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北宋大法官> 第一百七十九章 左右逢源

第一百七十九章 左右逢源

回到许府,张斐便将自己的计划,告知许遵父女。

“唉...。”

许遵抚须叹了口气,面露愁绪道:“这事我能帮你的不多啊!”

玩这种政治阴谋,他真不是非常擅长,而且他内心其实也不希望张斐这么做。

许止倩知许遵所忧,于是主动向张斐道:“张三,此非一件已经发生的桉件,而是要你去策划的,这必然会有漏洞,对方手眼通天,这极有可能被他们找出破绽,那样的话,可就危险了。”

许遵不动声色地点点头。

打官司打不赢,这并不违法,许遵是可以保住张斐性命无忧,但用这种手段,一旦被对方抓住把柄,那许遵也保不了了。

张斐解释道:“不是我去策划,我也没有这本事,是王大学士去策划,我只负责提供主意,而桉件也肯定是已经发生的,这根本不需要去编造,因为如今偷税漏税的现象,处处可见,只是未有人去调查,只要打到公堂上,那就是我所擅长的。”

许遵道:“可你所得到的,就只是纯粹的报复,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用律法去讨回公道,一旦用了阴谋诡计,对方也不会跟你在公堂上争讼。”

手段,他也是认同的,比如说张斐报复那王文善,他当时也是支持的,因为张斐是通过不断上诉去达到自己的目的。

张斐底气满满地说道:“我这就是为了公正。”

“是吗?”

许遵疑惑地看着他。

张斐点点头道:“这个桉件,是绝不能以一顿板子而结束,因为这么一来,我将很难再上堂争讼,他们都会用板子来对付我。到时他们都会想,打我一顿板子又如何,难不成朝廷会为了一个耳笔,去惩罚官员吗?”

许止倩轻轻点了下头,又偷偷瞄了眼许遵。

张斐又道:“而且从此桉来看,行政是完全凌驾于司法之上,而知县、知府他们图得又是政绩,也就是说,他们的政治仕途将凌驾于司法之上,司法根本无法起到监督的作用。

如果司法与行政能够相互制衡,在许多事方面,知府知县就不能为求政绩,肆意妄为。我是挑起了一场司法与行政的斗争,但这是一场司法迫切需要的斗争,如果最终结束这场斗争的,是一场公平的审判,相信这能够给予司法极大的助力。”

许止倩小声道:“爹爹,女儿觉得张三说得挺有道理,司法若想制衡行政,必然会有一场争斗。”

许遵瞧了眼许止倩,又沉思半响,最终还是被张斐说法打动,问道:“你希望我怎么帮你?”

张斐道:“我希望恩公能够提供一些有关他们偷税漏税的桉件给我。”

“我还当是什么。”

许遵抚须呵呵一笑,看向许止倩,“这事倩儿就能够帮你解决,他们的手段也并非是非常高明的。”

许止倩得意地向张斐使了使眼色。

张斐笑道:“麻烦你帮我准备一下,我还得有些善后的事要处理。”

许止倩问道:“什么事?”

张斐道:“缴纳官府赐予的罚金。”

......

那边王安石也找来自己的心腹大将吕惠卿商议。

吕惠卿听完之后,不禁深感震惊:“这小子也真是够狠的,那板子到底没往他身上打,但是他却想出如此狠毒的报复计划。”

王安石摇摇头:“这个计划只是他为了说服我支持他,而他最终的目的,还是要依靠争讼来报复王鸿。”

吕惠卿稍稍点头。

王安石问道:“你怎么看?”

吕惠卿思索好一会儿,道:“这确实能令司马君实感到左右为难,但如果最终成功的话,这也会令司理院干预到财政,而到时司马君实掌控司法,也有可能会对我们造成威胁。”

他们是走行政路线,这场官司的最终结果,可能司法掠夺行政权力。

王安石沉吟一会儿,“你不赞成这么做?”

吕惠卿又认真思考了好半响,这还真是拿捏不定,利弊实在是太相近了,摇摇头道:“那倒也不是,虽远有弊端,但好处又是近在眼前的,不知恩师是如何打算的?”

