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北宋大法官> 第二百二十七章 各显神通

第二百二十七章 各显神通

自即位以来,赵顼一直都在强调自己励精图治的决心。

但这个决心,到底有多么决,他还未表现出来。

其实他也经历过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时期。

就是阿云一桉。

当时大臣请求他圣裁,结果他圣裁之后,又给大臣驳回去了。

这对于皇帝而言,伤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是极强。

宋朝皇帝也是要面子的呀!

在那以后,他就知道,身为皇帝,要么就别出手,只要出手,那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一定要拿下。

否则的话,真的是得不偿失。

故此之后在许多争议上面,他都是躲在后面,是王安石、吕惠卿等人在冲锋陷阵,他只是见火候差不多,然后就出来顺水推舟,没有再和大臣发生直接冲突。

尤其是张斐带来官司后,他更是处理的游刃有余,实在是争不明白,那就打官司呗。

但皇帝老是躲在后面也不行,也得立威。

他还没有干成一件立威的事。

赵顼决定拿此桉来立威,刚好对面是大宋最为庞大的利益集团。

较量较量呗。

是骡子是马,总得拿出来遛一遛。

而对方也明白赵顼的想法,就是要干他们,因为之前那么多大臣上奏,意思已经很明显,你却还要这么做。

傻子都知道你是想干嘛。

......

今日是十五,烧香拜佛的日子,不少达官显贵来到相国寺。

寺内一间比较偏僻的厢房内,坐着七八人,个个都是锦衣华服。

他们全都是东京鼎鼎有名的大地主,相国寺排名前五十的捐赠者,同时也都有着士大夫的背景,若是朝中无人,也很难在东京混到这种级别。

「虽然官家已经下令,但是你们也别慌,朝中还是有很多大臣支持咱们的。」

坐在正座上面的那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是神色澹定地说道。

此人名叫庞槐,乃是宋真宗皇后刘娥娘家的那边的人。

王安石告得那一百零个人中,其实并不包括他们庞家,但这就不是一百零八个人的事,而是整个阶层的事,他们也从来没有说,置身事外就看好戏,他们都是很积极的参与。

他们非常明白,这时要不出手相助,下回就轮到他们了。

「那咱们该做些什么?」

左边一人问道。

此人名叫张震,其祖父在真宗时期是殿前司都指挥使。

「想办法打赢这场官司。」庞槐道:「这就是最好的回应。」

坐在左边末端那人道:「我们已经在准备证据,其实每年的税钞,咱们一直都有备的,就是以防万一,但是最关键的还是三司那边账目,到时对方一定会要求开封府调取三司的账目,咱们就是准备得再充分,也无济于事,那账目上可没咱们的名字。」

此人名叫周才,这里面就他一个人上了名单。

庞槐道:「据我所知,目前三司对那些账目是严加看管。」

….

说到这里,他又低声道:「你们有何想法?」

「能不能将那些账目给换了?」张震向庞槐言道。

庞槐抚须道:「王安石告得是前两年的税务,咱们就是能换,你当吕知府他们就看不出,这都是新写的吗?」

「吕知府也有可能看不出。」

「这你们可就别多想,吕知府的为人,你们难道不清楚吗?」

「干脆一把火给烧了,这死无对证啊。」

「你是疯了么,在皇城里面

放火,你家几口人能够填上去?」

「说得是,这时机放火,那不用想,也会查到咱们头上来,事情也还未到这一步啊!」

正当这时,光线突然暗了下来。

紧接着又是两道电光射入。

轰轰隆隆。

一阵雷声响起。

周才眼中一亮,「既然火攻不行,那咱们可以用水攻。」

「水攻?」

「新账本的确实一眼就能够看出来,但泡过水,又被烘干的账本,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看得出来。」

.......

