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化石少女> 第一卷 第一章 古生物部 去推理吧

第一卷 第一章 古生物部 去推理吧

网译版 转自 豆瓣

翻译:T & K

1

大约十二叠的细长活动室里,满是污渍的天花板上排列着两列棒状的荧光灯,窗户总是被窗帘盖着,奶油色的墙壁上到处都是蒙尘已久的破烂。小动物和恐龙的骨骼模型、三叶虫化石、蕨类植物标本,混在在大量莫名其妙的石头当中。

还有,视线所及的高度上还装饰着腔棘鱼①和菊石②的模型,每一样都破旧不堪,到处都是油漆斑驳的模样。

在这种令人联想到理科室或者大学实验室的某个角落,一个身着金黄色和钴蓝色构成的格子西装夹克的少女坐在折叠椅上,拿锤子对着桌上的盒子里的东西一通敲打。左手边放着细长的錾子,双手套着工作手套,脸则被口罩和护目镜所覆盖。乱蓬蓬的棕色天然卷长发则被扎在了身后,从护目镜中可以窥见她那一丝不苟的杏仁形的眼睛,眼神就如瞄准猎物的老鹰一样锐利。

她名为神舞真理亚,是私立佩尔姆学院高二学生。这个地方是佩尔姆学院古生物部的活动室。坐落于京都市北部,临近贺茂川的私立佩尔姆学院是以百年历史著称的老校,而古生物部似乎也是有着二十年历史(相应的)传统社团。这位真理亚正用錾子小心翼翼地切削石头的表皮,就为了刨出石头里深埋的化石。每当这个时候,房间里就会回响起铁锤敲击的声音。

“真理亚学姐。”

胳膊肘支在位于中央的桌子上,正热火朝天打着游戏机的桑岛彰试着喊了她一声,却未能收到回应。由于她过于沉溺工作,似乎完全听不到喊话。只有手工匠人一般咚咚咚规律的金属在耳畔回荡。彰朝墙上的挂钟确认过时间之后,又稍稍提高音量对她喊道:

“真理亚学姐!”

可那边依旧没有回应。只见她背朝着这边,以身体前倾的姿态埋头苦干着。

要再提高音量的话,反把她激怒就不大好了。暴脾气如她,搞不好连铁锤都会扔过来吧。于是彰思索片刻后朝她喊了一声:

“啊,窗外有个长得像鱼石螈③一样的帅哥耶。”

果然不出所料,真理亚一边嚷着“在哪?”一边麻利地站了起来,径直走向窗边,之前的话她是真的没听到吗,真是想不通呢。

不过很快她就发现所有的窗户都拉着窗帘,于是立刻转向的彰所在的方向——

“你个死骗子!那会有什么鱼石螈一样的帅哥啊!”

由于隔着口罩,她的声音有些含混不清,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没有了平时的威慑力。不过真理亚并没得流感,虽说就口罩的尺寸而言,哪怕从A型病毒到C型病毒一拥而上也没什么好怕的,但这里就只是切削石头的防尘手段而已。或许她本人也感到火力不足,于是一脸不耐地摘掉了口罩和护目镜——

“你什么意思啊?作弄纯真的女高中生很好玩么?”

这回她改做高声怒吼了。眼睛一吊,虎牙一露,宛如剑齿虎的模样。本来那张圆脸配上周正的五官,以及晒得恰到好处的健康肤色,如果脾气好点应该也挺可爱的吧。可如今却形象尽毁。

“比起这个,学姐还不去学生会办公室吗?已经过点了啊。”

“已经到这个点了?”

就似如梦初醒一般,真理亚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超过预定时间十五分钟了。

“这下彻底迟到了呀。让学生会长干等着不是挺糟糕的吗?学姐?”

彰一再叮咛着,可真理亚却用铁锤敲出一阵细致的节奏,犹豫了半晌然后说道:

“阿彰,你替我去一趟吧。海百合马上就要剥离出来了,现在可是最关键的地方呐。”

她以颐指气使的架势,将锐利的錾尖转向了彰。这已然是见惯的事了,从幼儿园认识开始这家伙就每每摆出一副前辈的姿态,总想将麻烦的事情强加给彰。

“化石又不会长腿跑掉,以后慢慢来不就好了吗?”

