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8章 中正之解,【参研】命格

第8章 中正之解,【参研】命格

第8章 中正之解,【参研】命格

早在昨日陆景感知八卦图,心中升起疑问之后,就已经有信息提醒陆景。

命格以及机缘等级共划分为九等。

白赤橙黄绿青蓝紫金!

比如昨日陆景获得的大明王焱天大圣观想图机缘,似乎是陆景获得【趋吉避凶】命格时附带的,位格属于蓝色机缘,属于第七等。

而后续通过【趋吉避凶】命格获得的【勤勉刻苦】命格,则是白色命格,属于最低等的命格。

陆景知道,像【趋吉避凶】这样的炽金命格以及【大明王观想图】这样的蓝色机缘,一定极难获得。

“这些选项中,奖励最为丰厚的,是第三个【大凶】卦象,能够获得一道黄色命格,一道黄色机缘。”

陆景飞快思索。

黄色机缘,属于第四等。

如果能够获得这样的机缘,陆景一定能够有大收获。

可陆景第一个排除的,恰恰就是第三个选项。

拒绝回答、怒斥钟夫人……

这区区不足十个字,看似十分容易,可须知大伏儒学之兴盛,几乎贯穿天下,孝道也因此贯穿天下。

在这种情况下,忤逆嫡母,悖逆族门……便意味着彻底在大伏失去了做人的资格。

有了这样的把柄,老太君和钟夫人大怒之下,将陆景杖毙于庭前,也绝没有任何人敢说她们的不是。

也许还会有人称赞她们治家严格。

最好的结果是老太君和钟夫人大发慈悲,饶了陆景的性命,此事一旦传扬开来,往后陆景也只会受人唾弃,大伏儒道万万不会再接受陆景。

哪怕陆景以后得了机遇,能够参加科举,他文章做的再出色,座师听了他忤逆、斥骂嫡母的名声,也绝不会让他中榜!

因为这种种原因,大凶之象在趋吉避凶命格下,奖励最为丰厚,后果也最不堪设想。

即为大凶,便是自取灭亡,一次选择之后,将再无翻身的机会。

“这大凶之象绝不能选。”

“除了大凶之象之外,【凶象】除了能够获得不菲所得之外,还极有可能受到一顿毒打,几个月下不来床也有可能。”

陆家家法极严,触怒了老太君、大夫人,她们想要惩处陆景,那这惩罚一定不会仅仅只是走个过场。

被执行家法,很有可能几个月下不来床。

对陆景来说,其中的痛苦倒是其次,恐怕还会影响他的习武打算。

“所以,哪怕奖励丰厚些,也不可选择【凶象】”

“这中象,又太过折中,所得太少,这等选择的机会触发条件未知,既然已经出现,就要牢牢把握住。”

“这样看来,吉象的奖励比凶象少了一些,却能够免去当下许多祸患……”

短短瞬间,陆景脑海中,就有种种念头闪过。

“我方才之所以想要敷衍回答,是一时意气,不喜南国公府高高在上姿态。

少年人不可无意气,当如今有了好处,又何须藏拙?”

“而且,我既然已经答应了原身,想要为这具身体的母亲争一个诰命,争夺一个凤冠霞披,就必然不能太过锋芒内敛。”

陆景低着头颅,思索之间,正厅中除了人人闭目养神的老太君宁老夫人之外,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陆景身上。

陆琼眼里带着几分顽劣,似乎是想要看陆景出丑。

红衣的盛姿有些好奇。

陆漪则是撇了撇嘴,大约是不信陆景能有什么上得了台面的见地。

钟夫人见到陆景迟迟不回答,原本便蹙起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些。

她正要开口斥责。

却看到原本低头沉思的陆景,突然间抬起头。

脑海中,原身对于《中正》的记忆融合而来。

他清亮的眼中露出几分光芒。

从穿越过来之后,陆景就已经知道这《中正》典籍,与他前世的《中庸》极为类似。

而恰好,陆景前世研究方向便是《国学经学研究》!

于是陆景开口点题:“中正之道,非执两用中!”