王安石道:“司马君实改革司法,必然是为了针对我的新法,即便我们不这么做,他同样也会做到政法分离,到时他同样可以利用司法来限制我的新法,而那时候地方上的地主、乡绅也都会支持他的。既然如此,何不先给他使个绊子,至少能够让那些乡绅、地主对司马光的司法改革也有所芥蒂。”

吕惠卿点点头:“恩师考虑的更为长远。”

王安石道:“此事就交予你去办。”

“是。”

吕惠卿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道:“对了!恩师,最近那邓绾来找过我,且向我献上一策。”

王安石问道:“何策?”

吕惠卿道:“他建议将宅田契税扩大至所有契约,但凡想要得到朝廷保障的,必须从市税司购买契约,同时盖上市税司的官印,交上契税。”

王安石稍稍点头:“关于契税,我上回在跟张三商量房贷时,就有想过,这的确是可行,但要慎重,你先去制定条例,等这事忙完之后,我们再好好商量一下。”

......

今日,汴京律师事务所再度遭到围观。

大家纷纷探头,往里面看去,只见一些差役守着门口,同时又有不少审计员在数着铜钱,那范理在旁边点头哈腰。

当初官家赐匾时,有多么的风光,如今就多么的尴尬。

因为今日官府来此收取罚金。

就这?

御匾就这?

还以为有多大的威力。

结果......。

这回张斐真的是拉着神宗一块丢人。

包房内。

“犯得着这么大阵仗吗?”

张斐是一脸郁闷地看着司马光。

司马光苦笑连连道:“你以为我想,但三司表示要派人来审计,朝中不少官员都盯着这事的,故此不管是什么时候来,都会引人关注的。”

张斐冷冷一笑。

司马光瞧出一点意思来,“还不服啊?”

张斐道:“不是不服,而不是不能服,我要他们明白,板子对我不好使。”

司马光叹了口气,“此事你不服也不行,不能再闹下去,否则的话,谁也保不住你了。”

张斐讪讪一笑,目光似乎有些躲闪。

司马光感到一丝不妙,直接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张斐纠结半响,然后将自己的计划,告知司马光。

但他并没有提到王安石。

“你是疯了吗?”

司马光听完是勃然大怒,又紧张地往门口看了眼,然后迅速走到门口,打开门来,朝着自己的护卫吩咐道:“任何人都不准进来。”

“遵命。”

将门关上之后,司马光来到张斐面前,质问道:“你这是报复王鸿,还是报复我司马光。”

张斐道:“司马大学士,你请息怒,听我解释......!。”

可不等他说完,司马光便道:“此事决不能这么干。”

张斐尴尬地瞧他一眼,“我...我已经决定了,我不会就此屈服的。”

“我也不会......!”

司马本想说也不会让张斐得逞的,可话说一半,他突然想到什么,“你凭何去挑拨司理院和县衙的关系?”

张斐不做声。

司马光又道:“司理院怎么可能会相信你一个耳笔?王介甫。这是王介甫出的主意。”

想到王安石,他更是火冒三丈,这个绊子使得,可真是够tm阴险。

这会令他非常为难。

张斐瞧了眼司马光,心想,这可不是我说得,是你自己说得。

既然牵扯到王安石,性质就完全不一样,张斐不过是一枚棋子。司马光坐在了下来,用一种劝说的语气道:“这并不值得。”

张斐沉吟少许,问道:“司马大学士为何任地激动?”

司马光皱了下眉头,“你说呢?”

张斐道:“司马大学士认为这么做的话,会令司法改革遭遇更多的阻碍,而原因就在碍于这会得罪许多人。”

司马光道:“原来你是知道的呀!”

张斐道:“但是这些人,都是违法之人。”

司马光神色一变,叹道:“事情并非你想得那么简单。”

张斐道:“我知道司马大学士所忧,司马大学士的司法改革能够这么快就得到官家的首肯,得到大臣们的支持,就是在于这可以制衡制置二府条例司,但如果整个司法被一群违法的人绑架着,那司法改革意义何在?难道就只是制衡新法?”

司马光皱眉不语。

张斐道:“我正是因为考虑司马大学士的顾虑,才决定这么做的。司马大学士一方面要依靠他们,但另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