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北宋大法官> 第一百八十章 都是狠人

第一百八十章 都是狠人

司马光是传统的治国理念,就是追求藏富于民的境界。

但这个“民”,是值得一论的。

是不是指普通百姓?

只能说是包括在内,但并非是主要群体。

普通百姓就那么点钱,跟“富”扯不上关系,还需要藏么,露出来也没人抢。

主要还是指乡绅、地主。

他们保守派,有一个理念,这钱放在这些士绅、地主手里,他们与国家就成为一个共同体,相互依存,那么他们将成为国家最中坚的力量,有社会责任感,可以值得信赖,可以令国家更加稳定。

比如说,地方上出现灾情,他们就是在第一线,是能够及时的帮助受灾百姓度过难关。

如果说先反馈到中央,再由中央下达赈灾计划,这来来回回,会耽搁许多事。

如今的讯息是非常闭塞的。

事实上他们也不是异想天开,信口胡说,确实有很多这种事例,这地方遭遇灾情,官府就会要求乡绅、士绅捐助钱财赈灾,多多少少也都会捐一些,有些是被强制的,也有些是主动的。

这在宋朝也确实是很常见的事。

但比起他们的特权和非法所得,这个比例,就真的是非常大,而且还在进一步扩大。

盘子就这么大,你多我就少。

导致国家财政就变得非常窘迫,这又导致国家无力干别的事,只能静静地坐着。

这就是停滞不前。

保守派安于停滞不前。

可是王安石可不安于现状,他是非常反对藏富于民这个理念,钱放在你们口袋里面,那到底是你们的私人财物,给不给看人,多与少看心情。

治国可不能这样。

王安石的理念,就是要国家控制一切,财富都集中在中央,再由中央统一分配,上下拧成一股绳,这样就能干大事。

他自己也都承认,就是为国敛财,不过他针对的就是这些大富商、大地主。

而张斐的这个计划,就是动这些地主、乡绅的蛋糕,而国库也将因此受益,王安石当然愿意。

司马光呢?

这与他的理念是矛盾的呀!

故此张斐跟他强调的是“合法性”。

你支持司法改革,可结果是捍卫不合法的行为,那你改革的意义是什么?

这一句话就堵得司马光无言以对。

他跟王安石天天争,争得是增税与否,王安石肯定是要增富人税,只不过他是迂回战略,变着法去增,不是言明就是要增富人税。

这跟保守派的藏富于民,是有着结构性的矛盾。

但张斐不是。

张斐是要追缴合法税收。

司马光总不能说偷税漏税也是藏富于民吧?

关键他自己也不是这么认为的,他是要求不增税,甚至于减税,但跟这跟偷税漏税是两回事。

而且他司法改革,肯定也要面对偷税漏税,从这一点来说,王安石、张斐愿意来当这坏人,同时还能够争取司法独立,他确实是可以坐享其成。

可也确实会令不少人忌惮他的司法改革。

就如吕惠卿一样,此事的利与弊,还真不好判断。

故此,司马光没有给出任何答复,但他也没有再继续阻止张斐。

此事不好判断,还得先观望观望。

但是这对于张斐而言就足够了。

他给司马光交代,并不是说害怕司马光阻止,这只是一个次要原因,他只是希望继续赢得司马光的信任,这事要不交代清楚,司马光肯定会怀疑他的。

而司马光司法改革,可就是张斐在后面一手推动的。

送走司马光后,张斐回到后堂,望着颓废的范理,走了过去,笑道:“员外无须沮丧,咱们至少还活着,这证明咱们还是很有实力的。”

范理叹道:“这我哪能不清楚,但是...但是我始终觉得,三郎你应该见好就收,老是在悬崖边走,迟早会出事的。”

张斐笑着点点头道:“这吃一堑长一智,我一定会吸取这回的教训。”

“真的?”

范理有点不信。

张斐苦笑道:“难道员外认为我是个傻子么,都已经在这个坑摔了一跤,还要再去踩一脚。”

范理稍稍点头,张三看着不傻,不可能犯同样的错误。

你放心,我当然不会去踩,我只是把给它给填平了,让人人都无须害怕。张斐又问道:“对了!马员外他们没有来问问情况吗?”

