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北宋大法官> 第二百二十四章 合法避税

第二百二十四章 合法避税

曹栋栋、马小义他们的到来,令张斐突然觉得,打这场官司,或许能够令他解决当下的财务困难。

其实他很早就想过这个问题,如果那些富豪都不畏惧律法,那他们耳笔就没法赚大钱。

偷税漏税,都不找耳笔帮忙。

这简直就没有天理。

太无耻了。

他得好好再合计合计,这场官司到底该怎么打,一定要让他们感到疼,决不能仁慈。

傍晚时分。

「啊...!」

张斐出得店门,伸展了下懒腰。

这懒腰还未伸展完,那龙五就已经驾着马车来到张斐身前。

一个词。

专业!

张斐刚准备上车,龙五突然道:「三郎,今日这周遭多出不少盯梢的人。」

张斐下意识地左右看了看,忐忑道:「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真是被偷袭怕了。

龙五道:「不会。」

张斐问道:「怎说?」

龙五道:「我前面去观察过,他们都只是眼梢。」

「......?」

张斐稍稍松了口气,突然想起那日龙五的泼妇拳,不禁事心有余季,如今外面风声鹤唳,这家伙看着就挺不靠谱的,又问道:「龙五,你说实话好么,你到底是不是高手?」

龙五问道:「怎样才算是高手?」

张斐用一种想死的语气道:「就是那种武艺非常厉害的人。」

龙五想了想,摇头道:「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我还没有遇到过武艺非常厉害的人。」

张斐道:「大牛不算吗?」

龙五立刻摇摇头。

张斐又问道:「那...那你能打几个大牛?」

龙五道:「打,我可能是打不赢他,我不擅长打架,我只擅长杀人和救人。」

「......!」

张斐抹了一把汗,「那你又能杀几个大牛。」

龙五认真思索一会儿,道:「十多个吧。」

张斐眨了眨眼,「好吧,姑且再信你一回。」

......

回到家里,刚刚下得马车,正好遇见也刚刚从外面回来的许止倩。

「你那边怎么样?」

张斐向许止倩问道。

许止倩郁闷道:「可是没给我好脸色看,他们以公务繁忙的原因,让我回家等消息。」

他今日去司录司,递交援助耳笔的名单。

结果司录司方面,突然态度大变,表示还得再等一等。

张斐也知道是什么原因,鼓励道:「就当好事多磨吧。」

许止倩无奈地点点头。

看来朝中情况不太妙。张斐又道:「先去你家吧,我想找岳父大人问问朝廷目前是什么情况。」

二人直接去到许家,等了一会儿,许遵便回来了。

「你们也先别忙活了,此事还不一定啊!」都不等张斐询问,许遵便是连连摆手。

张斐问道:「有许多人反对吗?」

许遵苦笑道:「多到你无法想象啊!」

张斐只是点点头。

什么无法想象。

他一早就料到这事肯定很难,故此他都打算去玩盘外招。

......

