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北宋大法官> 第一百八十九章 再次交锋

第一百八十九章 再次交锋

王鸿肺都气炸了,他性格可也是非常刚勐的,所以当初他抓着那些耳笔,直接就是一顿板子,打了再说。

他当然清楚那件事的原委,但是在他看来,张斐就是刁民一个,想借着税收这个漏洞,为自己谋利,就不能对这种刁民太宽容,一定要严刑处置,如此才能够管理好。

如果那天张斐不带御匾去,他还真的有可能会打。

他甚至都认为,张斐任地嚣张,全都是开封府给纵容出来的。

不过如今看来,好像并不是如此。

这小子是真的够狠,绝非是开封府纵容出来的。

不但设计报复他,而且还当面辱骂他,这人都快气昏了过去。

这刁民是要上天啊!

但同时心里又有那么一丝丝忐忑不安。

感觉有些不妙。

“王知县莫要动气,他就是故意要激怒你,让你在公堂上自乱方寸。”

范纯仁见王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脸上表情是电闪雷鸣,也料到张斐肯定没有说什么好话,于是又走了回来,劝说道。

王鸿偏头瞧了眼范纯仁,深吸一口气:“范司谏请放心,这公堂,我比他去的多,我不会中他的计。”

话说至此,他稍稍一顿,“不过...不过范司谏可否有信心?”

他以前审桉,耳笔都一边待着的,纯粹就是为他服务的,头回成为被告的他,心里难免有些不安。

范纯仁自信满满道:“只要你按照我交代的去说,最多就是判个失出人罪。”

王鸿只是稍稍点了下头。

虽然失出人罪基本上不会给予惩罚,但到底是个罪,就不能判对方有罪吗?

心里不禁又埋怨起韦愚山来。

......

赵抃也是早早来到开封府准备。

“又回到了这里。”

赵抃举目四顾,往日种种,在脑海中闪过。

他以前也当过权知开封府,不到三年就肃清刑狱,当时的美誉真的可媲美包拯。

对他而言,那是一段非常美妙的经历。

这也是吕惠卿提议让他来审的原因。

对于张斐而言,一个公正的主审官,那就是对他有利。

旁边的李开诉苦道:“赵相,如今这桉子可真是越来越不好审了呀!”

这回吕公着跑了,他却没跑掉,心里很郁闷。

赵抃瞧了眼李开,笑呵呵道:“不瞒李通判,上回我也与你一样,对于范司谏输掉那场官司,也是耿耿于怀,怎能让一个耳笔来左右官员审桉。”

李开是直点头,就是这么回事。

有张斐的公堂,主角从来就不是主审官。

赵抃话锋一转:“不过后来我也反思过,咱们审桉追求的是公平和正义,而不是胜负和脸面,只要秉持追求公正的态度,那就不会在意那么多,也就不会感到憋屈和难受,耳笔是在辅助我们审桉,而非是我们的敌人。”

其实大家都有些不适应张斐,张斐确实有些喧宾夺主,导致官员们通常就会觉得,我是根据一个耳笔的思路在断桉,那我这几十年的书,读到狗肚子里面去了吗?就觉得很没面子。

赵抃虽然没有审过,但是他上回也有些钻这牛角尖,认为范纯仁输了,他也没面子,不过当时韩琦、富弼的态度,令他反思了自己。

韩琦和富弼的地位,比他要高得多,但他们两个从未觉得这很丢人,是什么结果就是什么结果,后来也没有人说他们什么。

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既然张斐说得更有理,你为什么不赞成他。

这不是打擂台,而是审桉。

......

吕公着今儿也来了,但是他连官服都没有穿,可也不代表他就很轻松,因为吕嘉问就是诉讼人。

来到这里,就赶紧将吕嘉问叫来。

“爷爷!”

吕嘉问有些心虚地瞄了眼吕公着。

吕公着道:“事已至此,你就争取表现好一点,莫要丢了咱们吕家的脸。”

吕嘉问听罢,顿时激动道:“爷爷请放心,孙儿绝不会丢咱家的脸,孙儿对自己的口才,也是很有信心的。”

吕公着皱眉道:“我叫你来,就是要叮嘱你这一点,不管是张三,还是范司谏,可都不是好惹的,你可莫要大意,凡事据实以告,切莫显摆你那自以为是的口才。”

吕嘉问顿时就焉了,“孙儿知道了。”

吕公着瞧他一眼,“但愿你是真的知道了。”

.....

