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北宋大法官> 第一百五十五章 谁来都一样

第一百五十五章 谁来都一样

如果富弼、韩琦出面,以他们的威望和地位,那确实足以使得平息这场争吵,让一切都回到正轨上来。

文彦博只能又跑去找富弼,将司马光的那番说辞告知富弼。

富弼想想突然也觉得就这么推给韩琦,确实也有些不公道,而且人家韩琦还担心自己来审的话,万一推翻他的判决,会损害他富弼的威望。

这心里还是小小有些感动的。

这时,文彦博又在旁边劝说,你不出来不行,那些人都是以你为借口,来弹劾王安石,表示上回判决适用于制置二府条例司,而你的地位和威望,又高过我与司马光。

我们也不好反对你呀!

这话也是真真假假。

确实!

文彦博与司马光夹在中间,很是难受。

这再三劝说之后,富弼终于答应与韩琦共审此桉。

经过此事之后,他也渐渐有些理解韩琦,原本他打算用最公正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结果是一波三折,闹成这样,令他是心灰意冷,本来是真不打算管了,随便你们怎么吵。

可韩琦这些年来,处理这些问题时,是刚柔并济,恩威并施,确实也是要强于他的。

在得到富弼点头后,文彦博和司马光真是松得一口气啊!

二人开始在朝中造势,又联合一种官员上奏皇帝,表示要再审一次,同时建议请富公担任主审官。

赵顼早就表示,你们认为违反祖宗之法,可以再诉诸司法。

他当然也不会拒绝,于是就派人去询问富弼,愿不愿意再担任主审官。

富弼表示自己一人力不从心,上回审得就是一塌湖涂,希望邀韩琦一块审。

这倒是令赵顼有些措手不及啊!

这韩琦的地位可不一般,而且当初他即位时,韩琦可是帮了大忙,他也是非常尊重韩琦的。

韩琦加富弼,谁不忌惮啊!

于是赵顼立刻单独召韩琦入宫。

“朕欲效彷相公当年,改革变法,兴利除弊,怎料朝臣皆是反对,朕真是不知如何是好啊!”

见到韩琦,赵顼是唉声叹气,更像似一个晚辈在外受到欺负,回到家向长辈诉苦。

韩琦多精明,一听知道赵顼是在试探他,立刻道:“老臣以为陛下处理的非常妥当。”

赵顼精神一振,道:“相公果真这般认为吗?”

韩琦点点头道:“陛下如此开明,虚心纳谏,遇到问题,都愿诉诸公堂,他们还有什么可抱怨的,依老臣之见,他们都是在胡搅蛮缠,无理取闹。”

赵顼更是喜出望外,“相公也支持朕改革变法?”

韩琦回答道:“若新法有利于天下,那老臣当然支持。”

这话回得是滴水不漏,是骡子是马,你得先拿出来熘熘,我才能给出答桉。

那等于是说了没说。

那么韩琦的态度就非常明显,这一事归一事,我是支持诉诸公堂,因为这是最为公平公正的做法。

…至于新法,那是另外一回事,新法出来再说。

赵顼尬笑着点点头,可见韩琦对于启用王安石变法,也还是有很大的保留,又问道:“富公欲邀相公共审此桉,不知相公意下如何?”

韩琦拱手言道:“若陛下需要,老臣愿效犬马之力。”

赵顼到底还是嫩了一点,哪是韩琦的对手,拱手回礼道:“那就有劳相公了。”

由于夏天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这气温也渐渐变得炎热起来。

这吃过夜饭后,高文茵与小桃忙于善后,而张斐则是与冯南希、牛北庆、李四坐在院中歇凉、闲聊。

在张家确实没有什么主仆的氛围。

冯南希他们也都很快融入其中,因为轻松自在。

“老七,我平时老是听到那些贪官污吏剥削百姓,一般他们都是怎么剥削的?”

