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北宋大法官> 第一百六十一章 教育

第一百六十一章 教育

“说得好!”

坐在堂内的赵顼听得张斐这番辩诉,很是激动,起身挥拳,愤愤不平道:“他们这些御史平时就爱混淆视听,你若说祖宗之法,他们就谈祖制,你若谈祖制,他们就谈祖宗之法。如今可算是给了他们一番教训,好!真是痛快。”

年轻气盛的他,自也顾不得那么多,是直抒胸臆。

旁边的蓝元震见罢,是微笑不语。

赵顼真是他看着长大的,以前可没有在这上面少吃苦头啊!

毕竟他年纪小,朝中又是满屋子三朝元老,跟谁说话都得毕恭毕敬的,这些御史谏官也从不给他面子,这口恶气是憋在心里很久了。

......

张斐的无奈、痛苦、郁闷,无疑是正反抽了范纯仁两个响亮的耳光,让习惯于站在中间的范纯仁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虽然他之前的极限一换一,搭建出后世法院的雏形,但那也只是误打误撞,他的目的不是要追求法院架构,而是要直面王安石。

而他的习惯思维也仅仅是局限于庭辩。

庭辩就是要引经据典,就是要讲孔孟之道。

显然,他不仅将祖制和祖宗之法给弄混淆了,而且还将道德与法律也给混淆了。

打官司,打得是法律。

萧规曹随?

搞笑你是认真的。

而一旁的保守派哪里还有方才那般得意,好不容易将王安石给拉出来,结果第一个问题就驳了回去。

而且这个问题非常关键,就这么被废了,不少人都对此深感惋惜啊!

王安石屁话没有说一句,还坐在了个最佳观审位子。

可恶!

其实王安石也很不爽,这个问题我也会回答,可能就是侮辱性没你那么强,但...但是我就傻傻坐在这里,这不是我王安石的风格啊!

韩琦偏头向富弼低声道:“富公怎么看?”

富弼沉吟少许,叹道:“这公堂之上,还是要以律法为先。”

要不这么弄,那小子待会又要扯范公了,那就没完没了了。

韩琦也是这么想的,毕竟皇帝已经定下祖宗之法,就得依法而论,关键祖制也不适用于公堂之上,因为祖制已经改了很多遍,咳得一声:“祖制是祖制,祖宗之法是祖宗之法,是不能一概而论的。”

说到这里,他稍稍顿了一下,“除非能证明之间存有必要关系,否则的话,还是不要拿祖制论述,以免混淆视听。”

范纯仁闻言,悻悻坐了回去,脸红得真是如同猴子屁股一样。

韩琦又看向张斐。

张斐站起身来,但他并没有站在中间的习惯。

一旁的许止倩立刻递去两道询问的目光。

张斐手在下面摆了摆,表示不需要什么文桉,因为他对此是没有什么准备的。

许止倩心里也清楚,凤目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担忧来。

张斐朝着钱顗问道:“钱御史身为御史,据说是有闻风上奏的权力。”

“我反对。”

范纯仁立刻站起身来,脱口就问道:“这与此桉有关系?”

你不让我好过,我又岂会让你好过。

其身后保守派官员,纷纷是握拳,为之助威。

不要给面子,反对到死。

张斐是心平气和地解释道:“钱御史身为此桉的原告,那么他告状的动机,理由,难道也不能询问吗?”

范纯仁稍稍一愣,问道:“但是这与闻风上奏的权力有何关系?”

张斐道:“我必须要弄清楚,钱御史是否将公堂告状与上奏弹劾给混为一谈了。”

范纯仁哼道:“钱御史岂会连这都弄不清楚?”

张斐笑道:“范司谏,公堂之上是不允许猜测的,凡事都得讲证据的,你说清楚就清楚,你说不清楚就不清楚,那你何不直接判我输,岂不快哉?”

韩琦也道:“这个问题并无不妥。”

钱顗也给了范纯仁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范纯仁又讪讪坐了回去。

看起来,好像是你说了算啊!

钱顗直视张斐,点点头道:“我们御史是闻风上奏的权力。”

张斐道:“钱御史上得每一道奏章,都是基于律法吗?”

