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化石少女> 第一卷 第四章 汽车坟场

第一卷 第四章 汽车坟场

1

“为什么你们也在啊啊啊!”

神舞真理亚发出了这个世界上最抓狂的声音。

这也难怪。

为了三天两夜的化石挖掘之旅,他们一路行至深山,不停地换乘电车和巴士,终于抵达了绿环,不知为何,在玄关大厅里,他俩猝然跟穿着制服的学生会成员们不期而遇了。

如果这是在教师或者社团大楼,只会看到一张拧巴成苦瓜的脸,尚且不至于这么大吃一惊。然而,现在的时间却是学生们从学业中解放出来的灿烂暑假,而且地点是距离我们佩尔姆学院所在的京都市很远的石川县的白山脚下。于是苦瓜脸一下子变成了嗑了辣椒的脸,并且还在这里嗷嗷大叫,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吧。

“从明天开始,我们就会像二齿兽①那样东挖挖西挖挖,你最好给我做好心理准备,阿彰!”

为了排解平日的怨气,在去程的电车上,真理亚意气风发地发表宣言,就像淘金热中前往西海岸的淘金者一般。

在炎炎的烈日下被带去彰里的彰,根本不可能情绪高涨吧。但是为了真理亚,这也是无法可想的。

彰是这位“大小姐”的护花使者。本来要是担心掌上明珠的话,找个女性朋友陪她去就够了。但不知是性格使然,还是有其他缺陷,她至今为止连一个女性朋友都没有,因此,青梅竹马兼义弟的彰就被选中了。

虽说是义弟,但毕竟男女有别。一个月前,听说真理亚的父母允许他俩结伴去长达两天三夜的旅行,着实让他吃了一惊。而且由于真理亚挖化石兴趣一直是瞒着父母的,所以便谎称是温泉旅行。当然,彰也为了统一口径,对父母撒了同样的谎。

真理亚和彰之间当然不会有丝毫那样的想法,可居然连亲生爹妈都不在乎,放任自流到令人叹息的程度。不,即使是这样,彰也不想惹事上身,无论走哪条路,都将陷入比眼下更加麻烦的境地。

不过,很大程度上可能因为那个旅舍是学校自有的住宿设施,要是普通的温泉旅舍的话,就不会那么顺利了吧。

佩尔姆学院在全国拥有数处住宿设施,这里就是其中之一。所有住宿设施主要用于社团集训。当然真理亚也以古生物部集训的名义申请了住宿。因此,一到旅舍就和学生会的人相遇的概率虽说不大,但也是存在的。

如果这事发生在普通的温泉酒店的话,她当场就会搬出自己那套自说自话的阴谋论吧。但正因为有这样的理由,伴随着叫声抛出了些许压力而稍稍平复下来的真理亚,还没等彰过来安慰,似乎即刻领悟到了这只是极端倒霉——“怎么会这样啊……”她宛若抹了盐的青菜一般萎蔫下去了。

“啊呀,古生物部也在集训啊。真巧呢,我们学生会从今天开始也要在这里集训了。”

与此同时,学生会长荒子依旧波澜不惊,以一贯的情绪回应道。也不知他是真的不惊讶,还只是喜怒不形于色的表情管理,彰也说不清楚。

“你们这身打扮是来挖化石吗?我还是头一次听说这附近能采集到化石呢。”

“什么叫头一次听说?只是原本就没兴趣所以单纯不知道吧。这附近的手取川的上游自古以来就是赫赫有名的宝藏地啊。”

真理亚挺着胸膛不屑地反驳道。她身着灰色的连体服和黑色的登山靴,背上则是粗犷的背包,可谓是全副武装。

为了蒙蔽父母的眼睛,到达京都站为止,她一直都在假装斯文,穿着一身看起来像是大小姐一般手感柔软的衬衫和裙子。但在京都站就很快换上了早就收在行李之中的连体服,把这些一股脑地塞进了投币式储物柜。在喊着“走,上京去”的游客络绎不绝的京都站里,以及度假的游人们将座位反转过来面对面坐着的雷鸟号车厢内,她已经穿着工作服在那昂首阔步了……

真理亚像是将性感的过去全部舍弃一般出发了。不过她平时却会像只发情的猫一样随口嚷嚷着“快给我一个有神之手的男朋友吧”,所以只能认为她脑袋里面有几处短路,就像接错了电容和二极管一样。

彰的扮相则没那么放得开,就仅仅是再普通不过的T恤和牛仔裤。当然他的帆布背包里也静静躺着一套连体工作服,只是他没这个胆量在京都站里就换上这身行头。

话虽如此,因为和真理亚搭伙而变成了反差强烈的组合,彰只得被迫接受京都站里的外国人,以及列车上的一大家子好奇目光的洗礼,甚至真理亚还朝他白眼“你害羞个啥?这就是挖化石的正装啊”,这真是一段能让一个正常人充分感受到毫无来由的悲哀的旅途。

