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第30章 少年以德报德,以直报怨

第30章 少年以德报德,以直报怨

第30章 少年以德报德,以直报怨

那一涧清流蜿蜒流淌在假山中。

下午的阳光有些暗了,但今日的天气却极好,天穹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挂日轮。

神色始终带着几分牵强的宁蔷直到看到陆景前来,才微微起了些精神,朝着从林荫道走来的陆景颔首。

一旁的林忍冬大约是看出了宁蔷的异样,有好奇之色从她眼中一闪而过,也望着陆景。

陆景面色从容,一路前来清流亭。

他毫不失礼数,朝着众人行礼。

陆琼站起身来,神采奕奕间对陆景道:“景弟,你来的正好,今日且先不去理什么武道,不去理什么课业,便是专心作诗作词,行些风雅。”

“正巧我在这北院中遇到表妹和忍冬小姐,便邀请她们一同前来,你在这里正好磨墨执笔,将我们的诗词记录下来,这些诗词往后若能成名,也能多提一两句你的名讳。”

陆琼向来不喜欢修行武道,也不喜欢读书,但却对诗词一道极为喜爱,四书中的《问诗》典籍,陆琼已经熟读了不下千百遍。

一旁陆江却闭口不言,只是眼中有寒光一闪而逝,沉默间注视着陆景。

陆琼说话时,清流亭中的其他人也都默默不语。

但是陆琼、陆江身后的习秋、雪柳两位侍女眼中却有异样闪过。

这两位侍女,分别是陆琼和陆江的贴身丫鬟。

平日里负责这两位少爷的洗漱、更衣、铺床、暖床,这样的丫头,在府中地位极高,平日里除了侍奉少爷之外也不需劳作,自然有帮工丫鬟备妥一切。

这一点,光从这两位丫鬟身上的衣着,就能看出一二。

陆江的丫鬟雪柳身穿一袭黄色碧罗衫,头上佩戴着红木珍珠簪,光是簪子上的珍珠,便价值不菲,只怕需要上百两银子。

便是寻常商贾人家的小姐,都极少有一支这样的簪子,足见陆江对于雪柳的宠爱。

而陆琼的丫鬟习秋,姿容更美上许多,削肩柳腰,曼妙身姿,殷红脸颊,乃是难得的美人儿。

习秋在陆府的地位,自然要比雪柳更高,因为他的主人是陆琼,乃是陆家大府嫡长子。

等往后陆神远老去,陆琼便要承陆家阴萌下来的神霄伯之爵。

再加上宁老太君向来极为宠爱陆琼,习秋的地位也就水涨船高,便是府中的大管事,都要卖她好几分脸面。

所以习秋身上的衣着更不必说,她穿着粉红色燕莎裙,手挽屹罗软纱,光是用料,便是出自江南道桑槐府,可称得上一等一。

身上的饰物也极为名贵,即便是旁边的雪柳与她相比,也只可算是相形见绌。

她们之所以眼中有异色闪过,大约是觉得同为陆府少爷,境遇却各自不同。

陆江受其母亲庇护,又勤修武道,在二府的地位颇高。

陆琼则更不必多言,府中少爷小姐里,没有比他地位更高的,没有比他更受宁老太君宠爱的。

反观眼前这陆景……

“这陆景在府中本就不得宠,现在又成了赘婿,让陆家成了笑柄……倒是他的容貌肖母,可称得上一句玉树临风,可这……又有何用?”

习秋不由转头看了一眼自家的琼少爷。

“论容貌,琼少爷也不弱于他,还写的一手好诗词,若论及地位,更不可同日而语。”

这丫鬟在心中喃喃自语。

这番话她也只敢在心中自语,绝不敢明说。

无论如何,即便这陆景已是赘婿,府中地位不高,可是在宁老太君和钟夫人未曾发话之前,这少年始终姓陆。

既然姓陆,便是府中的主人,管事下人们背地里如何做些克扣的勾当,也是有人默许,若是当面失礼,自然有人追究。

这不是为了陆景,而是为了陆姓的权威。

就在习秋心中揣测时,不远处的雪柳却在同情陆景身后的青玥。

此间清流亭中,算上青玥,共计有七个丫鬟。

除了雪柳和习秋,以及宁蔷和林忍冬的丫头之外,还有在旁侍候,端茶递水,准备点心的两名陪侍。

这便是十里长宁街上陆府的豪奢。

几位主人饮茶,旁里还有七名陪侍,一个下人,若非这清流亭够大,只怕还容不下这边多的人。

可是在这七位丫鬟中,青玥的扮相最为寒酸。

身上衣着老旧,甚至许多地方已然褪色了,身上的配饰乏善可陈,除了头上的木钗,便再也无可值得注意的。

“这个叫青玥的也真是倒霉,生的这般美却跟了这么一个主子,只怕平日里,连像样的点心都吃不上。”

