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化石少女> 第一卷 第五章 幽灵社团

第一卷 第五章 幽灵社团

1

私立佩尔姆学院的最里面有有一栋旧校舍,是钢筋混凝土的四层建筑,比现在的社团大楼要小一些。之前似乎是作为社团活动楼使用的,但在十几年前,新的社团大楼与教学楼比肩而建,再加上屋舍的老化,那间校舍便完全成了废墟。据说原本就是战后不久营建的古旧校舍。

虽然现在的旧社团楼的入口是用挂锁封闭着的,但校舍本身并未被拆除。就像是因经营困难而被放置不管的情人旅馆一样。这在对于名门子女入学的上流名校中,是极为罕见的处置方式。

虽然没法知道具体的理由,但各种传闻也有不少,比如原本建造室内泳池的计划因理事受贿而不了了之,就这样被搁置不管了。或者是它的位置相当于当前校舍的鬼门,所以在确定新的建筑之前没法随意拆除。又或者正等着申报市文化遗产,但由于一开始就有分歧导致迟迟无法申报成功之类,拉拉杂杂不一而足。

由于从校外也能看到这栋旧社团楼,所以大概校方也觉得有碍观瞻,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在建筑的正面,也就是正门进来可以看到了一侧,覆上了施工时使用的厚塑料布。就像甲子园和花园大赛的做法一样,塑料布上用深蓝色的大字写着“私立佩尔姆学院”的校名。

或许是因为背面是神社的镇守林,所以感觉没有隐藏的必要,又或许是不想用扎眼的塑料布破坏景观,总之就这样裸露在外。

正因为是这样藏头露尾的东西,所以只要从校内绕到教学楼后面,就可以清楚地看到,虽然玻璃窗并没有破碎,但受风雨的影响,外墙明显老化,纵横交错的裂纹也未曾修补,就这样一直搁置着。

此外,在新建社团大楼时,由于入驻的社团成员在搬家时,将所有存货都打包带走了,所以几乎所有的房间都成了连夜跑路一般的空壳模样。当然,目前是水电都不通的状态。

即使是废墟爱好者也无法忍受这般凄凉的景象吧。去年还有在校生从屋顶失足摔死,这的确是个问题,故而理事会决定在本年度内将其拆除。

这栋被煞风景的塑料布所覆盖的旧社团楼自然在教室里和校园内都是能看到的,所以大多数学生对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拆除计划表示热烈欢迎,但对于另一部分学生而言,却无异于晴天霹雳。

这就是“幽灵社团”的成员们。

虽冠以幽灵社团的名号,但这并非是神秘现象爱好者们的聚集之地。在这方面已经存在着“你所不知道的那些事儿部”和与之对立的“暴打超自然现象部” 等等。幽灵社团并不是指某个特定的社团,而是一些本不该存在,却在暗地里活动的社团总称。

名单上存在但实际不参加活动的成员被称为幽灵部员,只存在于纸面上的皮包公司也被称作幽灵公司,从这层意义上说,幽灵社团则正好相反。

近来兴趣和娱乐多样化的浪潮已经席卷到佩尔姆学院,社团数量也是逐年递增,因此还产生了低人气社团的问题。桑岛彰所在的古生物社近来就成了靶子。在已遭废部的社团中还出现了不遵从学生会和学校当局的指示,暗地里继续搞社团活动的家伙,这就是所谓的幽灵社团。也就是说,是不合法的地下社团。

从社团界的黑市这层意义上讲,称之为黑暗社团或许才是正确的吧。

社团运营最基本的就是经费和活动室。因为是地下社团,经费当然是不会有了。不过那里都是贵族子女,每月的零碎花用都堪比一般人的压岁钱,所以只靠自己的零花钱就能解决问题。剩下的就是活动室了,毕竟在校外租房是不可能的,而且由于社团已经废部,所以也没法在放学后的教室里光明正大地活动,不然很快就会被学校当局和学生会勒令解散。

因此,那些失去故乡的波希米亚人便相中了如今已经不再使用的旧社团楼。

虽然没水没电,但这里本就是作为社团活动楼使用的,所以用起来还算得心应手。就像是带着行李和灯光找到了安居之地一样,作为地下俱乐部开始在此扎根。要是一个社团成功了,其他社团自然会纷纷效法。

如今一代人(三年)的时间过去了,甚至有些社团在废部状态下更替的所有的成员,社团本身也依旧存在着。据说,在所谓社团的难民营里,目前有将近五十个社团作为幽灵社团在这栋楼里立足。有些社团甚至从未得到过承认,所以应该叫死胎而不是幽灵吧。

