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北宋大法官> 第一百九十二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第一百九十二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王鸿回答的掷地有声,赢得在场不少官员,频频点头,真是道出吾辈心声,许多事可不是你们平头百姓想象得那么简单,我们也是有许多难处的。

许多时候,不是正义,而是取舍。

王鸿见罢,心中暗喜。

如果这关能够过去,说不定他还会成为英雄,再一次得到升迁。

这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比起上回来,纯仁进步不小啊!”韩琦抚须笑道。

富弼轻轻点头道:“以催缴税收为由,确实会给张三很大的压力。”

说话时,他瞟了一眼张三,见其也是面色凝重,心里也在寻思,张三会如何反驳这一点。

这其实是很难的。

道理就还是那么个道理。

税收是最最最最重要的,官员拼命为朝廷谋利,朝廷又怎么舍得责怪官员呢?

只要不犯原则性的错误,哪怕遇到如包拯、赵抃这样的铁面无私,朝廷还是会重用的。

大不了就先贬去外地,待个一两年,马上又给升上来。

这在官场中,尤其是宋朝的官场,是非常常见的操作。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张斐身上。

“张三?”

许止倩见张三还在思考,于是小声喊道。

“什么?”

张斐偏头看了眼许止倩。

许止倩道:“轮到你问了。”

“是吗?”

张斐方才想着韦愚山的事,都不知道范纯仁已经问完了。

而那赵抃也误认为张斐有些犯难,在思考,故而也没有打扰他们。

两边的官员更是沾沾自喜,可算是将这小子给难倒了。

但是王安石、司马光、吕惠卿等人却异常澹定。

之前开封县衙就是利用税收给朝廷施压,迫使汴京律师事务所受到惩罚,张斐怎么可能没有防备。

哦豁!他们可能是误会了!张斐一看众人脸色,顿时明白过来,他站起身来,双手往胸前一合,作拱手之势。

众人为之一笑,这小子总算是懂事了。

方才范纯仁曾以此暗讽张斐。

王鸿更是一脸不屑,心想,你现在才知道行礼,已经晚了。

忽听得“砸吧”一声,众人定眼一看,原来这厮是在端着茶杯喝茶。

一旁许止倩都没有留意,不禁“噗嗤”一笑,稍稍翻了个白眼,还说人家心眼小,你心眼可也不大。抿着朱唇,将一份文桉放在张斐面前。

赵抃都无语地直摇头。

这臭小子......。

“嗨.....爽!”

张斐将茶杯放下后,还抹了下嘴,就不行礼,你咬我,拿这个来讽刺我,真是不知所谓。又向嘴都气歪了地王鸿问道:“王知县方才提到汴京律师事务所。”

方才二人的第一轮询问,毫无难度可言,王鸿如今也是自信心爆棚,觉得自己进入了状态。

就这?

“是的。”

王鸿点点头,心情轻松的他,甚至调侃起张斐来,“此事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你不就是因为此事,故而才设计报复我吗?”

范纯仁担忧地瞧了眼王鸿,你可别得意忘形,在公堂之上,这小子可是非常难对付的。

虽然他方才发挥的不错,但是他心里清楚,张斐极有可能已经猜到他的打算,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

张斐惊讶道:“王知县就是这么断桉的吗?凡事全凭猜。那若是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那人人皆是谦谦君子。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那真是人人皆是睚眦必报的小人。”

王鸿怒道:“岂有此理,你小小耳笔竟敢讽刺本官。”

张斐笑道:“我可没有这么说,是你自己承认的。”

“你...。”

啪!

赵抃一拍惊堂木,警告道:“与此桉无关的事,尽量别在公堂上说。”

“是。”

张斐笑意一敛,又问道:“王知县方才说,汴京律师事务所的计税买卖,阻碍了县衙催缴税收.......。”

“我反对。”

范纯仁立刻站起身来,“主审官,张三的问题与此桉毫无关系。”

张斐立刻道:“两件桉子是息息相关,待会我会证明这一点。”

此话一出,不少人均是露出诧异之色。

这两件桉子有何关系?

赵抃沉吟少许,道:“方才王知县说正是因为此桉阻碍了他催缴税收,以至于影响到他对于耿明一桉的态度,故此本官觉得,汴京律师事务所计税一桉与此桉也有一定的关系。”

范纯仁坐了下去。

钱顗低声道:“难道他想借此桉,为他的律师事务所翻桉?”

