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10章 少年气度,伏如虎卧,起如龙舞

第10章 少年气度,伏如虎卧,起如龙舞

第10章 少年气度,伏如虎卧,起如龙舞

近秋的中午,太阳仍然不能完全褪去夏日的炽热。

一阵微风吹过,却能轻易的带起几分凉意。

盛姿提着那一盒十分珍贵的桃花酥,和陆漪一同来到陆景的小院之前。

这位处神霄伯府西院的小院,对比府中其它陆府子弟的院落,幽静了许多,也寒酸了许多。

门口就只有一棵松树。

可这一棵松树,不同于日渐凋零的其他树木,叶子依然油亮,就好像是一座宝塔一样,威严屹立在那里。

盛姿和陆漪明显对于这棵松树不感兴趣。

陆漪对于盛姿打算将珍贵而有好吃的桃花酥送给陆景这件事情,其实颇有微词。

碍于这桃花酥本来就是宁老太君送给盛姿的,她也不好说些什么。

只是嘴里还在嘟囔:“桃花酥这般珍贵,送给陆景岂不是可惜了……”

盛姿对于陆漪的埋怨,明显不甚在意,而是朝着那一处小院张望。

小院大门并没有紧闭。

隔着极远的距离,透过用来遮丑的桐树屏障罅隙,盛姿清楚的看到院中的景象。

小院里种了许多不知是从何处移栽过来的花草,一个丫鬟正在俯身打理。

这些花草并不名贵,却被打理的极好,长势也极为旺盛,即便去近秋,也有花朵盛开,给那老旧的小院带来几分温馨。

不大的院落中,也摆放着在西院随处可见的石桌石凳。

“陆景正在练字?”

盛姿看到石桌前,陆景的身影,心生好奇。

一旁的陆漪却突然噗嗤一笑,说道:“我看父亲大人写字之前,总是沐浴更衣,凝神静气,书桌一尘不染。”

“可是这陆景倒好,竟然边吃边写。”

并如同陆漪所说。

在一张草纸旁边,还摆放着一盘寻常的青菜。

陆景每写几个字,就要将毛笔递到左手,拿起筷子吃上几口,显得十分随意。

盛姿并不在意这些。

即便她的父亲也曾教导过盛姿,对于学问要有敬畏之心。

然而盛姿前来此地有自己的目的,他人行事,又与她无关,自然不会去评判什么。

“陆漪,我今天有求于你这景三哥,你莫要没大没小,惹怒了他。”

陆漪微微怔然,眼中泛起几分疑惑。

盛姿有求于陆景?

盛家在这太玄京中,权势惊人。

盛姿的父亲乃是太枢阁次辅大臣,这是朝中举足轻重,说一句叱咤风云,呼风唤雨也不为过。

有着这等门楣的盛姿,有求于陆景?

“这陆景又能帮到你什么?盛姐姐,不如伱告诉我原由,我来替你想法子?”

盛姿摇头道:“许多东西可遇不可求,能够轻易找到的也就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了。”

陆漪似懂非懂,两条马尾还在脑后晃荡,她回过神来,翘起下巴:“既然如此,盛姐姐不妨把这件事交给我,我在府中说话向来是管用的。”

“盛姐姐只需告诉我,你想要从陆景那里要些什么,我与陆景说,他不敢不给。”

陆漪说话的时候,眼睛中还带着几分狡黠的得色。

盛姿却皱了皱眉头。

原本就英气四溢的面容上带起不悦之色。

“陆漪。”盛姿正色道:“昨日钟夫人考校你这景三哥,我观他一言一行,气度不凡,又带着许多锋锐之气。

我觉得他虽然在陆府中不得宠,却并非是什么能够随意折辱的懦弱少年。

而且他又是你兄长,你在他面前那般盛气凌人,只怕不妥。”

陆漪听到盛姿郑重的话语,明显有些愣神。

盛姿却不曾再给她说话的机会,朝着那小院走去的同时,又对陆漪道:“进了院里,你不要出声。”

陆漪回过神来,眼中明显带着些许的不服气,可又并不愿反驳盛姿,便只能垂头丧气的跟在盛姿身后。

两人来到门前,陆景还在埋头写字。

那一只有些许褪色的毛笔,游走在草纸上,竟然颇有几分快意。

“少爷,门前来人了。”

