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化石少女> 第一卷 第三章 过渡杀人

第一卷 第三章 过渡杀人

1

“呐,桑岛君,要不要加入睿电部啊?”

在梅雨季节的重大活动——文化祭即将到来的时候,彰被人客气地搭话了。

那是他在参加文化祭的班级活动——第一滴血2咖啡厅的涂刷布景颜料工作时发生的事情。那里的男服务生穿着一身脏兮兮的衣服,好似在密林里头迷路了一个月,而女服务生则穿着一身格斗游戏里才有的女军人服装。在谢绝生客的少爷小姐学校里,经常会采用这种时尚的代用品。

菜单上的丛林咖喱和越共拿铁暂且不论,那个伪·捆绑意大利面连彰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声音的主人是他的同班同学八濑鞍马。

由于他是中等身材,声音也不大,所以给人的印象很是淡薄,不帅不丑,不嫩不老,不胖不瘦,就是这样中庸至极的普通人。只有他的本家,是足以将他送进私立佩尔姆学院的,创业三百年的顶级到不能再顶级的老字号调料公司。虽说他依旧是三兄弟中的次子,既不是长子也不是末子……而且他现在用着不算灵巧也不算笨拙的手法,用扁平的刷子涂抹着丛林的彩色。

彰虽然在班上并不属于显眼的阶级,但两人也没有普通人之间的惺惺相惜,就只是互相认识的程度,并没有什么过密的交情。

彰是古生物部的成员。文化社团成员比起班级活动,可以优先参加社团的活动,特别是古生物部的展示项目本身就进度迟缓,所以彰和第一滴血2咖啡厅基本没有什么接触。

但是,由于种种不幸的订购失误交叠在一起,所以第一滴血2咖啡厅的内部装修多费了不少功夫,照现在这样的进度已经来不及了,所以他只得去班上帮了一天的忙。

而古生物部的展示项目则在部长神舞真理亚超人般的奋斗下,进行得游刃有余。由于埃迪卡拉动物群已经到了细节上的收尾阶段,所以对彰这样即没有技术也没有知识的外行而言,已然没有多少用武之地,所以真理亚便很爽快地放他过去帮忙了。大概是她觉得一个人更能集中精神吧。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想把碍手碍脚的家伙赶出去吧。

相应的八濑也是文化社团的成员,同样也是在今天被赶过来帮忙。也就是说,两人今天都是第一次在第一滴血2咖啡厅里干活,所以就被分配了即使是初学者也能上手的简单工作,因此俩人之间便有了一种微妙的连带意识,在工作之余也会进行一些交谈。等到他俩交换了对手生的工作的抱怨,不知不觉陷入到无话可说的状态之时,八濑说出了这句拉彰入伙的话。

“怎么了?这么突然?“

正画着五彩缤纷的乌鸦从花里胡哨的叶子中探出脸来的手停了下来,彰抬起了脸。

“没啥,桑岛君不也在一个叫做古生物部的社团里拉人吗?”

他轻声询问道,像是在观察彰的反应。

“嗯,没错。”

在真理亚的胁迫下,他曾一度四处胡乱招人。但他只是以街头分发餐巾纸的方式和人搭讪,并不清楚其中是不是包含八濑。总之,即使和他打过招呼,也肯定是被拒绝了吧。到了最后,古生物部依然只有真理亚和彰两名成员。对于被学生会通告说凑不齐五人就将会废部的古生物部来讲,危机的状态一直持续着。

“我会加入古生物部,作为回报,你能加入睿电部吗?”

所以说这就是交易了吗?恐怕八濑所在的社团也同样面临着废部危机吧。

虽说这是非常有吸引力的提案,但彰也没有即刻应承下来。这是因为其中有两个难点。

其一就是真理亚是否会承认这种一开始就已交易为目的兼职成员。虽说招什么人进来她都无所谓,但不喜欢古生物就是不行,每每摆出一副丝毫不懂变通的任性姿态。嗯,就算把这边说服了,可问题还在学生会那边。

如果废部候补上的社团成员们互相兼任,只求凑齐人头得以续存,老练的学生会长及学生会的各位成员,是没可能看不出这种赤裸裸的欺诈的。

“这样的话,两个社团岂不是反而会被人盯上再整肃一顿吗?学生会长似乎对不正当的行为很是严厉呢。”

八濑深表遗憾地点了点头:

“或许的确是这样吧……果然还是太轻率了吗?就算和学生会里的某人有点交情,果然还是不行吧。”

“荒子会长看起来是讨厌公私混淆的类型,不过你那个瑞典部又是做什么的呢?”