“注意力一旦被分散,就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区区一次失误就会导致无可挽回的惨剧,俗话说的好,‘疏忽一秒,后悔一生’啊。如果是现在的话,恢复到刚才的状态还是很容易的。”

桌上的化石似乎是上周末在滋贺权现谷的深山里挖出来的。石头不止一块,被满满当当地塞进了旁边一个精致的小背包里。

原来如此,所以她才会一直紧握着铁锤和錾子啊,看来并没有用这些东西往自己身上招呼的打算呢……彰总算松了口气。

“可这真的是关键时刻啊。这是至今为止采集到的海百合中最大最漂亮的一只呢。”

真理亚还是依依不舍地捏着锤子不肯放手。

“说起来,学姐干嘛要在社团活动室里搞这个?拿回家随心所欲地做不就好了吗?在那里肯定能集中注意力的。”

真理亚蓦地垂下了双肩。

“阿彰你是知道的吧。我家管得严,要是被他们发现我挖化石比学习还勤快,肯定会把我所有工具没收掉的。这不,上周我还糊弄他们说是跟朋友去琵琶湖玩了呢。”

“哦,这样啊。”

彰和真理亚是青梅竹马,家也离得很近。只不过彰的家里就是普通的工薪家庭,住房也是一般的独栋小宅,而真理亚的豪宅一间仓库就有这么大,不仅如此,她家还是个四面用灰泥高墙围起来的纯日式老宅。

神舞家是从京都作为都城开始就延续下来的大有来头的门第。真理亚是家里的次女,也就是大小姐了。只是从幼儿园开始,就从没见她有过与大小姐相应的文雅举止,或许由于她上面还有哥哥姐姐,是三兄妹中最年幼的,所以父母一直宠溺有加。也正因为如此,才令她长成了如今这般任性,粗犷的模样。

即使是这么一个人,在家里貌似还得假装老实。

“所以阿彰也知道如果把化石的事告诉我爹妈会是什么后果吧。”

真理亚的父亲是个沉静而古朴的人物,无论平时怎么娇惯,倘若被他知道自己的爱女竟独自一人跑到深山老林里去挖化石,肯定会气昏过去吧。

“那是当然,我可没跟任何人讲过。”

彰知道真理亚的兴趣还是这个春天的事。正当他初入高中,正犹豫要加入哪个社团的时候,突然就被真理亚强拉入伙了。直至现在,她似乎还在害怕被家人发现么。

甚至对彰都不愿透露。话虽如此,一直以来她都很热衷于恐龙和猛犸象的话题,应该可以想见这点吧。

只是在学校里面果然还是隐藏不了吧。甚至作为奇人异士化石少女,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人物。彰刚一入学就被高年级学生好奇地搭讪“你是不是认识那个化石少女啊?”

“这个暂且不说,只有我一个人加入的话,还是很快就会被废部的啊。我还是新生,对这个社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是啊,像阿彰这样的菜鸟,也就是凑个人头罢了。”

“没错,所以这个社团也就立马灰飞烟灭咯。”

“这就是二叠纪大灭绝吗?我好难啊。”

真理亚依依不舍地看着桌子上的化石,过了半晌,就似随手甩开一般搁下了手上的铁锤和錾子,摘下工作手套,用力拍了拍衣服,掸去了细小的粉尘。

“真没办法,现在就去学生会办公室吧,当然阿彰也得跟来。”

“我也要去吗?”

“这不废话么?我们正要杀入敌人的大本营,不知道对方为了击溃我们古生物部,会使出什么样的手段。在被敌人千方百计恐吓的时候,由谁来保护我这般柔弱的少女呢?”

“你还柔弱?这个暂且不论,就说我能保护得了学姐吗?学生会长可是个铁杆武斗派啊。”

彰的运动神经其实并不迟钝,当然如果比力气那就另当别论了。初中时他隶属于篮球部,所以颇具爆发力。但二年级时由于膝盖韧带受伤而引退,这些都是往日的荣光了。此外,他虽然喜欢职业摔跤,但从没打过架。只有初中时在寺町路上遇到过一次恐吓,他瞬间扭头就跑。幸好跑路过程还算顺利,不过那天晚上便韧带旧伤复发疼痛不止了。

“只要有个男人就不一样了。虽然阿彰只会打打游戏,精神极度脆弱,但好歹看起来是个男的。那些魔窟里的妖魔鬼怪起码也得警惕一下吧。”

“嗯,或许也对吧。不过现在不如多想想迟到的事,不然会被人抢先一步各种责难的啊。”

“也是,还有这个问题……对啊,就说社团的钟慢了嘛。”

话音刚落,真理亚便动手将架子上的木箱拖出来当脚架,去给墙上的挂钟做手脚。然而箱子的螺丝似乎有些松动,盖子猛地打了开来,一个巨大的鱼头从里头一跃而出。那是空心的纸糊模型,就是在细竹拼成的外骨架上贴上纸。上面似乎还敷着颜料,但由于经年累月的老化,颜色已然褪得差不多了。尺寸相当于能把人的从头到肩都塞进去的程度。

“这啥玩意?”

彰就似见鬼一般问道。

“那是腔棘鱼哦,是之前为了文化祭制作的,大概有五年了吧。由于时间不够,连下半身都还没来得及做就被雪藏了。”

铅笔小说 23qb.net

返回目录29目录+书签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