当这句话吐露出来,正厅中的众人不由认真倾听。

“陆景多年苦读中正,所得甚多,“中”的含义,便是过犹不及,既反对“过”,又反对“不及”。”

“而‘正’者,则是永常无奇,如今大多数儒学大家都认为中正则是不偏不倚,执两用中。

而我却觉得,中正之意,非如此浅显。

在我看来中也者,天下之大本,正者,天下之达道,若能致中正,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陆景身躯挺拔,眼神中之前的拘谨和窘迫都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闪亮的光彩。

他侃侃而谈,或引经据典,或加上通俗的解释,令在场众人都纷纷侧目。

陆烽、陆漪对于知乎者也向来不感兴趣,但是当陆景侃侃而谈,兄妹二人都不由清楚的感觉到陆景相交于以往的不同之处。

“这陆景……何至于如此自信?”

盛姿有些惊奇。

陆琼听到陆景见地,最初觉得晦涩不堪,可是当陆景仔细解释,又觉得陆景对于中正的理解,确实不同于书本。

可即便如此,他本性不坏,只是颇为顽劣,不好读书,听过了也便听过了,倒也并不觉得如何出彩。

只是与陆烽、陆漪一样,陆琼也在懵懵懂懂间感觉到,陆景说话间,似乎还带着几分别样的光彩。

认真、细致……

“这陆景平日里没少通读研究《中正》。”

不知为何,一直对陆景漠不关心的钟夫人、陆琼,脑海中不约而同都蹦出这样一个念头。

就连方才始终闭目养神的宁老太君,都睁开眼睛仔细注视着陆景。

良久之后,陆景终于尽数阐述心中之意。

“故此,在陆景看来,中正二字所蕴甚多,乃是宇宙间根本、普遍的法则,以中正处世,仁义礼信都可以各得其所,人之精神越发昌盛……

也许这也是道教所认为的天人合一,儒、道不同源,却有同归之处。。”

陆景声音落下。

正厅中落针可闻。

厅中众人对中正有几分了解的是在惊异于陆景这独特的见地。

平日里不爱读书的,也惊讶于陆景此时的不同。

他们望向陆景的目光,都各有不同。

足足过了几息时间。

【吉象毕,直抒胸中所学所思,让亭中众人对你刮目相看。】

【获:参研(赤)命格、一道白色机缘。】

参研(赤):参研典籍、武道、术法等等学问时,理解能力获得提升。】

陆景心中一喜。

脑海里,也多出一道白光,落入脑海深处,消失不见。

他身上的气质也更加深邃。

足足过了几息时间。

钟夫人正要说话。

宁老太君却突然摆了摆手:“之乎者也,枯燥了些,我这妇道人家也听不懂,下去吧。”

站在正厅中央的陆景,立刻躬身行礼,往后退出几步,这才转身,大步离开琉光水榭。

“你们也下去吧。”

钟夫人对厅中的其他众人道:“琼儿,莫要怠慢了课业,平日里要加紧读书,骑、射、剑更是马虎不得,老爷再过几日便要回来了,到时少不得要考校你。”

陆琼两嘴一撇,恹恹离去了。

离开之前还不忘偷瞧了几眼盛姿。

但当盛姿也转头看他时,陆琼头一缩,避开她的目光,匆匆忙忙走出水榭,似乎是很怕她。

“漪儿,盛家小姐光临府上,伱与她是好友,这几日你要多带她顽逛,不要让她无趣。”

自始至终只说了一句话的宁老夫人,在盛姿朝她行礼离去时,难得郑重其事的叮嘱陆漪。

陆漪眼睛一转,撒娇道:“奶奶,盛姐姐最喜欢吃酥香斋的桃花酥……”

“锦葵,去冰舍拿一盒桃花酥来。”

……众人全然离去。

从水榭内堂中,又走出一位少女、一位老妪。

少女眉目如画,亭亭玉立,她腰配长剑,身上自有一道锋锐出尘之气。

而那老妪苍老不堪,脸上皱纹纵横,眼神也无光无彩。

她们向宁老夫人、钟夫人行礼。

始终慵懒的躺在躺椅上的宁老夫人此时身子骨许是突然好了起来,站起身来,微笑间,请了二位入座相谈。

相谈良久。

少女、老妪都离去了。

原本望着窗外琉光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