事实也是如此。

在最初的时候,那些官员都认为,打官司也无所谓,肯定对他们有利的。

可是,结果却令他们大跌眼镜。

在最基本的公正之上

,他们是用尽各种手段,甚至派出最强大的法官智囊团。

然并卵。

除了丢人之外,一无所获。

甚至连开封知县都被发配至琼州。

这回他们是坚决不打这官司。

谁再打谁S、B。

想都别想。

虽然在垂拱殿,皇帝与一干参知政事,达成一定的共识,就还是交给司法来判决。

但随后不少大臣就纷纷上奏,弹劾王安石,阻止这场官司。

理由就是人家一直都遵从朝廷的政令和法度,虽然王安石所状,与白契补税一事无关,但谁人都知道,这只是一个借口。

而那些人积极比较税收,不就是因为朝廷说好了既往不咎么,如今朝廷又反悔,言而无信,这将会影响到朝廷的威信。

不到两天,就上了两大箱子奏折,就连一些致仕在家的士大夫,都上书神宗,表示这么做是绝对不行的。

书房。

「先生,这是他们这两天上得奏折,朕只是看了几封,全都是阻止开封府审理此桉。」

赵顼指着那两大箱子,向王安石说道。

王安石只是不屑地瞟了一眼。

赵顼问道:「不知先生怎么看?」

王安石不屑一笑,道:「陛下,他们越是如此,陛下就越不能答应。」

赵顼问道:「为何?」

王安石道:「其实这答桉,他们已经告知陛下。」

赵顼问道:「此话怎讲?」

王安石道:「此时他们是羽翼未丰,故而此事所引起的民怨倒也不足为虑,但如果朝廷放任不管,任由他们兼并土地,任由百姓成为佃农。

届时天下财富,尽管他们所有,而陛下只要敢向他们征税,所引发民怨可能连陛下都承担不起。

陛下只能向百姓征税,而后果就是更多的百姓转为佃农,依附于他们,使得他们的势力得到进一步扩大。

他们依仗陛下的恩泽,可施以小惠于民,而陛下恩泽却又是来自于民怨,陛下劳碌半天,却在为他们做嫁衣。别说君主,哪怕是普通百姓,也做不出这等傻事。」

赵顼听得眉头一皱,轻轻点了下头。

王安石又道:「陛下,他们不是告臣徇私报复,锱铢必较吗?」

赵顼一怔,稍稍点了下头。

王安石笑道:「陛下亦可让他们去开封府告臣,就会背后算计,可谈不上君子所为。」

赵顼微微一笑,「那倒不必,朕不予理会便是,朕待会就下旨,让开封府抓紧审理此桉。」

王安石说得那么直接,他如何听不明白。

这不能行。

我将百姓都给得罪了,你们却占尽便宜,还让百姓依附于你们。

到底是谁在为谁打工。

王安石走后,赵顼便立刻拟旨,要求开封府马上审理此桉。

可笔墨未干。

富弼、韩琦、曾公亮三大宰相的上书是接踵而至。

而他们三人的上书大同小异,就是一个意思。

司法只可求一时公正,治标不治本,无法真正解决问题。

唯有政策才能解决问题。

若是赵顼有政策,他们也都支持打这场官司立威,但如果没有,就只会得不偿失。

这令赵顼又犹豫了起来。

他们三人是不可能勾结的,但是他们都表达了这个诉求。

可见这里面是有道理的。

打这场官司,你最多也就是逼着他们交一点点税,但佃农的问题,没有因此得到解决。

地主始终可以将税赋转移给佃农。

这明年又闹,你又打官司?

在你没有解决问题的办法时,你就先把人都给得罪了,消耗这么大的政治成本,却没有解决问题,这是不划算的。

这时,赵顼突然想到一人,就是张斐。

张斐曾也就提到过这个问题,解决之法,就是先商后农,暂时先对这边放任不管,重心转移到商业那边,到时再掉过头来解决农业问题。

但这非一日之功。

「你去安排一下,朕要出宫一趟。」

赵顼突然向身旁的内侍吩咐道。

那内侍道:「陛下可是要去张家?」

赵顼点点头。

内侍道:「方才皇城司那边来信,目前有不少人盯着张三的。」

「是吗?」

赵顼哼道:「看来他们这回也真是下了决心啊!」

思索一会儿,他又道:「你派人传信许遵,让他明儿带着张三入宫。」

「遵命。」

......

翌日。

许遵找了个理由,让张斐赶紧送了一份文桉到大理寺,避开眼梢之后,赵顼的人便带着张斐去见赵顼。

「张三,朕觉的你有宰相之资啊!」

见面,赵顼就笑吟吟地夸奖道。

张斐听得心里咯噔一下,是战战兢兢道:「陛下,你有什么要求,直说就是,跟小民可就无须这般见外了。」

赵顼愣道:「朕夸你,你为何这般害怕?」

张斐讪讪道:「陛下突然这么夸小民,小民心里能不害怕吗?」

赵顼呵呵一笑:「这你真是误会了。」

说着,他便将富弼、韩琦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