雪柳想到这里,又想起与她关系极好的另一个丫头。

“幸好八九年前,袭香姐姐托刘管事说情,否则如今跟在陆景旁边的,怕是袭香姐姐了,哪有跟在陆烽少爷身旁好。”

“最起码,自家主子不会被逼着做书童,不会受此屈辱。”

两个丫鬟思绪纷纷。

一旁的宁蔷也微皱眉头,她想了想,站起身来对陆景道:“表弟,伱且先入座,今日我已有些乏了,也不愿再作诗作词,说些家常,也是好的。”

陆琼一愣,但又看到宁蔷眉目间的疲乏,多情的毛病便也犯了,连忙道:“表妹乏了?那我让膳房给你煮上一些解乏的汤药?”

宁蔷道:“谢谢表哥,不必如此,我休息一会也就好了。”

始终不曾说话的陆景线条分明的脸上也露出几分关切,道:“表姐,你既然乏了,不如回去歇息?”

这番关切,倒不是惺惺作态。

只是在这陆府中,向来没有关心陆景的人。

——除了去年因为家中遭难,来到陆府的宁蔷。

也许是宁蔷身世凄惨,与同样过得委屈悲戚的陆景有些许共鸣。

平日里,宁蔷经常派下人给陆景送些肉食,补贴陆景,让陆景和青玥不至于过得太艰难。

君子以德报德,以直报怨。

陆景继承了原身的记忆,心中又有一杆衡量善恶的尺,自然也是感激宁蔷的。

陆景开口,始终面色愁苦的宁蔷竟然难得的笑了笑,又催促陆景道:“表弟,快些入座吧,让她们给你倒一杯茶,如今正是秋日,天虽然还不冷,可秋风入骨,喝一杯热茶也能防一防风寒。”

宁蔷旁边的林忍冬有些惊奇的望着宁蔷。

她了解自己这个好友,自从家中横遭劫难,便终日忧思,脸上也少见笑意。

没想到眼前这个陆景,竟能让宁蔷带笑。

虽说这笑容还是有些牵强,也已是不易。

陆江看到这一幕,神色突然阴郁了许多。

“陆景,表姐叫你坐下你便坐下,过几日等老太君回来,你想坐在这椅子上,只怕也不可能了。”

他突然出声,令在场的几位主人纷纷看向陆景。

陆景随意一笑,当即入座,对陆江说道:“五堂兄心心情可好些了?那样一匹好马突然发疯死了,也是可惜了。”

陆江神色更加阴沉,冷冷的看了陆景一眼,将眼前紫砂茶杯里面的茶一饮而尽:“陆景,你偷习武道,知道族中的刑罚重起来,可是能要人命的。”

陆景眉头微挑:“五堂兄你莫非忘了,我马上便要成婚,想必宁老太君和母亲必不会交给南国公府一个残废。”

在场的众人俱都一愣。

陆琼、宁蔷、林忍冬虽然不知陆江和陆景究竟在说什么事。

可却也能清楚的察觉到两人之间的剑拔弩张。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陆景此时已然能够坦然说出他到南国公府为赘婿的事,毫不避讳,颇为坦诚。

陆江怔然之后嘴角勾勒出一丝笑意:“陆景,成了赘婿……是一件值得自傲的事?”

陆景一笑:“居逆境中,周身皆针砭药石,砥节砺行而不觉!既然事情已成定局,若是终日埋怨自弃又有何用?与其如此,还不如化耻为依仗,保全自身,五堂兄,我说的可对?”

清流亭中突然安静下来。

陆江脸上的阴沉消失不见,反而多出几分郑重,凝视着陆景。

习秋和雪柳并不知晓陆景话中深含着的意思,只是觉得这陆景倒是胆大,竟敢与江少爷针锋相对。

林忍冬越发觉得这气宇轩昂的少年有些不凡……

触动最深的,则是宁蔷。

“居逆境中,周身皆针砭药石,砥节砺行而不觉。”

“处在逆境,就好比大病之下,全身扎针敷药,可以再不知不觉中磨练意志,培养高尚的平行……”

“表弟原来是这般看待他艰难命运的……”

宁蔷深

铅笔小说 23qb.net

<=27目录+书签06->