“不好意思,我是化石方面的外行。那你就是大张旗鼓带领部员去那个宝藏地咯。”

荒子会长爽快地道了歉。

从会长的语气看,他似乎丝毫不觉得这两个人是来约会的。虽说她这副扮相大概也有一定影响。但包括她父母的事情在内,或许彰只是没注意到,自己身上正散发着认可主仆关系的露骨气场,还有卑躬屈膝的奴性气息。

考虑到这种可能性的彰深受打击。

虽说现在正担任着真理亚的护花使者,但他并未决定像自己父亲那样去真理亚父亲的公司入职,更别提去当神舞家的仆人了。

虽说暂时没有特别想做的事,但毕竟还是高一,彰打算从现在开始寻找将来的目标,就像绝大多数高中生那样。

只是在佩尔姆学院,由于社长或老店的继承人,医生或律师的子女多如牛毛,所以已经决定好将来的人也为数不少。

既然已经铺好了即使狂风暴雨袭来也不会脱轨的坚固轨道,对当事人来讲肯定也是挺值得嘚瑟的吧。当然,学校里也有老二老三之类为所欲为的家伙,这些人大概是因为家底很厚,总而言之就是一群空想家。

总之,目前是寻找选项的阶段,要是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已然养成了这种劣根性的话,毕业的时候又会变成什么样呢?不知不觉中,可选的范围就会变窄吧。

听到会长的话,真理亚暗中较着劲——

“我会发掘出能写进日本古生物史的化石,让社团继续存续下去的!”

不服输的她发表了斗志昂扬的宣言。

“这可是件好事,毕竟社团的名誉也和学校的名誉息息相关啊。”

会长也给予了落落大方的回应。

由于佩尔姆学院接连发生杀人事件,低人气社团的问题也被暂时搁置,本该在暑假前就决定好社团的存废了。只是一到秋天,这事又会被再度提上日程,所以要在此之前先设法取得实际成果……这就是真理亚本次的计划。

当然,除了这样歪门邪道的动机以外,也有一部分是纯粹想留宿在平日里没法过去的遥远的化石采集地吧。

“不过,部员好像还是只有两个人啊。”

书记中岛冷冷地插了一句。虽说他有着能在东大模拟考中拿到A评价的头脑,但一副伶俐的脑筋全被浪费在了惹人厌的事情上面。因此彰对他并不感冒,倒是看起来心直口快的会长更值得尊敬。

“真烦人啊,你就只会说些讨嫌的话吗?”

对于二年级的真理亚来讲,中岛也相当于前辈了,并不是一个能够出言不逊的对象。失礼的口气招来了中岛的怒目而视,他刚想跨前一步,会长就像是阻拦似的抢先说道:

“有干劲再好不过,但实际成果和成员人数至少要满足一样才行。如果还是两个人的话,要是没有像编绳部那样的实际成果,是很难存续下去的。”

“我知道,毕竟是触手之年嘛,真是的,就连我的新生劝诱办主任阿彰都不肯好好干活了。”

不知为何她将矛头指向了彰,这也太荒谬了,虽说他是一直被催着带人过来,但从不记得被任命过什么新生劝诱办主任,而且这个触手之年又是什么玩意?

事实上在七月中旬,彰终于从隔壁班找来了一个人并将他带进了活动室。只是那家伙对古生物完全不感兴趣,只是跑来观察以怪人著称的真理亚的怪人而已。

因为同样是怪人,真理亚一眼就看穿了他,于是毫不犹豫地就以“让不感兴趣的人加入进来也没意义”为由,把他赶了出去。

“听好了,阿彰,哪怕有再多的幽灵部员,对社团也不会有一点好处。”

她宛如不买黑市之粮的法官②一样,刚正不阿地进行着说教。虽说那副姿态让人平添了几分好感,但倘若继续这样下去,将会和那位法官一样面临社团被废的悲惨命运。

“没错,可要那样的话,成员就永远也不会增加了。除了回家部的那些人,其他的可都进了自己喜欢的社团了。”

“只要好好展现我部的魅力,自然会出现的吧。这可是有二十年光辉历史的社团啊。”

——这样的对话就发生在十天之前,因此,即使身为新生劝诱办主任的彰因为玩忽职守而被斥责,他也完全无法接受。

说起来彰也不是出于喜欢才加入古生物部的吧。

一阵怨气涌上心头,彰把脸背了过去。

“神舞君,虽说现在只有一名一年级学生,但身为前辈不好好关照也是不行的呢。”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