也不可能将下面所有衙门全部改变,官员全部更换,故此孩儿认为我们白矾楼当以不变应万变,继续维持现有的关系,同时加强与那张三郎的关系。”

如今汴京律师事务所就是制置三司条例司插在民间的锚。

樊颙皱眉思索半响,“你说得虽有道理,但是他们之间肯定势如水火,我们地位卑微,只怕难以从中权衡。”

两边横跳可真是最危险的运动。

樊正道:“但是我们商人也可以抱团取暖,如果我们联合起来,相信上面的官员也得维护与我们的关系,否则的话,势必是将我们推向另外一方。

另外,他们二司之间的斗争,主要也应该是集中在朝中,而下面的官吏,肯定也与我们一样,都惶恐不安,不知该听谁的,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也与他们联合,他们也需要我们。”

樊颙诧异地瞧了眼儿子,凝视半响,很是欣慰地笑道:“正儿,想不到你已经成长了这么多。行,此事都交由你处理。”

樊正立刻道:“孩儿一定不会令父亲失望的。”

还是那句话,时势造英雄啊!

平时白矾楼是稳如泰山,没有出现过什么重大危机,樊颙也看不出儿子真实的能力,今日他勐然发现,儿子成长了这么多。

在如此紧要关头,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