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2章 丫鬟青玥,人无绝境

第2章 丫鬟青玥,人无绝境

第2章 丫鬟青玥,人无绝境

《知慎》乃是当世大儒季渊之早期所著,也是季渊之最有争议的著作。

因为这知慎的内容粗看,并非是在弘扬儒道,而是在谈论神鬼妖魔。

书中,大儒季渊之用一则则离奇古怪的神鬼寓言,敬告天下世人,不可不畏鬼神妖魔!

这与当世儒道中的鬼神思想相悖。

“大伏儒道,讲究正气如虹,神鬼辟易!许多大儒曾经写诗讥讽朝拜鬼神者,比如那一句‘神嗔神喜师更颜,送神万骑还青山’,大儒季渊之早期写出这么一本《知慎》,众人疑他,他却并不解释,只是后来很少提及神鬼一说。”

陆景仔细读书,起初觉得《知慎》中诸多光怪陆离的神鬼之事颇为猎奇,但是看着看着却又有一番明悟。

“知慎每一则故事中,有好人坏人,也有好鬼恶神……既然佛道儒都需敬畏人性,自然也应该敬畏鬼神之性,以免遭妖鬼魔神的厄难。”

“这是在教天下世人自护,而并非是觉得神鬼高人一等。”

陆景读完一则邻家吃绝户,遭恶鬼索命的寓言,自觉收获良多。

“不过,这个世界儒道佛三脉对待神鬼妖魔的看法虽不一样,但却没有任何一脉否定鬼神的存在……儒道大儒都著书谈及神鬼,是否意味着,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妖鬼神魔?”

陆景不由怀疑:“这个世界,和我前世的世界不一样,最起码,这陆府就有能够轻易搬动门口起码一吨重石狮的武夫。

朝廷科考,读书人想要考取功名,也需要习武,需要精通骑、射、剑……这绝不寻常。”

“只是可惜,原身这陆家三少爷,从小到大鲜有出府的机会,连陆府藏书阁,都不能随意出入,他留给我的记忆也十分模糊,只有遇事思索,才能融合一些记忆。”

陆景正在沉思,身后突然传来一道轻柔的声音。

“景少爷……”

“是青玥来了。”陆景思绪被打断,却并不生气。

几息不到的功夫,一个暗木食盒就被放在了陆景眼前的石桌上。

“景少爷,读书虽重要,但是午饭也一样重要,我等了你好久,都不见你回来,只好提着这食盒到处找你。”

一位少女琐碎的埋怨着。

少女约莫十七八岁的年纪,淡蓝色的素衣裹身,头上戴着木制的簪子,头发乌黑,面容不施粉黛却自有几分素雅。

尤其是一对柳叶眼,更添了几分温柔。

“我先是去了伱最常去的那棵老槐树下,你不在,然后才找到这里,热过的饭菜又凉了。”

青玥是陆景的丫鬟。

准确的来说,是陆景房里唯一的丫鬟。

从陆景八岁开始,长他一岁的青玥就陪在他身边。

那时,他们都还小,陆景的母亲也还在,平日里青玥就陪着陆景玩耍,至多做些琐碎的小事。

后来母亲去世,青玥的年纪也长起来了,便成了最合格的丫鬟。

自己那小屋不大,被青玥打理的井井有条,就连桌上的饭食都是青玥做的。

原本像是九湖陆家这样的世族贵胄,各院里都是有膳房的。

只是膳房可能“太忙”,从母亲在世时送过来的饭菜质量就一言难尽。

不是太凉了,便是隔夜的,亦或者饭菜的量太少。

于是后来,做饭这样的差事也被青玥主动包揽,这几年时间,陆景和青玥便一直是这么过来的。

“今早我去采买,发现小青菜又涨价了,便买了些白菜回来,只是没从膳房里的刘师傅那里要来些醋,就只能就着些盐煮熟了。”

“这肉是蔷小姐送过来,嫩得很……蔷小姐真是心善,她在陆府也是寄人篱下,却屡次给我们送吃食……”

青玥一边将食盒中的两道菜和温米饭拿出来,一边温柔的向陆景说着这些琐事。

陆景嘴角带着笑,听着青玥唠叨,接过青玥递上来的碗筷。

在某种程度上,青玥的存在让陆景不至于被“突然穿越到陌生世界”这样的事击溃。

而且,陆景能够看出来,青玥确确实实将陆景当成了相依为命的亲人。

即便她的身份是一个卑贱的丫鬟,却依然打从心底关心陆景。

“青玥,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陆景慢条斯理将眼前的饭菜吃完,由衷的夸赞了青玥一句。

青玥脸微红,知道这是自家少爷在鼓励她。

她知道自己做的饭菜和膳房的饭菜比起来,只能算“不难吃”。

而且烹饪在这样的时代里,是一门技术活,在这个年代,技术活一般专门为“达官显贵”服务。

大多数百姓的饭食主要属性是填饱肚子,而非满足自己的味觉。

这样的情况下,没人愿意将自己谋生的技术交给无关的人。

于是青玥一直以来也就只能自己摸索。

再加上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膳房里种种的香料,连油盐都要精打细算,做出来的饭食又能好吃到哪里去?

“近些日子天越来越冷了。”青玥是知道自家少爷在“欺哄”她,觉得不好意思,便主动转移话题:“常言道秋风最入骨,少爷明日里出门得换秋服,不然万一得了风寒,这个冬天便更加难熬了。”

说到秋衣,青玥咬了咬嘴唇:“对了,今早刘管事派人送信,让我去领秋服过来,不知这次的秋服是什么料子……”

“往年,景少爷的秋服,莫说和其他极几位小姐少爷的锦衣比,就是和府里管事家的子弟比,料子都差上许多,希望这次能厚上一些。”

陆景主动帮青玥将菜碟、碗筷收进食盒,依然笑道:“料子倒是无妨,如果料子太薄,正好去年的秋服小了,旧秋服套在里衣上,再套上新衣正好,而且现在中午还很热,穿太多容易出汗。”

青玥侧头,看到陆景脸上平静的笑容,越发觉得少爷这三个多月变得温煦了许多。

“以前少爷遭遇这种事,还会咬牙怒目,自哀自怨,现在倒是成熟了许多。”

青玥想到这里,不由十分心疼陆景。

“少爷也许是认命了吧?苦读诗书八九年,因为不曾习骑射,也不曾习剑,一直无法参加童生试。

后来……又不得不成为南府赘婿,一生无缘科考。”

“现在倒好,南府又出尔反尔……少爷连一世富家翁都做不成了。”

青玥低着头,眼睛里不由浸出泪来。

她只觉得陆景少爷心善,读书勤勉刻苦,文章也做的出彩,又是大族子弟。

现在前途却一片黑暗,只怕终身都跳不出眼前的泥泞……

“青玥,你先回去替我拿一盏灯过来,今日晚饭晚些时候再吃吧,等我回来。”

陆景的声音打断了青玥的思绪。

青玥提过食盒,连忙转过身去,不想让陆景看到自己眼中的泪光。

“放心吧。”陆景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车到山前必有路。”

“人无绝境。”

陆景轻声开口。

青玥听到陆景的声音,脚步微顿,抬手将流落下来的泪水擦掉,回头朝着陆景温柔一笑。

“知道了少爷。”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