范理直接就乐了,“他们可也是饱受你的折磨,不过最近他们也都学乖了,不敢得罪我们,但也不敢与我们走得太近,但该合作的,还是合作。”

马天豪、陈懋迁他们真是麻了。

这起伏巨大,弄得他们都快要神经分裂,索性也就当成一桩普通买卖合作,大家保持一定的距离。

张斐点头笑道:“这样最好,本来也就是买卖,我也不想他们受此影响。”

正聊着,许止倩突然急匆匆入得店来。

“什么事?”

张斐问道。

许止倩来到张斐身前,低声道:“你快与我回去,我师兄来了。”

“师兄?哦...。”

张斐与范理说了一声,便与许止倩离开了。

由于高文茵他们的入住,赵顼自然不方便再去张家,只能选择悄悄去许府。

来到许府,只见赵顼独自一人坐在后院喝着酒,显得尤为孤单。

“小民......!”

“坐吧!”

赵顼无精打采地随手往对面一指。

“是。”

张斐坐下之后。

赵顼又问道:“罚金的事处理完了吗?”

“都处理完了。”张斐点点头,又见赵顼情绪极其低落,抱拳道:“小民罪该万死,连累了陛下,还请陛下责罚。”

赵顼深深叹了口气,道:“此事你确实做的有些莽撞,但到底这事会引发多么严重的后果,朕心里也非常清楚,其实他们稍稍提一句,朕为顾全大局,也会制止你的,而他们却以国家安定来要挟朕,这口气朕实在是咽不下去。”

别看他当时妥协的非常麻熘,但那是因为他是君主,必须得以天下为重,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就意气用事。

但是。

他心里其实是非常非常愤怒的。

因为他追求的可是伸张皇权,对于这种情况,那是非常敏感的。

毕竟他刚刚赐了御匾给张斐,稍微懂事一点的,都是悄悄说。

他们偏不。

就往脸上打。

他们无非也就是想说,你张斐别以为有了御匾,就能够为所欲为。

我们根本就不怕。

张斐立刻道:“还请陛下放心,我一定会将功补过的。”

赵顼面色一喜,“看来你已经想到对策了。”

他今日来,就一个目的,一定找回这场子来,此事决不能就这么算了,其实他也了解张斐的性格,但是他担心张斐顾及到他,也会选择息事宁人,故此他来表明态度,只要你有手段,那咱们就打回去。

这是王安石、司马光都没有想到的。

赵顼的演技实在是影帝级别,当时他没有多少抗争,态度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三司才敢那么嚣张,还专门派人去计数,生怕市民不知道似得。

张斐立刻将整个计划,以及他如何游说王安石、司马光的,统统告知赵顼。

他在王安石、司马光中间是左右横跳,但他跟赵顼又是另外一种关系,皇帝还是不一样,除非你要造反,否则的话,你干什么,都必须得到皇帝的支持,能不瞒的尽量别瞒。

皇帝一旦对你产生疑心,那是非常可怕的,而一个坦诚的耳笔,不管说什么,皇帝也不会太在意,毕竟他也只能口嗨,他干不成事。

赵顼听罢,不禁是喜出望外,如果将此事演变成司法和行政的斗争,或者说官衙之间的斗争,那就不会对他造成太大的威胁,他反而可以左右局势,道:“真不愧是耳笔张三,竟然同时说服了王介甫和司马君实。厉害!厉害!”

张斐谦虚地笑道:“虽然他们的执政理念有许多矛盾的地方,但是他们肯定都不支持偷税漏税。”

赵顼稍稍点头,又道:“需不需朕帮忙?”

张斐忙道:“不敢劳烦陛下,这我惹出来的,我也有责任弥补这一切。”

赵顼点头道:“这回你放开手脚去做,朕会在后面保你周全的。”

说着,他举杯道:“祝你大获全胜。”

......

那吕惠卿绝对是王安石的得力干将,没过几日,他便将人和桉都给找来了。

“恩师可知开封县落马坡的韦员外?”

“韦员外?”

王安石摇摇头:“未有听过。”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