张斐向冯南希问道。

未等冯南希回答,牛北庆那雷鸣般的嗓子立刻响了起来,“那手段可是多了,俺就是说上一整日也说不完。”

“你这厮休得胡言。”冯南希当即制止牛北庆。

张斐忙道:“别拦着他。”又向牛北庆道:“那你倒是说上一整天,我还不信你有这口才。”

牛北庆摇头晃脑道:“恩公莫要不信,俺真能说上一整天。就说三年前,俺与大郎头回下江宁府做买卖,途经淮水时,俺们三天过三桥,交了足足三道过税,当时俺们都还纳闷,这里河流咋这么多。

等到了江宁府,俺们才弄清楚,原来那三道桥都建在同一条河道上,专门用来欺负咱们外地商人的。”

张斐没好气道:“你们自己不问清楚路况,这怪得了谁。”

牛北庆立刻道:“恩公有所不知,俺们只能走朝廷规定的商道,否则的话,那可是得受罚的,知道这事的商人,在过第一道桥的时候,就会塞钱给那些官吏,他们就会指另一道给你,否则的话,他们就让你过三道河,耽误时辰不说,还得多交不少钱。”

“这倒是玩得挺花的。”张斐稍稍点头,又道:“商税咱先不说,咱说说这田税吧。”

“田田税啊!”

牛北庆突然舌头有些打结,瞟了瞟冯南希。

张斐瞧他们神色有些不太自在,问道:“什么情况?”

牛北庆嘿嘿道:“老七,这你比较熟,你来说吧!”

冯南希瞪他一眼,又见张斐看来,犹豫半响后,才道:“恩公有所不知,田税方面,大郎他们家,倒是占得一些便宜。”

“是吗?”

张斐立刻精神来了:“说来听听。”

冯南希道:“大郎他们家之前做买卖不是挣得一些钱么,也买了一些土地,但是由于我朝地籍紊乱,故此大部分土地并没有算在大郎家,所以这些土地的田税是由那些卖地的农夫承担,其中有两户农夫被大郎雇佣下来,帮着耕地,所以他们的田税,大郎还是会帮着交的,但是大多数田户卖了土地就跑了,这些税大郎也就没交。”

…牛北庆立刻道:“其实大郎还算讲良心的,许多地主,但凡买下的田地,这税钱是一文不缴,我就知道一个小地主,他家有千亩地,但恩公可知他交多少税么?”

张斐问道:“多少?”

“就四亩地的税。”牛北庆竖起四根手指。

“四亩?”

张斐惊呼道。

这个差距未免太夸张了。

冯南希点点头,道:“有些地主甚至一亩地税都不交。”

张斐问道:“朝廷不查么?”

冯南希道:“偶尔查一下,但也就是看官员,有些官员上任就会查看地籍,但由于官员的任期都是三年,三年换个官员上来,兴许就不查了。”

难怪王安石要颁布方天均税法,这种情况,若不进行全国性的普查,几乎是毫无作用。张斐稍稍点头,又问道:“这是很常见的现象。”

李四突然插嘴道:“那多半是很常见。”

张斐偏头看向李四,“怎么说?”

李四道:“俺都知道。”

“这样啊!”张斐点点头。

牛北庆道:“可不能说常见,但凡家里有上百亩土地,都隐匿了不少田税,再老实的也是等到朝廷来查再缴吧。”

张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冯南希问道:“恩公为何突然问起这事来?”

张斐笑道:“我要制止这种情况。”

冯南希纳闷道:“恩公,你又不是官员,如何能够制止这种情况。”

张斐道:“就凭我张三的名号。”

正当这时,一阵突如其来地敲门声打断了他们地谈话。

“俺去开门。”

李四赶忙起身跑了过去。

冯南希颇为好奇道:“这大晚上的会是谁?”

牛北庆道:“是不是许娘子来了。”

张斐没好气道:“你见过她走正门吗。”

话音未落,就听到李四道:“三哥,是吕校勘。”

只见吕惠卿走了进来,张斐不禁皱了下眉头。

冯南希、牛北庆他们识趣地离开了,院中就只剩下吕惠卿与张斐。

“事情有了结果。”吕惠卿神色凝重道。

张斐诧异道:“这么快吗?我听恩公说,可还得吵些日子。”

吕惠卿愁眉道:“他们请了韩相公出面,与富公共审此桉。”

“韩相公?”

张斐微微一愣。

事先他们商量时,可也未考虑到韩琦。

吕惠卿点点头:“这确实出人意料,谁也没有想到他们会请韩相公出马,因为事先韩相公对此事一直都是三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