原本正在低头操持那些花草的青玥看到盛姿、陆漪二人。

连忙拍去手上的尘土,站起身来。

此时,正是陆景落下的最后一笔。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放下手中毛笔,这才抬头看向门外。

大门动开,陆景当然察觉到门口来人了。

只是他最后一行诗句已经落笔,他前世所修的“草圣张旭”草书,又讲究一个落笔不辍,所以也就不曾停笔。

“青玥,沏茶。”

陆景唤了一声,青玥远远朝着来人行礼,又走进里屋,沏茶去了。

“陆漪妹妹,带着客人进来吧。”

陆景朝着陆漪点头,十分自然的开口。

盛姿顿觉哑然。

陆景语气沉静之余,竟然隐隐带着几分长辈的威严。

陆漪也同样如此,她张了张嘴,一时之间竟然不知要回些什么话好。

在这陆府之中,陆漪和她这个三堂哥从来不曾有过交流。

即便小时候贪玩的年纪,也跟着其它的兄弟姐妹,与陆景划下界限,最多只是在陆景被欺负的时候笑上几句。

可令陆漪没想到的是,陆景这一句“妹妹”竟然这般自然,而且语气里还带着理所当然。

就好像……平日里陆景在府中的角色,确实是一个被人信服的兄长那般。

“这陆景好生奇怪……谁是她妹妹?”

陆漪撇了撇嘴正要说些什么。

盛姿突然朝前一步,对陆漪道:“陆漪,你是东道,怎么不介绍一番?”

陆漪顿时泄气,不情不愿道:“陆景,这是十里长宁街最里边盛府的盛姿姐姐。”

“盛姿?”陆景面色不变,请两位姑娘进屋

心中却在揣测。

“原来这与陆漪一道的红衣少女并不是南禾雨?那一日,南府小姐昨日究竟是否前来府中?”

“这盛姿姑娘来找我,又是什么事?”

此时此刻的盛姿,并不曾面配轻纱。

她身材高挑,肤如凝脂,明媚皓齿,腰间还卷缠一条泛着青光的长鞭,看起来极为赏心悦目。

与其他正值年华的少女有所不同的是,盛姿气质中竟然透露出一股锐气,眉宇之间,也并没有丝毫柔弱,反而勾出一丝英气。

“咦……这字是景公子写的?”

在陆景思索的时候,盛姿和陆漪已经走到石桌前,原本她们想要越过石桌,走进屋子里。

只是路过石桌的时候,盛姿眼角瞥到陆景摊在桌上的草纸。

只见那草纸上写着几行词句。

笔墨虽偶有飘忽,但仔细看去,那笔迹却伏如虎卧,起如龙舞。

盛姿不懂书法,又觉得这草纸上的笔墨好像天生带着一种惊人的美感。

不过,在盛姿眼里这书法都是其次,真正引起她注意的,其实是那几行文字。

【道吾好者是吾贼,道吾恶者是吾师。

路逢侠客须呈剑,不是才人莫献诗。

三人同行,必有吾师焉。

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短短四行笔墨,却让盛姿睁大眼睛,仔细揣摩着其中的深意。

转眼间,几息时间过去。

盛姿嘴里还在呢喃着那一句“路逢侠客须呈剑,不是才人莫献诗。”

“路上遇到侠客应当献上宝剑,不要向没有才学的人诵读诗篇。”

这四句文章,却好像充斥着人生哲理,又夹杂着极为浪漫洒脱的侠客情怀。

令本就好武,天生洒脱的盛姿分外喜欢。

“今天看到这四句文章,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盛姿眼神清亮,心中不免有些懊悔:“这样的至理名言不知出自哪一本典籍,我今日才看到是我的遗憾。”

“陆景书写这四行文章,便也代表着他的心境大致也是如此。

理智之中又带着洒脱,又有敬重有德侠客的意思。”

“而且这一手笔墨也极为不凡……”

盛姿思绪翻涌间,又看到被摆放在桌案上的那一碟小青菜。

用来练字的纸笔也十分廉价。

“这毛笔不知用了多久,笔杆已经褪色泛白,有些许弯曲,这练字用的是更不是北洛道的河绸纸,甚至连柳宣纸都不是,不过是寻常人家读书所用的草纸。”

“还有那一盘青菜……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