范纯仁又蠢蠢欲动,但他又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反对。忽闻身后有人跟他说道:“冷静一点,莫要急躁,且看他如何问,你这般急躁,只会让人看了笑话。”

范纯仁回头看去,见司马光微微点头示意。

他不禁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心道,是呀!我到底还是急躁了一些,这打官司到底不同于庭辩,我且先看他如何询问。

钱顗摇摇头道:“多半不是。”

张斐又问道:“那不知是基于什么?”

钱顗有条不紊地回答道:“是基于道德高低,治国利弊,君主得失,以及朝堂法度。”

张斐点点头,又问道:“那钱御史认不认同,目前国家存在着许多弊病,包括三冗问题?”

钱顗迟疑了下,然后点了点头。

张斐又问道:“那么在面对这些问题时,官家应该是无所作为,还是该有所作为?”

钱顗道:“当然是该有所作为。”

张斐道:“这些作为,是不是包括做出一些政策上的调整和人员上的调动。”

钱顗稍稍迟疑了下,道:“那还得看如何调整、调动。”

张斐道:“我问的问题是,是否应该调整、调动?你只需要回答是与不是。”

钱顗纠结片刻,点了点头。

处理问题,无论政策好坏,肯定是要调整、调动的。

张斐又问道:“官家是否有法理上的权力设立临时机构,处理国家紧急事务?”

钱顗道:“官家虽然有权力,但是国家有中书门下,有枢密三司,为何要另设一司?”

张斐道:“故此钱御史是承认官家有法理上的权力,设立临时机构,来处理国家紧急事务,只不过对于这个行为感到怀疑,感到不解,感到疑惑。”

钱顗狐疑地瞧了眼张斐,然后点了点头。

张斐笑道:“我相信钱御史绝对是恪尽职守,这理应提出质疑得。但也由此可见,钱御史只是基于自己御史的职责,来状告制置二府条例司违反祖宗之法,而不是基于律法本身,而这么做目的也只是希望借此来给官家施压,以求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其实钱御史也知道制置二府条例司并不违法,只是钱御史觉得此举不利于国家,不利于百姓。”

“我反对。”

不等钱顗回答,那范纯仁就激动地站起身来,大声喊道。

这一次他是真的急了。

“我问完了。”

张斐直接坐了下去,笑呵呵地瞧了眼范纯仁。

许止倩低着头,激动地说道:“你这问得可真是太精彩了。”

张斐遗憾道:“实在是准备不足,我也就随便问问,不然的话,我能问得他怀疑孔孟之道。”

许止倩怀疑道:“真的假的?”

张斐道:“当然是真的,他们这些御史谏官,向来习惯于张嘴就来,这言多必失,要是能够给我弄来这些证据,你信不信,他回去就得上吊。”

......

文彦博不禁沮丧道:“难道想要在公堂之上击败张三,就如此难吗?”

司马光不语。

吕公着感慨道:“何止是难,简直就是噩梦。”

张斐的问题,完全都有悖于他们的惯性思维。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御史这个职责,竟然会是一个这么大的漏洞。

这一番问话下来,谁都知道,你钱顗来告状,就只是基于政治目的,而非是基于律法,换而言之,你钱顗来告状,不是在于这制置二府条例司是否违法,只不过你钱顗认为这不利国家,故此跑来告状,简直视同儿戏啊!

可公堂之上,是没有利弊,没有得失,只有违法与否。

这告状的理由都不成立,你还好意思打官司么。

韩琦、富弼皆是直摇头。

这回答的简直就是一塌湖涂,等同于不打自招。

韩琦又看向范纯仁,臭小子,你争点气,可别丢了你父亲脸。

范纯仁也意识到局势对自己非常不利,他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脑中回忆方才张斐问话的技巧,再度向王安石问道:“王大学士,你可否详细跟我们解释一下制置二府条例司。”

说完,他就看向张斐,只见那小子还在那里跟许止倩滴滴咕咕的,心中稍稍松得一口气。

王安石回答道:“制置二府条例司的主要职责就是主持变法。一句话可以概括,就是变风俗,立法度,以通天下之利。”

范纯仁稍稍点头,又问道:“既然名为制置二府条例司,那定与中书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