因为八濑的情绪看起来十分沮丧,所以彰为了代替安慰而向他询问,只见他猛地抬起了一直低着的脸——

“是睿电的粉丝俱乐部呀。睿山电铁,明明是本地的,你却不知道吗?”

“啊,是那个睿电啊?也就是铁道社团?”

睿电是指行驶在京都市北部的私营铁路。从下鸭神社附近的出町柳,连接到以火祭闻名的鞍马寺。虽说由于居住的地域不同,彰还没有乘坐过。

“好吧,不过铁道部是别的社团,睿电部只是为热爱睿电的人准备的。”

“这样啊。”

总觉得似乎有什么复杂的背景。彰所在的古生物部和人多势众的恐龙部是各自为政的,这里大概也是类似的情况吧。

但是在八濑接下来的话里,还潜藏着更为复杂的隐情。据悉,铁道系的弱小社团里除了睿电部以外,还有一个岚电部。

岚电是一条连接着京都著名的饺子连锁店的一号店所在的四条大宫,直至美空云雀座所在的岚山之间的一条铁路,彰也乘坐过几次岚电。

顺带一提,岚电的岚山站位于京都嵯峨,而真正的岚山则是横跨渡月桥的阪急岚山站所在的地方。

不管怎么说,佩尔姆学院的睿电部和岚电部似乎世世代代都是竞争对手的关系。两者的规模相当,睿电位于左京区,岚电的范围主要在右京区,也有在地理上相互对照的原因。据说以八濑为首的历代成员大都是沿线的居民。

岚电部现在的成员数和睿电部一样是三人,是低人气社团之一,也同样面临着废部危机。

“事实上学生会还提议我们和岚电部合并。”

八濑流露出不满的情绪。

“什么嘛,有续存的提案不是挺幸运的吗?我们这里什么都没有呢。”

虽说古生物部也被要求加入恐龙部,但考虑到社团成员数的差异,事实上只能被吞并吧。或许实际上也提出了其他方案,只是被真理亚坚决拒绝并将其束之高阁而已。

可八濑的表情却很僵硬。

“覆水难收,拔出的剑可没那么容易收回原来的鞘里。”

他不停地摇着头,好似要把噩梦甩落一般。

“原来的鞘?”

“嗯,睿电部和岚电部本属于同一个京福部,睿电以前和岚电一样,都属于京福电铁的路线。但由于市电的废止,睿电陷入了经营困难的状况。京阪线从三条一直延伸到出町柳的十年之间,是一个不乘坐公共汽车换乘就哪都去不了的铁之孤岛。其结果就是在三十年前,睿电被子公司化,从京福本体被斩断了。受这个的影响,佩尔姆学院的京福部也分化出了两股势力,睿电组被岚电组视作低人一等。只是与铁路的业绩不佳无关,睿电组也有与岚电组数量相当的成员,所以分裂转瞬间就发生了。虽说让校方正式承认这个社团还有着诸多障碍,可睿电部的第一任部长木野学长已然废寝忘食……”

看来他们与岚电部的隔阂相当之深,八濑的语调渐渐激烈并大声起来。流利得跟背书差不多,就像每周初上来对着纸条朗读的部长致辞一样。

连在附近干活的同学们,都开始把目光投向这里。

“喂喂,小声点吧,还有好歹动一下手。”

八濑是一年级学生,今年应该是刚刚加入睿电部,但他说得好像亲眼目睹了三十年前的分裂经过一般,恐怕是加入以后从学长那里听来的吧。这么说来,真理亚也多次抽空对他讲述古生物部的光辉历史,但由于彰不感兴趣,所以完全置若罔闻。

而且无论是睿电的分家,还是京阪电车的延伸,都是彰他们出生以前的事情。

“……对了,睿电现在还是京福电铁的子公司吗?”

彰问了一句。

“不。是京阪的全资子公司,不过现在京福也是京阪旗下的了。”

“总觉得很麻烦啊,那就干脆都加入京阪部不就行了吗?就没有京阪部吗?”

八濑摇摇头说:

“没有啊。因为京阪线的粉丝全在铁道部呢。正与JR粉和阪急粉并列在铁道部内竞争得热火朝天。如果我们冒昧地自称为京阪部的话,那就会被铁道部一起吞并了吧。就像曾经存在过的京津部一样。京阪系的派系之争也很激烈,特别是京阪系和阪急系围绕着新京阪发生了争执……”

再说下去就要跑题了,于是彰慌忙打断了他:

“还是下次有机会再说好了。但如果现在不是子公司的话,就不会有之前那样的区别对待了吧。而且若是人数相当,不就可以平等地合并了吗?总比废部或者被铁道部吞并要好得多。”

“嘛,是这么回事……实际上,我们部长也在不情不愿地和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