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9章 南禾雨 陆景的残本孤典

第9章 南禾雨 陆景的残本孤典

第9章 南禾雨 陆景的残本孤典

身穿蓝衫的少女与那位老妪,离开陆府,径自来到诸泰湖前,上了一叶小舟。

蓝衫少女腰间的长剑,在夕阳照耀下,竟然也发出微弱的蓝色光芒。

那老妪始终低着头站在蓝衫少女身后。

少女以轻纱覆面,看不清面容,但她眼神中的愁绪却颇为明显。

“小姐,这陆家三少爷虽然是庶出,又因为八年前的那桩旧事,在陆府中地位低,但论及气度,却要比那贪玩的陆琼还要更出彩许多。”

老妪出声道:“老爷、夫人知晓这陆景并非一无是处的不得宠庶子,也许会就此松口,同意这门婚事。”

蓝衣少女正是已经与陆景有婚约的南国公府南禾雨。

她身躯挺立,泛舟于湖上,却自有一股独特的气质,仿佛要与这平静的湖面融为一体。

老妪见自家堪称剑道天骄的小姐并不搭话,又犹豫了几息时间,这才在踌躇中开口道:“老爷也是为你着想,不忍心你成为南府的牺牲品。

他向来是希望你能够逃出宗族的枷锁,寻自己的剑道,去找那位洛公子……”

始终未曾开口的南禾雨轻咳一声,打断了老妪的话。

“父亲、母亲自然是为我着想。”南禾雨望着落日道:“只是,爷爷既然已经许下婚约,要让那陆景入赘我南府,甚至他的命契地书都已经由户籍司记录在南府外册上,那这陆景便已经彻底沦为贱籍。

父亲、母亲责怪爷爷未曾与他们商议便做出这种决定,执意想让我退婚。

可是既然已经有约,我如果写了一封休书退了这婚,于我倒是并无影响。

可是陆家三少爷,便因此彻底葬送了前程……”

南禾雨说到这里,长出一口气。

老妪也点头道:“并不仅仅只是葬送前程,恐怕往后一事,这比小姐还要小上一岁的陆景,就要活在别人的耻笑中。

起先沦为赘婿贱籍,后又被小姐嫌弃退婚,若是心性差一点的,只怕是要愤懑而亡。”

老妪说话间,眼神里也有几分不忍。

这份不忍,不光是对于她自小看大的南禾雨身不由己的不忍,其中恐怕还有对于陆景往后人生的不忍。

“老国公大抵也是无从选择了。”老妪心中自言自语:“如果国公府这一代子嗣有争气的,亦或者风眠公子尚在,老国公也不会如此大费周折,让小姐就此留在太玄京,执掌南府。”

那小舟上,并没有执桨者,可这一叶扁舟就好像被某种奇异的力量驱动,悄无声息地行进在湖中。

南禾雨闭起眼眸,一言不发。

足足过了许久,南禾雨突然睁眼。

却见她右手落在腰间剑柄。

剑气暗随流水去,落入诸泰湖风光中。

顿时间,三百剑光纷纷起,斩碎了湖中风光,也斩碎了湖中湖水。

湖水上的裂痕稍纵即逝,夕阳也在此时落下。

南禾雨的声音也透露出几分无奈。

“今日我自知无礼,却也还是前往陆府,为得就是要看一看陆家三公子。”

“我原本盼望着这陆家三公子不学无术,即便他非是贱籍,往后也前程无几。

如此一来,等我退了婚之后,便多在暗处给予他一些补偿,送他钱财产业,让他安心当一世富家翁,即便受上些人言,也总好过在那吃人不吐骨头的深府中,当一个遭人嫌恶的庶子。”

南禾雨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倾诉于那老妪:“可我没想到,陆家三公子熟读典籍,看他眼神,胸中也有抱负。

我如果退婚,陆家三公子又当何处?有志士子沦为赘婿,已经是奇耻大辱,现在又……只怕被平白害了一条少年性命。”

那老妪皱纹纵横的脸上又出几分认同之色道:“陆家公子对于中正的见地脱俗不凡,不过这倒是其次,老妪我也听不太懂。

但观他陈述所学,确实有几分气度,若能始终精进,前途可期。”

南禾雨眼帘微垂:“既然爷爷已经立下约定,我身为南家人,自然要遵从,不能失信,也不能平白害了一位少年的前程……乃至性命。

入我南国公虽说仍然是赘婿身份,却不必受人耻笑,往后也仍有许多出仕或者修行的机会……”

老妪吃惊道:“小姐,伱已做了决定?可老爷夫人那里?”

“便说我去了陆府,一眼就相中了陆家三公子,自此不愿离京。”南禾雨面无表情。

“……是。”老妪心中又叹。

老爷与夫人知小姐甚深,自然知道小姐的心早已不在国公府,不在这座太玄京。

而在于那一座海,那一座岛,在那身穿白衣,指尖缠几两风雨剑气的洛公子身上。

想要瞒过他们,又谈何容易?

——

又一日,陆府。

陆漪正追在盛姿身后,两条扎了精致发花的辫子,一荡一荡。

“盛姐姐,你这是要去哪里?”

“你走的这般快,那一盒桃花酥岂不是都要碎了?”

盛姿身穿红装,面容白皙,但眉宇表情却显得英气不凡。

“陆漪,你莫要再惦记这一盒桃花酥,我要用来送礼的。”

“送礼?盛姐姐要给谁送礼?这陆府西院除了客房之外,住的都是些下人……嗯……盛姐姐要是找陆景?”

陆漪并不蠢笨,早从之前盛姿的话语,以及她执意要在琉光水榭看一看陆景的举动,陆漪都可以看出盛姿对于陆景颇有兴趣。

如今,甚至拿着那一盒陆漪假借她名头从老太君那里要来的桃花酥,往西院方向去,陆漪也就猜出盛姿的去处。

“盛姐姐,那陆景昨日不过是信口胡诌,连陆琼哥哥都说陆景说的与朱先生教的大有不同,你莫要被他哄骗了。”

盛姿微微一笑,走路的速度越来越快,裙摆飞扬。

陆漪并不知道,昨日从琉光水榭出来后,盛姿回到盛府,正好看到府中的儒学大客卿钟于柏。

她突然想起陆景对于中正的见解,心生好奇之下,就将陆景对于中正的理解一字不差的转述给钟于柏。

钟于柏当时惊为天人的表情,盛姿还记得清清楚楚,甚至连声追问这样的看法,究竟来自于哪一位大家、又或者哪一本残本孤典。

盛姿这才明白,昨日琉光水榭中,几乎所有人都被陆景的飞扬神采、不凡气宇所吸引,甚至有所折服。

可是当日在场的人里,并没有精通儒学者,她们并没有察觉出陆景那一套中正、天人合一理论的不凡。

“这种能令儒学名家都为之惊讶的见地,一定不是来自于年仅十六岁的陆景,也许陆景从陆府杂书中找到了什么难得的典籍。”

“我如果能借来这本典籍,钟大家也许能够教我几式马术,助我降住素踵。”

盛姿乐滋滋的想着,眉眼中还带着些许期盼。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