佛堂前。

「要下雨了呀!」

刚刚上完香,出得大堂的曹评,抬头看了眼乌云密布的天,又向身旁的马天豪道:「老四,咱们先去坐坐,待雨停后再回去吧。」

马天豪点点头。

二人去到一间厢房内。

前脚刚刚进门,外面紧随着就响起一阵密集的滴滴答答的声音。

「真是好险。」

曹评轻轻出得一口气。

一个小沙弥为他们泡上一壶茶,便出得房门。

曹评向马天豪道:「今儿好像来了不少人啊!」

马天豪呵呵道:「他们绝不会束手就擒的。」

曹评道:「但是我总觉这事不太妙,咱们不能完全依靠他们,还是得另想出路。」

当初他们曹家为曹太后举办嫁妆,是负债累累,仁宗又不给赏赐,是还了很多年的债。

直到英宗即位,他们曹家才开始扭亏为盈,趁着曹太后掌权的那几年,迅速积累财富。

还债还怕了。

而那些言官御史,又对外戚是严加防范。

故此曹评就暗中将许多田地都放在马家名下,再由马家转到相国寺。

马天豪问道:「曹兄有何想法?」

曹评道:「那天栋儿与小义去律师所,你应该是知晓的吧?」

马天豪点点头,又问道:「曹兄是想借张三来避税?」

曹评叹了口气:「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做,但如今官家的态度,令我很是担忧,对于咱们而言,不上公堂,一切都好说,可一旦上了公堂,那就是生死有命,我们必须得防着这一手。既然张三说了这话,他定是有办法,等这场官司打完后,若是那些人输了,你就去打探一下。」

马天豪道:「那小子定是有法子,他以前就暗示过这事,但我没有理会他。」

曹评就问道:「为何?」

马天豪道:「曹兄,你没有跟他打过交道,不知其为人,那小子瞅着人畜无害,但却也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这不声不响的,就已经我这里挣了大几千贯去。」

….

曹评道:「但你也凭借房贷了挣了不少。」

「那倒是的。」马天豪呵呵笑得几声:「我的意思是,咱可以找他帮忙,但也一定要防着他,尤其是他的后手,当初房贷说得是一锤子买卖,结果后来,他是左一份契约,右一份契约,咱不要还不行,可那契约忒也贵了,一份就好几百贯,结果又从咱们这里赚得好几千贯。」

曹评道:「总得来说,你还是赚了。」

马天豪点点头:「那是,他当初的许诺,如今也全都实现了,咱马家当铺确实是更上了一层楼。」

「那就行了。」

......

汴京律师事务所。

「你要的证据,我都给你找来了,包括那些佃农的,你可别给我输了。」

王安石指着那几大箱子的文桉,向张斐叮嘱道。

其实张斐是做两手准备的,表面上的资料,都是王安石派人去查,至于那些见不得人的资料,才是皇城司去查。

张斐笑道:「王大学士,打官司有输有赢......!」

不等他说完,王安石就打断了他的话,「这场官司是决计不能输。」

张斐问道:「要是输了,王大学士你......!」

王安石道:「我倒是没事,当初我就说了,开封府可以判那些佃农免税,输了我也有台阶下。」

张斐疑惑道:「既然如此,王大学士为何......!」

王安石一脸关心道:「我这是在担心你,要是输了的话,他们一定会反击的,拿我没有办法,肯定会去找你的。」

我信你个邪,担心我,当我傻么,这要是输了,你损失的肯定比我大。张斐心里狠狠鄙视了一眼王安石,嘴上却道:「王大学士,当时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王安石道:「谁知道会变成这样。」

「我...。」

张斐郁闷地挠挠腮,叹了口气:「我知道了,我一定会拼尽全力,绝不会输得。」

王安石点点头:「你可一定得小心谨慎。」

其实王安石还真不是吓唬张斐的,他跟司马光是一个意思,这官司看着是很简单,但里面却是凶险万分。

因为对方是真有实力反击的,如果被对方抓到把柄,那绝对是往死里捶,肯定也会杀鸡儆猴的。

张斐肯定就是那只鸡。

张斐心里就纳闷了,老子才是专业人士,危不危险,老子会不知道吗,这坑都已经挖好了,就不知道到时埋得是谁了。

王安石到

铅笔小说 23qb.net

<=03目录+书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