当然,出于对学生安全上的考虑,校方也多次对就社团楼进行了搜查。但并非突击检查,而是在一周前就在公告栏上贴出了搜查预告,所以检查当天所有社团就像烟雾一般消散无踪,没能取得任何成果,因此官方又公告说,在旧社团楼中,从事非法活动的社团一个都不存在。

恐怕将社团活动作为重要教育方针的学校当局,以及为了遴选废部而伤透脑筋的历代学生会都半默认了吧。对于那个搜查预告,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是这样解释的。

对于这从天而降的旧社团楼拆除计划,由于表面上这栋楼就只是个废墟,而且幽灵社团的成员们本就于法有悖,故而更不敢公开抗议。因此,虽说离正式拆除还有半年以上的时日,但四面楚歌的状况已经让那些人忧急如焚了。

受到废部警告的古生物部也没法置身事外,之前彰对部长神舞真理亚提起幽灵社团的事情时——

“怎么能缴械投降心甘情愿变成幽灵?为什么有着悠久传统的古生物部要做这种良心不安的事情。”

她对此丝毫不感兴趣。

这还真是饿死不吃嗟来之食啊。不过既然是真理亚,真闹到废部的话,意见或许也会有所改变的吧。

自从集训之后,彰就再也没和真理亚说过话。之前似乎有说盂兰盆节一结束就去新泻挖化石,但由于彰有所顾虑,所以并没有同行。

接着第二学期开始已经有十天了,彰还没去古生物部露过脸,一下课就马上回家了,虽耸立在教学楼旁的社团大楼视而不见。就像刚刚完婚的上班族一样的生活。手机上还留着好几条来自真理亚的来电记录,全被他无视了,不过到底还是没法按下拒接键吧。

刚开始,他做好了真理亚不知什么时候会杀进教室的觉悟,但一直都没那个迹象。因为在集训是彰把话说得相当重,所以即使真理亚再怎么迟钝,多少也能想到一些吧,希望真是如此。

而且随着时间的经过,来电的次数也减少了。由于低人气社团的问题,古生物部面临着存续危机,但真理亚只是命令他去招募社员。如果只是这样倒也罢了。她还玩起了侦探游戏,将学生会的每个人都当成做犯人,还玩得很开心,正一步步把自己逼入险恶的境地。而且性格顽劣,丝毫不能理解自身行为的糟糕程度。

暑假期间,她终于当着荒子会长的面告发了他的同伴稻永渚,当然也没什么证据,全是胡思乱想,连温厚的学生会长也面露愠色,在彰的低头道歉之下还是勉强得以收场。

为什么自己要为本没什么兴趣的古生物部考虑这么多,还闹得神经衰弱呢?甚至背地里被人称作仆人。

……在最坏的状况下,即使真是仆人也罢,但也希望使唤方能理解正确的用法。齿轮要是不换油的话,很快就会磨损掉的吧。

似乎扯得有点远。总之旧社团楼的拆除计划在第二学期开学时就公开了。一周之后,一件有关幽灵社团的投诉被带到了学生会。

当然大部分学生,包括幽灵社团的成员们,当时也是一无所知。一切都是事情发生以后才听说的。

这份投诉的内容是,被称为幽灵社团的非法社团占据了旧社团楼,为了学校的正常运营。希望学生会将幽灵社团尽数驱逐出去。

对此,会长解释说,学校当局早先就实行过了。

“事先告知不会有任何效果,目前仍然存在的幽灵社团就已经证明了这点。原本就社团楼就是因为老化严重,有安全风险才被封闭的。然而默许学生任意使用的话,可能还是会发生事故。保护学生的安全也是学生会在职责,所以应当以学校决定拆除为契机,揭发并驱逐幽灵社团。”

似乎是相当激烈的反对意见。

问题是提出这一投诉的人,是一个名为浦田信彦的三年级学生,他是前学生会长手下负责风纪的人。

从校内的派系来看,前学生会和现学生会是敌对关系,恐怕这是为了抹黑现学生会的形象吧。要是在废部之外,连活动场所都被夺走,幽灵社团的成员和与他们想法一致的人就会将怨恨的矛头转向现学生会,这势必会影响到下一届选举。

但是,关于幽灵社团,前学生会也是予以默许的,而且鉴于所谓风纪委员的职能,根本就是一丘之貉吧。但在决定拆毁的时候忽然抛出了有碍学生安全这一义正言辞的言论,分明就是想让荒子会长进退维谷。

于是三天之后,以学生会为主导,开展了对幽灵社团的突击检查,而且令人意外的是,彰也加入了搜查的队伍。

*

被地理老师嘱咐了一些杂事的彰,打发完时间后,来到了鞋柜前面的时候——

“哎呀,这不是仆人君吗。”

向彰

铅笔小说 23qb.net

<=29目录+书签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