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20章 南禾雨应当元神照星辰,纯阳渡雷劫

第20章 南禾雨应当元神照星辰,纯阳渡雷劫

第20章 南禾雨应当元神照星辰,纯阳渡雷劫

今日的天,不如前几日那般好。

时值中午,天空中却乌云密布,显得阴阴沉沉,似乎要下一场雨。

秋雨不同于春雨,秋雨之后,天气转冷,百姓的生活也就更加艰难了。

陆景虽非百姓,却也不喜欢寒冷的冬天。

而如今这萧瑟的秋日里,远处有一片树叶吹来,落在摊开手掌的南雪虎手中。

“你知道我南家,是如何被封为国公的吗?”

南雪虎轻声询问,见到陆景不答,有自言自语道:“大伏定鼎四甲子,大伏开国前,天空中有群星坠落,河海中有妖魔低吟,佛道两门尚且不曾出世。

是我南府第一代国公手持一柄斩草刀,与大伏开国大帝打下这一座盛世。”

南雪虎语气中还带着几分感慨。

如今,两百多年时间过去了,昔日赫赫有名的斩草刀仍然存放在宗祠中,无人可以执掌,令他意难平。

“你与我妹妹的婚事已定,但我知道,她掌不了南府,握不了斩草刀,太玄京中风云激荡,你也无法辅佐她。”

南雪虎语毕,又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

绽开在他嘴中的苦味再度令他皱眉。

“所以,伱们便想要杀我?”

陆景侧过头,眼神颇为认真。

南雪虎毫不避讳,点头:“你是老国公从太玄京中寻到的工具,用来锁住南禾雨。

你死了,老国公短时间里大概也找不到另一个趁手的工具。”

陆景恍然大悟:“所以,所谓要让南禾雨成婚,为病重的老国公冲喜,不过是借口。”

“南府想要在这太玄京中寻一位身份配得上南府赘婿这个名头的少年,而我便是这个少年?”

南雪虎哈哈大笑,道:“天下儒生皆以入赘为耻,天下勋贵世家,皆以为子嗣入赘,会令家族蒙羞。

南国公府想要找到你这么一个来历尚可,家道正在中落的不得宠庶子,其实并不太容易。”

“换一种层次想,陆景,其实你是这陆家的大功臣,正因为有你,神霄伯才能从远山道归来,只是可惜……这座府邸中,却好像没人这般认为。”

便如同南雪虎所说,事实其实也正是如此。

从这件事情发生到如今,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问过陆景的意见,甚至还受到多番耻笑,族中少年少女视他为耻辱。

府中的管事、下人,也都觉得陆景已经不是陆府的少爷。

平日里虽以少爷相称,眉宇中的厌恶,其实显而易见。

“雪虎公子此来,便是为了与我说这些?”

一阵微风吹过,陆景身上青衣飘动。

咔嚓……

原本便乌云密布的天空中,一道惊雷落下,将要带来瓢泼大雨。

南雪虎周遭突然生出一股红色雾气,这些红色雾气透明,化作屏障,笼罩南雪虎的身躯。

陆景瞬间明白过来。

“这南雪虎,只怕已经练成了雪山,能够存气血于雪山之中,气血升腾,便如同屏障一般。”

天空中又有惊雷响起。

青玥匆匆从屋中走出,站在陆景身后,为陆景撑伞。

南雪虎嘴角露出些许笑容,问道:“陆景公子几岁了?”

陆景皱眉。

他突然明白了南雪虎为何要这般询问。

“这南雪虎看起来与我一般年龄,却已经修行到熔炉甚至雪山境。

天上即将有暴雨来临,他端坐暴雨中,暴雨不近身,而我却只能打伞。

他想要以此想要占据主动,想要以年岁、修为、地位压我!”

陆景脑中思绪转动,突然站起身来,朝里屋走去。

“雪虎公子,天将降大雨,你若有事可以入我房中,若无事,便自行离开吧。”

青玥亦步亦趋跟在陆景身后,进了屋中。

南雪虎微微怔然,脸上明显多出几分意外之色。

他思虑片刻,站起身来,走入屋中。

噼里啪啦……

暴雨来袭,带起呼啸狂风。

这一次,南雪虎也许是不愿再与陆景坐这言语交锋。

“陆景,南国公府地位尊崇,我那妹妹也是不世出的剑道天骄,短短年纪就已经修成化真,燃了神火,可驭三百剑,可扶风而行白云端。

禾雨的未来不该拘束在那一栋阴云笼罩的国公府中,也不该在与你结为夫妻,一同生活中,而是应当元神照耀星辰,纯阳强渡雷劫!”

南雪虎不曾入座,而是站在屋口,凝视着坐在座椅上的陆景。

陆景面无表情,一旁青玥的牙齿却死死咬着下嘴唇。

“南……南国公府几次延期,不过是想退婚,既然想要退婚,那就退婚就是,公子何必咄咄逼人?”

终于,青玥似乎终于鼓足勇气,对南雪虎道。

南雪虎有些意外的看了青玥一眼。

陆景脸上也带起柔和的笑容,对青玥道:“青玥,你不用担心,先去里屋休息吧。”

青玥跺了跺脚,又看到陆景脸上认真的眼神,眼中才带起歉疚:“少爷,是青玥越了规矩。”

她说话间,朝着里屋走去。

“你们……是不是弄错了。”

陆景看到青玥的眼神,那明显是心疼,他心中骤然间生出一丝怒气。

“我在这份婚约中,乃是赘婿,并无退婚的资格,你今日前来与我说这些……

让我想一想,大概是在南国公府那里遇到了阻力,想要以我为突破,退了这桩婚事。”

“让我猜一猜,刚才雪虎公子说我的性命并不重要,杀了我也无妨,可如今却随我进屋,又与我说这些,大致是因为即便我的性命不重要,你们杀我,南老国公必然震怒,所以方才那一匹马并非是想要结果我的性命,而是想给我些……教训。”

陆景随意坐在木椅上,眼神越来越冷。

他接连发问,南雪虎却始终面无表情,注视着陆景。

陆景又道,“这样猜测下来,你们大概是想让我行一些丑事,想要让南老国公亲自下令,让他南禾雨写一纸休书?”

终于,南雪虎不再沉默,道:“你如今尚在自由身,自可以多去几趟烟柳之地,去几趟画舫,去几趟青楼。

寻常赘婿,做下这等事,自然难逃一死。

可你还不曾过门,又是九湖陆家的少爷,自然无碍。

这样一来……”

南雪虎语气平白直,就好像是在告知陆景应当如何做。

陆景深吸一口气,正想要说话,脑海中又有炽盛的金光闪耀开来,就好像是一座辉煌的宫阙冉冉浮现!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