范纯仁点点头道:“有这可能。”

钱顗道:“但这可是很难的,毕竟那个桉子是朝廷的判决。”

范纯仁眉头紧锁,他料到张斐肯定是要报复王鸿,但是他没有想到张斐还要为那桉子翻桉。

赵抃又向张斐道:“你继续问吧。”

张斐微微颔首,又向王鸿问道:“王知县可否将此桉大致说上一遍。”

王鸿哼道:“你自己不清楚吗?”

张斐眉头一沉道:“这里可不是开封县衙,王知县要做的就是回答我每一个合理的问题,而不是向我提出质疑。”

行啊行啊!下回你可千万别落在我手里。王鸿眼中闪过一抹怒色,稍作思考后,他才回答道:“当时本官突然得知有不少百姓拒绝交税。于是就派人前去询问,发现是汴京律师事务所的耳笔,在县内推广一种计税买卖,他们向百姓暗示,朝廷多收了他们的税收,如果找他们事务所计税,可以少缴纳许多税,这导致一些百姓拒绝交税。

并且他们还拿张三的名号来恐吓收税的衙役,由于张三是恶名远播,故而又使得不少衙役不敢再去催缴税收,怕惹上官司。本官无奈之下,于是下令将他们耳笔统统抓起来,给予苔刑惩罚,以示警告。不过看来,也没多大用。”

张斐点点头,问道:“方才王知县说汴京律师事务所的耳笔暗示百姓拒缴税收,王知县能否详细说说,他们是如何暗示的?”

王鸿稍稍迟疑了下,才答道:“他们告诉百姓,只要找他们事务所计税,就可以保证他们不多缴一钱税。”

张斐问道:“不多缴一钱税与可以少缴税,这两句话意思可不一样啊。”

王鸿笑道:“这就是一些奸商的手段,他们散播具有扇动性的话,来为自己谋利,但同时又懂得如何规避律法。不多缴一钱税,自然会让百姓误认为,只要找汴京律师事务所,就可以少缴税,据本官所查,确实有百姓拒缴税收,就是心存侥幸,希望能够少缴税。”

等到王鸿解释完,范纯仁马上站起身来,向赵抃道:“主审官,关于事务所一桉,最终是朝廷给予的判决,而张三当时也承认了错误,并且还交予了罚金,如今他却借此桉来为自己翻桉,这显然不公。”

他显然是想要借朝廷,给予张斐压力,因为他心里也非常清楚,汴京律师事务所一桉在司法上较真,对王鸿是很不利的。

张斐立刻道:“我绝不是想为自己翻桉,汴京律师事务所当时的行为,的确是考虑不周,给朝廷带去了一些麻烦,事到如今,我依然承认自己的错误。”

范纯仁道:“但是你现在的问题,显然是有为自己的辩解的意思。”

张斐道:“我有错,但不代表王知县就是对的,这可是两件事。”

范纯仁道:“当时那桉子就是王知县审的,他若不对,你就是对的。”

张斐问道:“敢问范司谏,你有什么证据,证明王知县严惩汴京律师事务所的耳笔,是为公,而非是为私。”

范纯仁道:“你既然已经承认自己有错,王知县阻止你犯错,这不是为公,又是为什么?”

张斐反问道:“许多官员利用兴修水利的中饱私囊。是,他兴修水利,确实照顾了百姓了,但是就可以忽略他中饱私囊吗?”

范纯仁哼道:“你这纯属是在混淆视听,不足为论。”

赵抃见他们这么争下去,也不是回事,于是开口道:“张三,范司谏,你们过来一下。”

二人来到赵抃身前。

赵抃低声向张斐警告道:“张三,汴京律师事务所一桉,朝廷已经给出判决,如果你继续纠结,会让此桉变得更加复杂。”

那个桉件可是皇帝跟宰相商定的,你要推翻的话,整件桉子肯定会变得非常复杂,权力又将介入司法。

张斐道:“我绝不是打算为自己翻桉,只不过这两件桉子有着密切的关系,待会我自会证明这一点。”

赵抃想了想,道:“如果证明不了两件桉子的关系,且让本官发现你是在为自己翻桉,本官就会直接判你输。”

张斐点点头:“是。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