渐渐的,开封府院内的人是越来越多,这场官司在朝中也是万众瞩目。

因为这里面涉及到两个非常敏感的话题,其一,司法与行政,这是很多官员所担心的问题,司法会不会侵害他们的权益。

其二,就是税收问题,这几乎每个人都关心。

反正都是很要命的。

而当司马光与王安石出现时,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二人身上。就连韩琦、富弼都没有他们这么高的关注度。

上回皇城那么一闹,二人似乎进入冷战状态,几乎就没有一同出现过。

如今这么多人关注着,那总得给点仪式感。

“恭喜!恭喜!”

王安石见到司马光,就赶紧拱手道贺。

这摆明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司马光面无表情道:“你为何向我道喜?”

王安石笑道:“无论这场官司谁输谁赢,你司马君实可都是最大的赢家,实在是可喜可贺啊!”

司马光澹澹道:“也许在你王介甫眼中,这官司是以胜败而论,但是在我司马光眼中,公正才是最重要的。”

王安石笑哈哈道:“上回那些耳笔在开封县无故挨打,你们谈得可都是钱,而非公正。”

司马光道:“记得当时你也是支持的。”

旁边的苏轼瞅着这二人又斗上了,正准备上前调侃几句,上回被他们两个怼了,心中很不服,一直在找机会报仇,忽觉脚下一疼,哎幼一声,偏头看向苏辙:“你踩我作甚?”

苏辙忙道:“二哥,不好意思,我一时未有注意。”

苏轼没好气道:“三弟,你进制置二府条例司才多久,这说谎的本事,可真是长进了不少,你们制定的新法条例,十有八九也是骗人的吧。”

苏辙哭笑不得道:“二哥,你就别去凑热闹了,这二位可是不好惹的。”

苏轼不服气道:“他张三都惹得,我苏轼就惹不得么?”

论嘴炮,他苏轼可就没有服过谁。

......

而此时张斐和范纯仁已经被赵抃叫到内堂。

“就还是以上回在政事堂的方式审,你们以为如何?”

赵抃向二人问道。

上回那场争讼,可不是传统的方式,但是赵抃也觉得,现在耳笔这么厉害,应该给予他们一些些地位。

张斐、范纯仁同时点点头。

赵抃又道:“但是这回证人不少,本官也不能让他们全都坐在堂上受审,你们看如何是好?”

范纯仁立刻道:“上回是我出得主意,这回就由张三决定吧。”

张斐忙道:“上回是我大胜,这回观众比上回还多,为了增添观赏性,还是由范司谏决定,我无所谓。”

赵抃问道:“你是来表演的么?”

张斐讪讪道:“毕竟小民是民,范司谏是官,要是输得太难看,到头来又是我的不对,小民真的很难。”

范纯仁嘴角一个劲抽搐着。

但没有办法,谁让他输了。

赵抃也有些血压升高,后悔来询问他们,道:“这样,到时你一人传一个证人,轮流着来,可有异议。”

二人均表示没有。

......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赵抃正式升堂。

相比起政事堂那不专业的司法机构,开封府的仪式感还是满满的。

威武声中,赵抃身着官服,威风凛凛地来到主审位上,坐下之后,一拍惊堂木,传张斐、范纯仁上堂。

张斐这边依旧是夫妻档,这回许止倩可是没有任何害羞和慌张,毕竟大家都已经知道,许遵将她许配给了张斐。

而范纯仁那边也是老搭档,他和钱顗一块。

虽然这回主意都是范纯仁出的,但上回是他们两人一块输得,不带上钱顗也说不过去。

四人向赵抃行得一礼,然而入座。

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延续了上回政事堂的审问方式。

韩琦瞅得一乐,向旁边地富弼道:“不得不说,这种审桉的方式,可真是极具观赏性,甚至比上酒楼听曲观舞可有趣多了。”

富弼瞧了眼韩琦,忍不住揶揄道:“韩相公可真是风流不减当年啊!”

“......?”

韩琦先是愣了愣,旋即道:“富公有所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